第39章 再来一箱(1 / 2)

不动神王决 通假字 2744 字 2个月前

“没睡呢?”电话接通,千山开口问道。

张成周笑道:“嘿,这么晚给我打电话,不会是喊我出来喝酒呢吧?”

一听这话千山就知道这厮是馋了,想吃烧烤,而且刚才在饭店他也没吃饱,于是道:“老地方见。”

“得嘞!”

挂掉了电话,千山开始拦车。

张成周虽然不和他一个小区,但距离也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能串门。

打车来到了两人经常一起吃烧烤的地方,张成周已经在一张桌子边上坐下。

千山走上前说道:“来都来了,不先把酒菜点上,整天抱着手机刷个什么劲儿。”

“呦,来了。”张成周放下手机,一抬手:“服务员!”

啤酒小菜羊肉串,张成周一气呵成。

啤酒和凉菜当即就送上了桌,张成周开了两瓶啤酒,这才问道:“刚下班?”

“哪能啊,我下班时间很早的,出去和朋友吃了个饭。”千山拿起啤酒给自己满了一杯,“走一个。”

一杯啤酒下肚,顿时感觉清爽了不少。

“啧——”张成周放下杯子,随即又倒了一杯,这才问道:“对了,还没有问问你这陪练当的怎么样呢,好好的把自己送出去挨打,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靠!就不能念我点儿好。”千山撇撇嘴,夹了一颗花生丢入口中嚼了两下,“哎对了,叫你出来是有事请教。”

“什么事你直接说就成了,还请教?弄的怪生分。”

“是这样的……”

千山将遇见庞冬艳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包括刚才一起吃饭。

张成周一听,顿时乐了:“哎呦喂,我说千山,我还以为你对这个不感兴趣呢,原来是没遇见喜欢的。”

“行了行了,赶紧说说,我接下来得怎么做?”千山白了他一眼。

“还能怎么做啊,约啊!”

“约出来干嘛?吃饭逛街看电影?”

“如果你有更好的项目也行啊,不一定非得是这些,这得看人家女孩子的意思,如果你随便约她就能约出来,那是就她对你也有一定的好感,这时候你顺杆子爬就行,如果一次两次都叫不出来,那就悬了。”张成周说道。

千山揉着额头:“这样就行?”

“你以为呢?要不然你也可以先聊聊,如果那边半天不回你信息,或者有一句没一句的,那基本没戏,也就别费劲了,你再怎么喜欢那也白搭,舔狗大多孤苦凄凉。”

千山听的一头黑线,不过张成周说的也是实话,如果对方愿意,那对方多少是会有一定热情表现出来的,如果不愿意,那就是爱答不理的。

张成周补充道:“反正你们也是刚刚认识,既然人家又没有男朋友,你最好第一时间表明心意,先看看对方反应,看看她是否愿意试着和你接触一下,哪怕是朋友也好。至于你,先把脸扔一边,反正又不太熟,要脸没用,该说就说,行就行,不行拉倒。”

“呃……”千山挠挠头。

张成周果然是实战经验丰富,一开口就能直击痛点,干脆利落,难怪这厮身边就没缺过女朋友。

两人一边吃一边扯淡,时间很快就过了12点,烧烤摊的人也所剩无几。

千山起身结了账,两人各回各家。

没喝多少酒,千山回到家就直接拎起瑜伽垫就上了天台,来到角落,看了会儿夜景之后就盘膝坐了下来,凝神静气,逐渐进入到了修炼状态当中。

就现阶段,千山能做的就是努力的修炼,不管是找女朋友更或者等待董俊茂带人来找茬,他都需要更强大的实力才能去应对,这是基本条件,也是目前他能做的。

早上五点半,赵菲飞准时来到了天台之上,手里还拎着自己的瑜伽垫。

看到千山和往常一样出现在角落,她也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将瑜伽垫展开,然后盘腿坐下开始冥想……

日上三竿,刺眼的阳光将赵菲飞照醒了过来,这一次她是真的进入到了冥想状态当中,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就和千山说的一样,但又很难用言语描述。

赵菲飞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回头看向千山,发现他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哎呦~”

赵菲飞挣扎着爬了起来,腿脚完全麻木,站起来之后她是一动都不敢动,稍微一动就是一阵阵麻痹感觉席卷整条腿。

掏出手机一看,赵菲飞一声惊呼:“妈呀!快八点了,要迟到了!”

千山正在修炼当中,忽然听到赵菲飞的惊呼,修炼中断,猛然睁开眼。

愣了愣,回头看了过去,只见赵菲飞正挣扎着收起地上的瑜伽垫,“呃,你啥时候来的?”

赵菲飞郁闷道:“要迟到了,帮帮忙呀!八点了都!”

“哦哦。”千山活动了一下,慢慢站起来,这次倒是没感觉那么麻木,可能真的已经习惯,坐了一整夜也只是感觉腿脚稍微有些僵硬而已。

帮着赵菲飞将瑜伽垫收起,随后也将自己的卷起来,然后搀扶着赵菲飞就下了天台。

赵菲飞很是奇怪:“你的腿不麻啊?坐那么长时间,我五点半过来你就坐着了,现在都快八点了!”

“习惯了,还好。”千山笑了笑。

这妮子也真是好玩儿,不过冥想这东西的确是存在的,也不至于给她带偏。

“好吧,你厉害,不过今天我进入状态了哎,不过被太阳晒出来了。”赵菲飞说道。

“哦?”千山眉头一挑。

“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面朝里面了,原来真的会被晒的很惨,你看看我这没有晒黑吧?”赵菲飞摸着自己的脸。

千山哑然失笑:“早上太阳很柔和的,也没晒多少时间,没黑。”

“呼——那就好。”赵菲飞松了口气,“怎么说呢,感觉很奇怪,说是睡着了吧,但又不是,就是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也听不到周围的声响了,一种……一种……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你说的空明状态啦。”

千山略感惊讶,微微点头表示赞许。

直到出了单元楼,赵菲飞这才勉强可以自己走,不过上班要迟到了,坐公交显然是不行的,于是她问道:“我去上班,一起吗?打车。”

千山愣了一下,随后道:“好,那你回去收拾一下吧,我也回家喝口水,小区门口见。”

“嗯,那你快点呀。”赵菲飞转身就朝斜对面的单元楼跑了过去。

看着她火急火燎跑回去,千山笑了笑,其实没必要这么赶,她八点半到俱乐部就不算迟到,偶尔晚一点也无所谓的。

回到家,千山将瑜伽垫丢在一边,洗了把脸,随手取了一袋牛奶便出了门。

等他来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赵菲飞也是刚刚好叫来了车子,于是就直接上车赶往俱乐部。

到了俱乐部,千山看时间还早,于是就朝一边的小公园晃悠过去,顺便拿出手机给庞冬艳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既然喜欢人家,先试着联系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没多久庞冬艳就回了一条短信:有事情吗?

看到这条信息千山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但一想到昨天晚上张成周的话,觉得也是那么回事,于是回复:下班有空请你吃饭?

庞冬艳:有空再聊,现在忙。

千山:那好,你忙。

千山也没有想到庞冬艳回复的这么痛快,刚才还担心她会不会不搭理自己,现在看来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