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夜哥成了沫皇?(2 / 2)

杨冰冰脸色刷的一下子变的苍白。

“你……”

“很巧,这是荼蘼之主的ip地址。”

“不会的,这怎么可能?我明明隐藏了ip地址,你们怎么可能会找得到?”

江南言笑道:“杨大姐,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有黑客这个职业吗?”

杨冰冰狠狠吸了一口凉气,瞪大双眼盯着沙发前坐着的三个人。

“你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就算荼蘼之主是我又怎样?我公布的都是事实,那本日记也的确是张雅菲亲手写的,白浅沫就是插足别人的第三者。”

“啧啧!”江南言摇了摇头,朝顾爵晔看去。

“爵爷,京圈竟然有人能挖你的墙角?”

“爵……爵爷?什么爵爷?哪个爵爷?”

江南言瞪了下眼睛,惊讶的看向杨冰冰。

“哦,你还不知道浅沫的男友是谁啊,那京城顾家总听说过吧?”

京城顾家,在帝都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杨冰冰满脸震惊的愣在当场。

京圈能被称为爵爷的人,也只有顾家嫡系子孙,真正的荀贵之后,在看向顾爵晔那张清隽绝伦的姿容和周身散发出的贵族气质,心里狠狠咯噔了一下。

白浅沫的男朋友竟然是顾爵晔?

明白这个真相,杨冰冰感觉自己的腿脚顿时一软,肥硕的身体差一点就栽倒在地。

她感觉自己完蛋了,竟然惹上了京圈第一世家的太子爷。

别说是帝都,就算是整个华国,只要这位想要断了她的后路,她必死无疑。

杨冰冰神情惊慌的看向白浅沫,声音带着哀求。

“浅沫……浅沫,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在网上栽赃污蔑你,不该陷害你,但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是被人威胁的啊,呜呜……”

江南言来了兴趣:“被威胁?说来听听。”

“我……我不能说,如果我说出来的话,那个人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杨冰冰显得非常排斥。

白浅沫眯了眯眼,勾唇轻晒。

“如果你不说,我也不会放过你,你会死的更快。”

杨冰冰哆嗦了一下,忌惮的扫过白浅沫和顾爵晔,垂下头一脸为难。

江南言拖着下巴:“杨女士,你可想清楚了,只要我咳嗽一声,你今天可就送给我家大宝贝儿了哦。”

杨冰冰疑惑的看向江南言:“大宝贝儿是谁?”

江南言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眼眸深处却透着一丝不怀好意。

他轻轻拍了拍巴掌,屋内一面白墙瞬间向两侧打开,竟然是一面假墙做的隔断,里面赫然出现一整面墙的玻璃。

就像是一个超大的鱼缸,里面各色各样海底珍惜鱼类。

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一条足有三米多长的大白鲨。

看到那条鲨鱼,杨冰冰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整张脸煞白。

“是……是鲨鱼?”

江南言笑着眨了眨眼:“是啊,我家大宝贝最近口味很好呢,它就喜欢你这种白白胖胖的类型,味道肥而不腻。”

白浅沫朝那偌大的鱼缸看去,着实没想到看着斯斯文文的江南言竟然爱好养鲨鱼。

杨冰冰一听江南言说要把她喂鲨鱼,整个人彻底支撑不住,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我说,我说!呜呜呜……其实我也不认识对方,我们一直是用电话联系的,她手里握着我的把柄,我没办法,如果我不听他的,他就会把这些把柄公布出去,到时候我是要坐牢的啊。呜呜呜……浅沫,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白浅沫沉思,这个威胁杨冰冰的人是谁?

很明显的一点是,对方是冲着她来的。

“你有什么把柄在对方手里?”

“这……这个就没必要说了吧?是我自己的私事儿……”

白浅沫冷笑一声:“对方既然有把柄能威胁到你,十有八九是你的熟人,你是想让把柄一直握在对方手里?”

