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睡过头了(1 / 2)

不动神王决 通假字 2729 字 2个月前

药液颜色的变化让千山手上动作一顿,没将火给关上,而是惊疑不定的看着锅中药液。

以前的配方熬煮出来的药液是墨绿色,这个千山再熟悉不过,而现在药液却是由墨绿陡然变成碧绿色,这让他很是意外。

又熬煮了片刻,看到药液的颜色并没有继续发生变化,千山这才将火关掉,不然再煮一会儿,原本不多的水分就要蒸发的差不多了。

凑上前,闻了闻药液的味道,的确是和之前墨绿色的药液有着一些区别。

之前的药液是淡淡的药材清香味道,而现在,除下药材的清香之外,还夹杂着一丝甜味。

千山也没想到仅仅是添加了5克新药材,药液的变化却如此之大,不仅仅是颜色有了变化,气味也跟着发生了变化,不过不管怎么样,药效才是最重要的。

药浴的配方虽然是来至不动神王决,第一重功法之上也没有对药浴的颜色有任何介绍,具体什么情况还是要亲自试试才知道的。

找来了一个空的小玻璃瓶,将冷却的药液灌入其中,然后直接在锅中兑了点水,将残留在锅中的药液稀释。

稀释后的药液在水中呈现出的颜色比起之前变化倒是没太大,就是颜色淡了一些,当然,也许是水加的有点多,但这都不是关键点。

千山直接将手放了进去,准备感受一下多了一味药材后药液的变化。

之前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而千山将手泡在了被稀释的药水之中,随后便皱起了眉头。

“这感觉怎么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千山皱着眉头,不过也没着急将手拿出来,而是继续感受着药浴可能发生的变化。

依然是略有冰凉的感觉,和之前的药浴似乎也没什么差别,这让他是一阵的郁闷。

难道只多加一味好点的药材进去并不能让药液产生大的改变?

想想也是,仅仅多了加了一种药材进去而已,而自己买回来的有十来种之多,只是为了保险起见,这次的药粉也只是加了一种。

正当他这般想着,忽然感觉手背有一丝丝的温热传来,千山急忙朝手背看了过去,可惜并看不到什么变化,不过感受却是真切的。

冰凉之中,一丝丝热流出现,轻抚过皮肤,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在凉了的泡脚水中加入一碗热水的感觉,只是这药液中的热并不会和原本的冰凉融合在一起,它们之间泾渭分明,互不干涉。

千山眉头一挑,看来自己还是把这药浴想的太简单了一些,5克量虽少,但却可以带来足够多的变化。

足足将手掌放在锅中半个小时之久,千山这才将手拿了出来,将手擦干,握了握拳头,来回的查看了一番,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看来想要知道这个药粉的具体功效如何,还是需要一次药浴才能得知一个大概。

“总算是有成效的,没白折腾这么长时间。”

千山微微一笑,随即开始整理房间。

他租这房子并不大,一居室,带卫生间和小厨房,在家里配置药粉之后,周围也是扔的乱七八糟的,不收拾一下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简单的收拾好之后,看了眼时间,随即便开始睡觉。

换成以前,这个时间点正是休闲娱乐的时候,而现在,千山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修炼进度,什么游戏什么节目对他来说都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吸引力。

可能是对于实力的渴望,因为这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触到的层面,有了实力,现实中的很多事物实现起来就会变得轻而易举。

也可能是还担心影子还在脑袋里,小命捏在人家手里,虽然影子算是救命恩人,但还是会有种命不由己的感觉时而涌现,让千山略有不安,所以想要跑的更快一些,好早一点摆脱这种束缚。

更或者只是出于好奇,死不死的也就无所谓了……

凌晨五点半,赵菲飞来到了天台之上,径直朝千山一直冥想的那个角落走了过去,在她的手里还提着一张卷起来的瑜伽垫。

之前每次过来都会见到千山在冥想,这让她充满了好奇,所以决定今天过来让千山教教自己,试试这冥想好不好玩儿。

只是当她来到天台角落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这里空空如也,千山竟然没有来,这让她愕然当场。

“什么情况呀?人呢?”

