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非常的疼(1 / 2)

不动神王决 通假字 2068 字 2个月前

中午,千山陪着赵菲飞在外面提前吃了午饭,赵菲飞看千山身体的确没事,也就只是交代他回家休息之后就直接去上班,而千山则回到家中。

一番休息后,千山来到院子里的草坪之上,微微闭上眼,回想之前影子传授的修炼之法。

开始回想之后,烙印在脑海中的武技自行开始演练,像是放动画片一样,一招一式清晰无比。

渐渐的,千山也跟着缓缓动了起来,开始模仿起来,动作有些生硬、不自然,但也算勉强能跟着练习一下,此时,他的双眼依旧是闭着的。

这修炼之法学习起来倒也不难,就是用身体能用上的每一个部位去对目标进行攻击、碰撞,从而达到磨练肉身的效果。

这些动作可以是一个个单独分开的,也能是一个连着一个接连施展出来的,当然,这要看个人对于招式的熟练程度,越是熟练,施展出来的威力、效果也就越好。

千山这一练就是一个多小时,直到他一拳打在墙壁之上的时候这才猛的睁开眼。

甩了甩发疼的拳头,千山又回到了草坪中央,一边回想,一边继续练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这样,千山一直从半下午练习到了天色渐暗,这才停了下来。

“呼——”千山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起来简单,练起来也挺难,有的动作似乎还用不上什么力气。”

扭头看向橡胶柱,千山快步来到边上,胳膊一抬,直接就砸了上去。

砰!

千山眉头微微一皱,一阵疼痛感从手臂上传来,不过他还是咬咬牙,又是一拳砸了上去,砰!

随后千山开始用身体的每一个可以用上的部位去攻击面前的橡胶柱,或砸或砍,或踢或撞,总之能用上的一点都不落下,院子当中一时间砰砰闷响声不断。

不出几分钟的时间,千山只感觉浑身上下都开始隐隐作痛,这橡胶柱可比人身坚硬的多,而且比木头更加坚不可摧,目前根本不用担心它被打坏。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次接着一次,不停的使用影子传授的修炼功法来对橡胶柱进行攻击,以此方式来磨练自身,同时,身上各部位传来的疼痛感也是越来越强。

十分钟过后,千山已经是满身大汗,不过还是咬牙忍着疼痛,继续磨练。

二十分钟之后,千山衣袖裤子甚至肩头上已经隐隐有血迹渗出,淤青更是遍布全身上下数十处之多,看起来就像是被一百多号人胖揍了一顿一样,浑身上下也就是头部看起来稍微好一点,但额头上也有了两片淤青和两个大包,颇为狼狈。

砰!

“嘶——”

一股剧痛袭来,千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知道这一次磨练应该到此为止了,再下去,估计自己的骨头就要被自己给打断了吧?

低头看看自身的情况,千山不由得是一阵的苦笑,自己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傻子,愣是搞的浑身上下没一点好的,到处都是伤,有的地方还有点皮开肉绽的,看起来有些骇人。

“他奶奶的,这样效果定然会不错吧?”

千山喘了两口气,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了房间内,开始调配药浴。

药浴调配好之后,千山没敢直接坐进去,只是先用手试了试。

手放入药浴中之后,先是一阵清爽将手上的疼痛缓解大半,接着是就是温热的感觉,可随之而来的刺痛差点儿疼的千山脸皮子都抽了抽。

“不是吧?这么疼的吗?”

千山收回手,看着眼前的浴缸,第一次有了不敢进入的感觉。

现在自己是遍体鳞伤,进入这药浴里面,那一会儿的刺痛感会不会让自己瞬间昏迷过去?

可能会,但不进去的话,这一身伤岂不是有点浪费了?

“拼了!”

千山咬着牙,直接跳入浴缸,盘膝坐了下来,还撩起一些水淋在头上,趁着片刻的清爽感觉,千山急忙凝神静心运转起功法,他怕一会儿刺痛席卷全身的时候自己没办法专心修炼。

刚刚进入浴缸的确可以很快的运转起功法,可随着药浴的功效开始起效之后,原本已经可以轻易承受的刺痛感变得狂暴起来,这次真的像是用一根根针深深的刺入皮肤的疼,是真的疼,疼的千山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泥马,这,这……疼啊!嘶……”

千山死死咬着牙,额头青筋瞬间暴起,现在不是修炼不修炼的问题,而是根本无法修炼,疼,非常的疼,全身上下都在疼,就连没有泡在药浴中的头部也开始疼,也有针在刺的那种疼,疼的千山双眼瞪的滚圆,条条血丝充斥双眼,让他双眼瞬间变得血红一片。

千山面目狰狞的强忍疼痛,喘着粗气,努力让自己不要逃出这浴缸,一定要忍,必须要忍!

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去,以后的修炼也就不用想了,那一定更加艰难。

万针刺身的疼痛让千山逐渐变得麻木起来,眼神都开始有些涣散,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昏过去,要努力的保持清醒状态,这样才有机会去运转功法,让自己的修炼事半功倍!

但想归想,千山的意识还是逐渐被无数刺痛吞噬瓦解,他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沉沉的,精神也开始变得有些麻木。

忘却了时间,忘却了疼痛,千山就这样呆呆的坐在浴缸当中,整个人痴痴傻傻的,耷拉着眼皮坐在浴缸中一动不动,也没有去运转什么功法,因为现在他整个人都已经被药浴和满身的伤痛折磨到完全麻木掉。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这种凄惨的状态之下,他体内的真气开始加速流转起来,根本不需要他主动去运转功法。

不知不觉中,千山身上的伤开始缓缓愈合,皮肤变得更加有光泽,肌肉变得更加坚韧有力,而浴缸中的水和体内的真气都在快速消耗……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千山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

千山卧室外,赵菲飞一边敲门一边叫:“千山你在里面吗?千山?千山?!”

千山缓缓睁开眼,脑子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只是不等他开口回应,就听到门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