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价值几何(1 / 2)

不动神王决 通假字 2087 字 2个月前

当天鼻青脸肿的离开,隔天再次出现在俱乐部又完好如初,对于千山这种超快的恢复能力,孔大虎和教练员都已经见怪不怪,虽然十分的好奇,但问过一两次没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后也就没有继续问。

毕竟每个人都有隐私,既然能有这么神奇的恢复能力,那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事情也不能强求,或许真的就像千山所言,这只是他个人恢复能力强,体质问题。

其实千山这样说也没错,他现在即便不使用药浴,恢复起来也是比以前快了很多倍,一个晚上的修炼足够他恢复这些小伤小痛的,不动神王决可不是开玩笑的。

两天后的一个早上,千山刚刚陪着孔大虎打完了一场后从擂台上下来,就看到成搏击从一边走了过来。

成搏击走上来与周围的人打了招呼,随后对教练员说道:“我和千山去说点事,今天早上的训练你换其他的。”

“知道了成哥。”教练员也没多说。

“千山,早上的陪练算你90分钟,现在去换洗一下,到我办公室说。”成搏击对千山说了一声,转身朝外走去。

千山愣了一下,随即就想到可能是说药水的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两三天的时间,现在找自己可能是药水也出了效果,所以才来找自己,于是当即就应了下来。

简单的冲洗一下换了身衣服,千山来到前台直接将今天早上的90分钟陪练画上勾。

赵菲飞往记录本上一看,顿时开口:“千山,这才半个小时哎?陪练结束了?”

“哈,不是,经理找我有事谈,所以这次陪练他直接算我完成。”千山笑了笑,将本子合上。

赵菲飞当即反应了过来,刚才经理路过的时候也没说这事情,不过想想也是,看来应该是找千山谈药水的事情了,“原来是这样。”

“雨珊今天没来?”千山随便问道。

“没,她今天调休呢,你快点过去吧,要是赚钱了可得请客吃饭哦。”赵菲飞笑道。

“没问题,海鲜大餐!”

“啊?别,上次你一说我都不敢吃了,还是吃别的吧。”

“哈哈,走了。”

千山摆摆手,朝着经理办公室走了过去。

办公室内,成搏击正拿着已经用了一些的药水瓶子,看着里面墨绿色的药水,脸上不禁露出笑容来。

早在昨天他就接到了之前使用这种药水的那个拳手的电话,说伤势已经完全恢复,这让他有些不敢置信,于是就直接开了视频,结果一看之下很是惊喜。

药水的效果虽然是重点,但有没有引发什么症状也是关键,于是成搏击又仔细的询问了他一些问题之后才挂断了通话。

那名拳手恢复的很好,并且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这种药水在消肿和伤口愈合之上可以算得上是奇效,比成搏击手中的一些特效药都要好使。

得知这种情况之后,成搏击又带着药水去做了检测分析,结果显示基本没什么副作用,成分则为中药材与水,不过混合程度过高,除非做更专业更精细的分析,不然也没办法知道这是由哪些药材组成的。

虽然他做的这种检测是比较基础的检测,但结果已经让他喜出望外,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特效药那么简单,最起码是中级甚至高级特效药级别的!

在确定了这一切之后,成搏击就第一时间找到了千山,找他过来谈谈药水相关的事情,如果能搞到更多这样的药水,那么他所带领的拳手就可以长时间的保持最佳身体状态,不用因为外伤而没办法参加更多的比赛,这对于他或者对于拳手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只是现在他不能确定这种药水的价值,如果是按照高级特效药来买的话,他也是吃不消的。他也知道这种药可能比较珍贵,他只想着是不是能以优惠的价格购入,并没有奢望这东西有多么便宜。

不多时,千山便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成搏击赶忙起身,笑道:“来了,这边坐。”

千山应了一声,直接来到成搏击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成搏击的态度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对自己的药水感兴趣,不然姿态也没必要放的这么低。

“千山啊,这个药水效果不错。”成搏击还是极力的压制了想要狠狠夸赞一通的冲动,他怕他这么一说,万一千山直接抛出一个他没办法接受的价格,那可就完了。

千山开口道:“效果好坏我还是很了解的,毕竟这东西是我…我的一个朋友配置好之后第一个给我使用的,如果没什么效果,我自然也不可能想要把它推荐给俱乐部。”

原本成搏击还想着把效果说的低一些,到时候自己也方便谈价格,结果听到千山这话之后他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是啊,毕竟人家才是第一个用这个药水的人,自己还真是有些昏了头脑。

当即他也没拐弯抹角的,呵呵一笑,直接说道:“行,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朋友他想以什么价格出售这药水?还是你朋友过来之后当面聊?”

“哦,我朋友他不太喜欢社交啊之类的这些,只是对中药情有独钟,所以这事情是让我找好了买家,然后谈个七七八八了给他说一声,他那边点头,那这事情就算是行得通。”

千山之前都说这药水是他朋友配置的,所以这些必须先说清楚,现在只是面对庐安城第五拳击俱乐部,可后面万一自己的药水火了咋办?一旦有人图谋这其中的利益,那事情可就没这么简单了,甚至会惹来麻烦。

成搏击眉头一挑,随后笑道:“看来千山老弟是你朋友的代言人了。”

千山不可置否的耸耸肩:“没办法,我现在也用这东西,再说我要是给他拉来了生意,他也会给我一些好处。而且还有一点,这药只是私人配置,非量产,接受与否,完全凭个人意愿。”

“哈哈,这话没错。”成搏击坐直了身子,“那咱们也就不说其他的了,直入正题,你认为这药水多少钱卖合适?”

“这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