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夜哥告诉你什么叫天生丽质(2 / 2)

苏佩珊冷笑一声,嘲讽道:“一个女二号享受着女一号才有的待遇,能让整个剧组的人都对你恭恭敬敬的,因为什么想必你心里最清楚。”

金珍暖的脸色有青转白,目光幽冷的瞪向白浅沫。

“在这里装什么清高,女一号是怎么拿到手的,大家心知肚明。”

“怎么?眼红了是吗?听说你当时也去试镜过,结果连二次试镜都没通过吧?”苏佩珊笑呵呵的反击。

金珍暖说不过苏佩珊,心里觉得自己吃了亏,一团怒火在胸腔里挤压的难受。

“试镜成为女主又怎样?现在还不是我想要什么,剧组就要先贴着我的心思来?”金珍暖一席话很是嚣张。

苏佩珊的脸色顿时阴郁了下去。

“你……”

她站起身想发火,却被一只手握住了手腕。

“还有二十分钟,你化妆几乎不错,帮我做造型吧。”

苏佩珊蹙眉,低头看向白浅沫。

浅沫可不是个吃亏的性子,她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生气,难道她听不出来金珍暖的讽刺是冲着她来的吗?

恨恨的挖了金珍暖一眼,就算心口气炸了,苏佩珊还是一脸不甘心的坐了下来。

“你是女主,凭什么剧组连个造型师都不给你安排?”苏佩珊不满的小声嘀咕。

白浅沫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意。

“其实就算不化妆,我也能上镜,你就随便给我擦点打底就可以。”

苏佩珊原本一肚子的怒火,听了白浅沫这番话,顿时也笑了起来。

“这倒是事实,我在这个圈子混了这么久,说句实话,女艺人里还真没见过比你皮肤底子更细致白皙的人了,你说的没错,就算你不化妆也比某些人好看一万倍。”

听到苏佩珊王婆卖瓜似的夸赞自己的艺人,金珍暖脸色异常的冷清,憎恨的朝白浅沫挖了一眼。

虽然听到苏佩珊夸赞白浅沫时她心里满是鄙夷。

可冷静下来细想,她也不得不承认,白浅沫那张脸即便不化妆,依旧让人觉得惊艳。

苏佩珊让小梦把车上的化妆箱拿出来,给白浅沫做好护肤之后,拿出化妆的粉饼简单的帮白浅沫画了个淡妆,即便用了一点点的粉底,白浅沫整张脸白里透粉、晶莹润白。

描眉画唇之后,整个人显得越发的精致优美。

海藻般的长发随意的扎了两个麻花辫垂落胸前,换上那个年代的白衣长裤,明明打扮土气,却硬是被她穿出一种艺术感。

她安静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恬静少女,只要看她一眼,就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

苏佩珊得意的想,比起隔壁金珍暖糊了一层的白粉,浅沫整个人显得清爽纯净。

金珍暖看在眼里,心里又气又恨。

孔深导在临开拍前十分钟赶来片场。

他先来到演员的休息区,看到白浅沫时,一向沉着睿智的男人眼睛猛然一亮。

女孩儿穿着藏青色的长裤,上身穿着一件圆领的白色衬衣,衣服有些陈旧,可穿在她的身上却透着一股空灵的气质。

身上披着自己带来的黑色羽绒服,扎着两根麻花辫,坐在人群中非常显眼。

顾鸿勋、林程也做好了造型,男艺人的休息区距离女艺人有一段距离,所以这边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们并不知情。

“没想到浅沫这身造型出来这么好看啊。”林程由衷夸赞一句。

而一旁的金珍暖请安妮做了半个多小时的造型,却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孔深导演笑着点了点头:“明天要给你们拍摄几组定妆照,这身装扮就当做宣传封面吧。”

话落,孔深朝安妮看去:“安妮,这身造型你做的很到位。”

安妮脸上有些不自然,但却没有把刚刚的情况说出来。

苏佩珊自然不会让安妮占便宜,开口道:“孔导,承蒙你看得上,这身造型是我帮浅沫做的,其实也没费什么功夫,浅沫底子好,就上了个淡妆编了两股麻花辫而已。”

“你做的?怎么让经纪人给艺人做造型了?安妮你刚刚在做什么?”

安妮为难的朝严副导看去:“我刚刚在给金珍暖做造型,严副导说是刘制片吩咐的。”

孔深的脸色顿时冷沉了下去,目光凌厉的朝严副导看了一眼。

“刘制片交代你的?那他是怎么和你说的?”

严副导低着脑袋,不敢直视孔导的眼睛。

“刘制片他……他说……”支支吾吾了半晌,严副导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白浅沫心里冷笑,刘制片怕是什么都没说,而是她自己假借刘制片来传的话吧。

原本严副导应该是想让她错过做造型的时间,等孔深来了,他们可能会借此在孔深面前添油加醋。

孔深是个守时观念很强的人,每日拍摄行程的定妆造型时间都有规定时间,如果影响到拍摄进程,孔深很可能当场发火。

所以严副导和金珍暖是想让孔深在拍摄第一天就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搞了这么一出。

只是他们没想到,自己只是简单的化了个淡妆,编了两股麻花辫,就能得到孔深导演的认可。

“说不出来了?严娇娇,你跟在我身边也有几个年头了,主次之分你都搞不清楚吗?”

“孔导,其实都是误会,是浅沫觉得自己底子好,就算随便化化也能很好,偏巧今天浅沫和金珍暖拍摄同一场戏,大家的时间都很赶,所以……”

冰天雪地里,严副导却出了一身冷汗。

孔深冷哼一声:“无论一场戏里的演员有多大牌的,你身为副导演,管理负责着整个参与拍摄的演员行程,就要把艺人们的安排调整到位,如果你做不好,那我只好请你另谋高就了。”

严娇娇急忙开口认错。

“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恐慌生在严娇娇诚恳道歉之后,把现在的主要话题抛开来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