赵菲飞四下张望,又跑到另外几个角落看了看,依然没有看到千山的影子。

“不是吧?好不容易把瑜伽垫都拿来了,竟然没来!”

赵菲飞翻了翻白眼,直接掏出手机,找到千山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此时,千山还在睡眠当中,放在边上的手机忽然响起,给他吓的一个激灵,迷迷糊糊的伸手将手机摸了过来,接通,有气无力道:“喂~”

“千山,你人呢?你不是每天都来冥想的吗?今天什么情况,怎么没来天台呀?”赵菲飞疑惑道。

“啊?菲飞啊。”千山顿时清醒了几分,“几点了?似乎没睡醒。”

“五点半啊,你还来不来了?我今天可是把瑜伽垫都拿来了,你得教我怎么冥想。”

“五点半……啊?五点半了!?”

千山顿时坐了起来,将手机拿到眼前一看,还真是,早上五点半。

原本打算睡到12点1点的就到天台去,结果这一睡就直接到了现在,如果不是赵菲飞忽然一个电话打过来,等自然醒估计得七八十来点的样子了。

“菲飞啊,我今天睡过头了,你……等会儿,我洗漱一下就过去了。”

看到时间已经五点半了,原本千山想着不过去了,不过赵菲飞她把瑜伽垫都带上去了,自己怎么着也得过去看看,好歹现在都是同事。

“好吧,你快点呀。”

挂掉了电话,千山打了个哈欠,琢磨着可能是前些天修炼的缘故,直接导致睡眠不足,不过之前似乎也没有感觉到太瞌睡的样子。

摇摇头,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直接起床洗漱。

一刻钟后,千山带着瑜伽垫来到了天台,看到赵菲飞已经在那边将瑜伽垫给展开,于是就笑着走了过去。

看打他过来,赵菲飞招手道:“今天你可是睡懒觉了!”

“可能是昨天有点累吧。”千山走上前去,将自己的瑜伽垫也铺展在地面之上。

昨天千山和孙宏盛练拳的事情赵菲飞也是知道的,而且也站在远处看了一下,而且还记得千山走的时候身上是有伤的,鼻子好像还挨了一拳。

而现在,千山看起来是完好无损,全身上下一点伤也看不出来,这让赵菲飞看的是啧啧称奇。

千山被她看的有些发毛:“这么看着我干嘛?怎么了?”

赵菲飞抿嘴一笑:“没,只是感叹你恢复的真快,昨天又是伤痕累累的回去,这一天不到的功夫,完好如初。”

“这个啊,你了解的。”千山笑了笑,也没多解释。

“哎,之前卖药赚了多少钱啊?”赵菲飞忽然问道。

“也没多少,几万块吧。”

“不错,不仅仅是卖药水能赚来钱,而且在下面还能赚那些大傻子的钱,这赚钱速度着实让人羡慕呢。”

赵菲飞虽然知道有特效药的存在,但是她对于这些东西的具体价值并不太清楚,就只是知道挺贵的,如果让她知道千山抱着的一箱药水卖了三十多万,她估计下巴都能掉地上。

“大傻子?”千山愣了一下。

“哈哈,就是三角俱乐部的人呀,哦对了,还有董俊茂那个大傻子。”

“他们?”千山苦笑摇头:“他们可不是大傻子,人家那是光明长大的花钱让我送上去挨揍呢。”

“切~还不是都被你给揍了。”赵菲飞白了他一眼,“说真的,要不是你的年纪和我差不多,我都怀疑你是退役下来的拳手呢,那么厉害。”

“呃……”千山挠挠头:“扯远了,你叫我来干嘛呀?”

赵菲飞一怔,马上道:“对对对,不说这些了,你快教教我冥想吧,不然我白把瑜伽垫带过来了。”

“这个…我只能说我知道的,我怎么做的就怎么说,你试试看吧,刚刚开始的时候你可能进入不到冥想的状态当中去,可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