“我……”杨冰冰仔细一想。

白浅沫的靠山实在太大了,她早知道爵爷是白浅沫的男朋友,就算被迫坐牢,也不能得罪这位啊。

现在如果她不说的话,保不齐自己真的会被丢进水池去喂鲨鱼。

以爵爷和他朋友的身份,就算真的让一个人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比起死,她宁愿做几年牢狱。

“我说,这两年张雅菲的名气越来越大,代言、电视、电影应接不暇,我是她的经纪人,财务方面一直都是我来和合作商接洽的,我在进入这个圈子的时候学的是会计专业,所以这两年从张雅菲那里捞了一些好处。”

白浅沫眼眸微微一亮:“捞了多少?”

“大概四五百万吧。”

白浅沫陷入沉思中。

对方竟然能知道杨冰冰做假账,更验证了她的猜测,对方一定是杨冰冰身边十分熟悉的人。

还有她看到的那个张雅菲,如果张雅菲没有死,被害的女孩儿又是谁?

现在对方似乎想借着张雅菲的死来打压她,难道是娱乐圈的竞争对手?

“你和对方都是怎么联系的,她都和你说过什么?”顾爵晔沉声询问。

杨冰冰一五一十的回答。

“这几天我们每天都会联系,不过都是他打电话给我,原本我也想过通过电话号码来找到这个人,结果我发现,这个人给我打的几次电话都是在公用电话亭,而且还是不同地段的电话亭打来的。”

“她都对你说过什么?”

“她……她告诉我张雅菲的家里有一本日记放在梳妆台的抽屉里,让我把最近几篇几日拍下来发到网上,并隐晦你是第三者,抢了她最心爱的男人。”

从杨冰冰的一席话中,白浅沫听出了点苗头。

对方不仅知道张雅菲有写日记的习惯,还知道那本日记本放在哪里,这一定是非常熟悉张雅菲生活的人。

甚至很可能就是她本人。

这么想下来,被害的那个女孩儿很可能就不是张雅菲。

回想生日那天在酒吧遇到的那个女孩儿,当时她行色匆匆的从包厢里跑了出来。

现在仔细回想,虽然带着口罩,可那双眼睛她却清楚的记得。

那是一双柔弱无助的眼睛,没有锋芒,有的只是一种似乎死寂般的绝望感。

当时她很可能就知道自己遇到了危险。

而包厢里那三个男人,极有可能就是杀人凶手。

推理下来,她渐渐感觉,这起案子背后似乎隐藏着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

这这股力量的源头的目标,好像是她。

“那个人是男是女?”

杨冰冰摇头:“我也不知道,对方用的变声器。”

询问完杨冰冰之后

江南言走到杨冰冰面前,蹲下身,递给她一张打印纸。

“按照这上面的内容一字一句的照搬到你的微博大号上,明天上午召开记者发布会,现场公开向我家小嫂子道歉,只要你把这件事办的我们满意了,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杨冰冰哆嗦着伸手接过那张纸,大致看了一眼。

因为心里慌乱不已,眼睛看什么都是晃动的,大致看了一遍。

内容就是她仔细讲述自己怎么陷害白浅沫的。

“好好好,您三位放心,我……我一定会尽快逞强真相的。”杨冰冰点头如捣蒜。

别说只是公开向白浅沫道歉了,就算是让她直接蹲大牢,她也不敢说什么啊。

她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儿。

和张雅菲是亲戚又是发小,小时候父亲是个小厂长,张雅菲的父亲在他们家厂子打零工。

那时候,在张雅菲面前,她一直觉得自己条件优渥,周围的小伙伴都要高看自己一眼。

长大后,张雅菲混娱乐圈火了,自家那个小厂子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她仿佛一夜之间从天堂跌入万丈深渊。

周围的朋友嘲讽、谩骂、诋毁、讥笑。

她才明白,没了钱你什么都不是。

所以即便受尽百般屈辱,她也毅然决然求张雅菲收留她,让她从助理一步步走到今天。

所以,只要能守护住今天得来不易的一切,面子又值几个钱?

