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赚了一笔(1 / 2)

不动神王决 通假字 2750 字 2个月前

早上赚到的7000块钱,配置完药粉再买了一箱玻璃瓶之后也就没剩下几百块,但这也没什么,毕竟等药水做出来,马上就能翻数十倍赚回来。

这次配置的药粉和上次是一模一样,不过最后效果是不是一样千山并不敢保证,虽然用的是一样的配方,但难不保份量上有少许的差别,毕竟他用的不是什么精密的仪器,只是让药店销售员给抓的药,量上多少有些细微的差别。

忙活了老半天,总算是将一箱子的小玻璃瓶全部清理干净,一共120个,整整齐齐的码放在桌子上。

千山松了口气,起身喝了口水,这才将刚刚买来的药粉拿了过来,开始熬煮药液。

药粉下锅,还是按照之前的比例加水,当他闻道那股极致苦味的时候,方才将心放到肚子里,应该没有错,就是这味道。

随着熬煮,黑乎乎的药液颜色开始发生变化,逐渐转变成为墨绿色,这也代表着药液熬煮完成……

前后忙活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千山这才一份药粉完全煮成了药液,让其稍微冷却之后,用勺子将其一一灌入到一个个玻璃瓶当中。

随着最后一滴药液滴入到玻璃瓶中,千山长长的松了口气,将最后一个瓶盖给封上。

“终于搞定。”

拍了拍手,千山起身伸了个懒腰,看着桌子上106瓶药水,他的嘴角不禁露出笑容来。

这药液他熬煮完每一锅都会试试,和第一次配置出来的并没有什么差别,所以可以放心的将100瓶药水交付给成搏击。

很快千山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给成搏击带过去。

一瓶两瓶的随便塞口袋就带过去了,可这一百瓶可不少,用塑料袋显然是不行的,万一路上磕磕碰碰的碎掉几瓶,那吃亏的可是他自己。

千山的目光落在了之前装这些玻璃瓶的箱子上,随后不禁乐了,这不是现成的包装嘛!

这箱子里面原本就有一格一格的泡沫来保护玻璃瓶,以免在运输的过程中发生破碎,将玻璃瓶再放回去似乎挺好的,也免得麻烦去找别的东西来盛放。

不过千山也不是什么都不考虑的人,装瓶子的原包装外有一面是有着瓶子的信息和图案的,其他三面倒是什么都没有,于是他直接找来了几张白纸和胶水将有图文信息的一面完全帖住,然后找来一支笔,在白纸上写下一个字数:100。

“这下好了。”

千山嘿嘿一笑,开始将一瓶瓶药水重新装回到箱子当中。

这次一共做出来了106瓶,多了6瓶,准确一点是多了5瓶半,这个量对他来说没啥用,根本不足以泡一次药浴的,还是暂时留着吧。

做好了这一切,千山洗了把脸,倒到床上就呼呼睡了起来。

……

修炼不动神王决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但千山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要修炼到什么程度才算是成功,或许就像是小说里面写的那样,至少得将真气先填满经脉。

经脉什么的千山不懂,但知道真气在体内的运行轨迹,也许那就是经脉,如果让那个轨迹上完全都是真气,连成一条线,到时候也许就是将不动神王决第一重功法给修炼圆满的时候。

而现在,千山感觉自己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体内的真气虽然已经感觉很明显,但想要连成一条线还差得远。

凌晨时分,天台之上,千山静静的坐在瑜伽垫之上,运转起修炼法诀,静静的吸收着天地灵气,一点点充实体内真气。

凌晨五点半,天已经亮了起来,而天台之上又出现了一道身影,正是赵菲飞。

赵菲飞一上天台就忍不住抬头看向高空,上面黑云压顶,周围也起了风,似乎马上就要下雨的样子。

不过这里是天台,回到楼梯之间也不用几步,她还是朝千山冥想的那个角落走了过去,她想看看千山是不是每天都来。

结果没什么意外,千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这里冥想,安静的坐在角落,面朝墙壁,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般。

“真是奇怪的家伙。”

赵菲飞蹑手蹑脚的走上前,歪头看了看千山,发现他和前些天都是一样的,整个人都像是睡着了,根本察觉不到身边多了个人。

“还说不会瑜伽,哼,小气鬼~”

赵菲飞撇撇嘴,正准备抽身到另外一边舒展舒展身子的时候,天空猛然一亮,一道闪电从天空闪过。

轰隆!

一声巨响吓的赵菲飞惊呼出声:“啊!”

她一下子就蹲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耳朵朝上面来回张望。

闪电过后,千山也是被惊醒过来,好像有人?

于是他直接回头看去,只见身后正蹲着一个人,一看之下不由得哑然失笑:“我说菲飞,你这是干嘛呢?啥时候过来的?”

“啊?”赵菲飞一愣,回头发现千山醒了过来,不由得有些囧,“没没什么,我刚刚上来,过来看到你在,正准备到另外一边去呢,忽然打雷。”她指了指上空。

刚才的确是打雷,千山自然是听到了,抬头看向天空,阴云密布,周围也已经起了凉风,看来一会儿是要下雨了。

当下千山挣扎着站了起来,扶着一边的栏杆,让腿脚恢复一下知觉。

“腿又麻了呀?”赵菲飞眨眨眼。

千山笑道:“嗯,每次都这样。”

“我看你就是会瑜伽,还死不承认,小气鬼。”赵菲飞有些不满的说道。

“哪有啊,我都说了只是冥想,你要是想啊,明儿你也带着瑜伽垫过来冥想呗。”千山耸耸肩,“至于瑜伽,真不会,你何时见过我做出过其他动作来?”

赵菲飞一愣,想想也是,每次过来千山都已经在这里静静的坐着,似乎也没有做过冥想之外其他的瑜伽动作,难道他真的不会?

“既然不会瑜伽,那你冥想干嘛?”她很是不解的询问。

千山毫不避讳道:“修仙。”

赵菲飞顿时甩了一个白眼过去:“不说就不说嘛,还修仙,你咋不上天呢?真是。”

“哈哈,其实就是为了放松放松,时间长了就喜欢这种方式,以前在家,后来发现天台也挺安静的,也更亲近自然。”

千山暗自好笑,这可不能算不告诉你实话,只是说了实话她也不信,只有说假话才能让她信服。

“这样啊。”赵菲飞微微点头:“那冥想有什么好处吗?就只有放松?”

“还有腿脚麻木。”千山开玩笑道。

“那还是算了。”赵菲飞撇撇嘴,随后就想到了药水的事情,于是问道:“对了,药水你卖出去了?”

“哦。”千山应了一声:“谈好价格了,回头做好了给他送过去就行。”

“赚了多少钱?”

“也没多少,几万块吧。”千山随口应付道。

“哇,发财了!”赵菲飞兴奋道:“那你以后岂不是可以用这东西发家致富了?”

千山无奈道:“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玩意儿只是我配置出来的,和正规出产的药品不同,我这个只是私人秘方,上不了台面,也就是下面有人需要的话我可以提供一点出去,多了会惹麻烦的。”

“这倒是,不过感觉有些可惜……那你不能找人合作吗?”

“合作?”千山一愣,马上摇头:“不行,这药方不能外传的,顶多我做出来的东西让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拿去研究,他们要有本事把成分完全研究透彻,我也没话可说,反正我是不会找人合作的。”

“为什么呀?”赵菲飞很是不解:“难道这配方不是你的?”

“对。”

“啊?不是你的配方啊?”

“的确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