翌日

一早,杨冰冰就在微博公开了一条道歉声明。

内容如下:

致歉声明:

我杨冰冰经过几天的心里挣扎,决定在今天公开自己所犯下的罪行。

我利用小号“荼蘼之主”公开了雅菲的死因和日记,目的就是想借助舆论污蔑浅沫小姐,其实浅沫小姐从未介入过雅菲的感情生活,日记中所说的娱乐圈女明星更不是浅沫小姐。

为了商业竞争,我违背道德底线、违背良心谴责,故意抹黑其她女艺人,对其声誉和心里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深感愧疚,没有脸面央求对方的原谅,及时醒悟、公布真相,只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致歉人:杨冰冰

这条致歉信公布之后,杨冰冰紧跟着又发了另外一条要召开记者发布会的消息。

这两条微博短短十几分钟就爆了。

从热搜50条,以坐火箭的速度冲向热搜前五。

【什么鬼?这次白浅沫又翻转了?到底真的假的啊。】

【我去,这也太卑鄙了吧?利用已逝的人来博取舆论关注和大众的同情心里,栽赃陷害他人,这是要祖坟被雷劈的好不好?】

【沫皇果然又翻转了,她背后的靠山不简单啊。】

【呵呵,我看杨冰冰是不是被传唤威胁了?沫皇牛逼,她真的做到在娱乐圈横行霸道了!!】

【浅沫那种性格的人根本不可能插足做小三,虽然逝者已矣不易再多说什么,但我还是要说一点疑惑,张雅菲和郭启泽是最近才分手的吧?他们在一起谈恋爱也快两年的时间,张雅菲竟然同时爱着另外一个男人,这让郭二少的脸往哪儿搁?】

【呵呵,什么沫皇?我看浅沫就是人在家中坐会从天上来才对吧,自己有稳定交往的男朋友,对方还是超级男神级别,而且人家一辆车的车牌号就能秒杀一切豪车,这身份相貌,除非白浅沫脑子锈掉了才会看上其他人吧?】

【我我我,大家都来看我哦,我见过白浅沫的男朋友,本人比照片还要帅一百倍!】这个网友讲述了他遇到顾爵晔的经过。

原来这位网友就是那晚便利店的收银员。

她兴奋的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男神一边给女朋友打电话,一边在超市里选购食材,我的天啊,当时都凌晨了,他还要给女朋友做晚饭,当时真不知道他女朋友是浅沫小姐姐,不过现在看来,他们真的是逆天的一对啊,这颜值结合的话,生出的孩子怕是天神级别吧,啊啊啊啊,我恨自己出生的太早了……】

原本评论区都在争论白浅沫到底是沫皇还是真的被冤枉。

最后因为收银台的那位小姐姐上传了顾爵晔在便利店选购食材的视频,一众花痴女果断临阵倒戈,全都去舔屏了。

要说此刻最不是滋味的人还有谁?

万通总裁办公室

郭启泽脸色有些阴郁。

从得知张雅菲死亡那一刻,他震惊和悲痛之后,发现张雅菲爱的男人竟然不是自己。

木子李,呵呵,别人不知道这个木子李是谁,可他却一清二楚。

不过张雅菲已经离世,他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想他郭二少情场老手,之前谈恋爱都没超过半年的。

自从遇到张雅菲之后,他被这姑娘百变的性格吸引了,热恋期间,他还真有收心的打算。

就算知道她当初和李羽书暧昧不清,可谁让他就是喜欢呢。

现在想一想自己还真是可笑,他竟然一直没发现这两个人私底下还有联系。

上次一起出去吃饭,他们都表现的那么自然,把他当个傻子一样哄骗。

想到这里,郭启泽端起桌前的酒瓶,对着嘴直接咕咚了两口。

咚咚

秘书在门外敲了敲门

郭启泽蹙了下没有,略带不悦的开口:“进来。”

女秘书小心翼翼推开门:“郭总,白浅沫小姐到访。”

“白浅沫?”郭启泽有些诧异。

“快把人请进来。”

还别说,听到白浅沫来了,郭启泽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白浅沫走进来,就嗅到了一股很浓烈的酒香。

“郭总,上班期间好惬意啊。”

“浅沫,咱们也算朋友了,今后叫我名字就可以,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白浅沫和郭启泽走到休息区坐下。

秘书送进来两杯咖啡。

白浅沫看向郭启泽,对方也好奇的盯着她。

“我来这里是想打听一个人。”

“哦?谁啊?”

“张雅菲!”

听到这个名字,郭启泽更是意外了。

“张雅菲?她已经去世了,你为什么要突然打听她?难道是因为最近网上那些传闻?”

白浅沫摇了摇头:“郭总和张雅菲交往了近两年时间,肯定比一般人都更了解她一些,在你眼里,张雅菲是个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呢?”

郭启泽不知道白浅沫为什么这么问。

不过这个问题对他也没什么影响,仔细回忆了一会儿。

“张雅菲变化其实挺大的,你应该也知道,我们是高中同学,上高中那会儿,张雅菲学习特别好,她家里条件不太好,当时对她也没太多印象,就是别的小姑娘很内向,不怎么爱说话,不过她暗恋李羽书到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说到这里,郭启泽呵呵笑了两声。

“当时同班同学有不少人起哄,撮合他们两个人,因为李羽书和张雅菲是同桌,彼此很照顾对方,我当时也很二的喊她嫂子,她总是很容易害羞,胆子也非常小,对了,她很怕虫子,之前班里出现过一只蜈蚣,把她直接吓晕死过去了。”

提起那些年少匆匆的岁月,郭启泽不免也很感叹。

“这么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她之前的性格和现在的区别很大吗?”白浅沫询问。

郭启泽捧着咖啡杯,递到嘴边抿了一小口。

“她两年前成为了万盛旗下一个珠宝品牌的代言人,当时我正巧接手这家珠宝公司,那是我们高中毕业之后第一次见面,她的变化非常大,笑颜如花、光芒万丈,和我聊天时侃侃而谈、大方从容,和之前那个性子内敛、胆小怕事儿的女孩儿完全不一样了,我当时还玩笑说,女大十八变,如果不是相似的一张脸,我都以为是换了一个人呢。”

听到这里,白浅沫眸光猛然一亮。

离开万通,白浅沫打车去了a局。

门口,一亮熟悉的越野车等在外面。

见白浅沫从车上下来,那辆车子的副驾驶也打开了,从上面下来一抹火红身影。

“老板,你可想死我了。”火红身影表现出浮夸的演技,伸展双臂朝白浅沫扑了过来。

两个人距离半米时,白浅沫伸出手指点在女孩儿的额头,阻止她扑向自己。

“老板,好一阵子没见面了,你就是这么对人家的吗?”

“东西带来了吗?”

江小鱼拍了拍自己的背包:“家伙事儿都带来了,随时开始。”

“恩,跟我来吧。”

白浅沫带江小鱼去了a局。

罗成正在办公室和几名下属讨论案子,听到说白浅沫来了。

他放下手里的资料,抬头面向办公桌前的同事。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

“老板,你是不是喜欢人家白小姐啊。”

“胡说什么?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呸呸呸,这句话要是传到爵爷耳朵里,他还有活路?

“那你为啥一见到白小姐眼睛就放绿光啊?绿油油的,看着就像饿了多久的狼崽子似的。”

罗成轻哼一声:“我看你才是饿了几天的狼崽子,饿的头晕眼花,看到什么都当美食了,给我老老实实去查案子去。”

“好好好,我走我走!”

罗成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起身出了办公室。

白浅沫带着江小鱼刚巧走到办公室门口。

“借你办公室一用。”白浅沫没说明原因,带着江小鱼直接走进罗成的办公室。

罗成愣在当场!

什么情况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