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第三轮(2 / 2)

刘制片和孔深导演走了过来。

“各位,今天是我们《海上钢琴师》的开机仪式,感谢各位记者朋友能及时赶过来参加,我们在会场准备了一些点心和饮料供应,还请各位先进入会场吧。”

刘制片笑眯眯的开口。

孔深则朝白浅沫使了个眼色。

白浅沫立刻心领神会,朝会场走去。

白浅沫一走,后面的记者立刻紧跟而上。

接下来,开机仪式按照正常流程开始进行。

虽然期间还是有记者不断提问白浅沫,都被刘制片和孔深导演转移到了其他艺人身上。

开机仪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结束。

刘制片还点了餐来感谢各位记者。

艺人们则在孔深的带领下,直接在酒店里包了一间包房用餐。

白浅沫原本是不打算参加的,孔深导演却亲自打招呼让她留下。

导演的话不好拒绝,白浅沫只能跟着一起去用餐。

今天到场的都是主要演员。

男主朗晓、顾鸿勋、男二是最近比较红的青年演员林程。

朗晓是影帝,四十多岁年纪,身材和皮肤都保养的非常好,看着像是三十四五岁的样子,长的很有男人味儿,年轻的时候据说也是小鲜肉一枚。

顾鸿勋饰演的是年轻时期的男主,而她饰演的是年轻时期的女主,所以他们两个人要饰演情侣。

虽然和顾鸿勋是同学,还一起参演了两部剧,但是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很僵硬。

不过还好都没有饰演过情侣,这次却是避不开了。

虽然她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不代表对方也是。

男二号林程则是白浅沫第一次接触,对方不属于第一眼帅哥,但是这并不妨碍女生喜欢。

林程的女粉丝很死忠的那种,说他个人魅力远远大于长相,最主要的是演技好。

所以有些网友笑称他是整容般的演技。

这个人给白浅沫的印象比较客气内敛,并不是太爱说话。

本剧组女二号金珍暖,今天是白浅沫第一次见到对方。

据说也是参加过女主角试镜,第一轮就被刷了,后来拿到了女二号这个角色。

听苏佩珊刚刚在电话里介绍,对方是关系户,好像和男主朗晓是亲戚关系,是通过朗晓才进入的剧组。

剩下的艺人都是一些年纪比较大的演技派,都是前辈级别的。

所以这场饭局可想而知有多无聊。

“刘制片、孔导,像今天这种情况,我想知道咱们今后在拍戏的过程中还会不会遇到?”朗晓酒过三巡,微微有些醉意,提出了自己心里哽了一天的郁闷想法。

身为本剧的男主、影帝的身份,今天全程被记者忽略,这种滋味儿他还真是第一次尝试过。

白浅沫微垂的眼睫轻颤了一下,今天的事情因她而起,剧组里的演员对她的不满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

从她坐在桌前开始,就没人和她说过一句话。

刘制片陪着笑:“朗老师放心,今后拍戏过程中,我们一定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自罚三杯请罪!”

说罢,刘制片站起身,端起身旁的啤酒就要倒酒。

朗晓开口:“这件事说起来似乎刘制片和孔导也很冤枉,罪魁祸首是谁,她自己如果觉得有一点亏欠大家的话,就应该主动站出来认个错。”

所有人的目光很整齐的朝白浅沫看了过来。

朗晓这个人很桀骜自负,在圈子里是有了明的“大牌”,而且为人心胸狭隘,如果不是演技的确过硬,在国内的电影市场很受欢迎,很多剧组都不想请这么一尊大佛来供奉。

而且,他走到哪里都希望自己是主角,不喜欢被别人抢镜头。

白浅沫今天刚好就撞在了他的死穴。

“这件事儿今天就过去了,大家今后两个多月需要每天相处,都是同事……”

“刘制片,这个圈子里的规矩还是需要这些年轻人记住的,也要让他们明白这碗饭并不是那么好吃的。”朗晓说这番话的时候直视着白浅沫,眼眸凌厉。

这已经不是暗讽了。

刘制片干笑了两声,目光朝白浅沫看来,忙打圆场。

“浅沫,要不你就自罚三杯酒,向晓哥和各位同剧组的演员赔个不是吧。”

白浅沫目光淡漠的回看了朗晓一眼:“不好意思,我不能喝。”

这句话听在朗晓耳里,就是直接不把他这个前辈放在眼里的姿态。

“哼,这是多大的脸面啊,我都请不动了是吗?现在娱乐圈的年轻人都这么拽吗?”朗晓重重的放下手里的酒杯。

坐在他身旁的女二号金珍暖冷笑一声。

“某些人真是给我们年轻演员招黑,其实大部分青年演员都很努力上进、礼貌规矩的,只是偶尔出了那么一块坏肉,就彻底污染了整锅汤的味道。”

话落,金珍暖的目光朝顾鸿勋和林程看了一眼。

“像鸿勋和林程哥就很认真努力啊,所以晓叔也不能一棒槌打死所有人。”

对于顾鸿勋,朗晓是不敢轻易得罪的。

鲜少有人知道顾鸿勋的背景,朗晓在娱乐圈里混迹这么多年,和商界的一些大佬也维持着很不错的关系。

他之前听一个大佬说过,不要招惹顾鸿勋,这个小子家庭背景深的很。

“我说的也只是少部分年轻人,当人啦,在座的你们几个,有一部分我还是很看好的。”

“有一部分”这四个字,朗晓的音色刻意加重了几分。

所以话里讥讽谁,在座的都很清楚。

金珍暖扑哧笑了一声,笑意盈盈朝白浅沫看了过来。

“浅沫,三杯啤酒而已,你应该没问题吧?来,我帮你倒酒!”

看似好意的金珍暖站起身,旁边的一名男艺人跟着起哄,打开了一瓶啤酒递给金珍暖。

金珍暖找服务员要来三个酒杯,整好一瓶啤酒倒了满满三杯摆在白浅沫的面前。

“浅沫,你实在不行就喝一点吧,一瓶啤酒不碍事儿的。”

“现在的女孩子都很能喝酒的,一瓶啤酒小意思啦。”

“浅沫,这三杯啤酒你要是不喝的话,就是不给晓哥面子哦。”

各种起哄施压看好戏的人。

目前只有顾鸿勋、林程和孔深没有开口。

白浅沫看向摆在自己面前的三杯啤酒。

“我刚刚说过,我不能喝酒!”

对于这种强迫别人意愿的人,她实在没必要给他们什么好脸色。

“呵,你装什么呢?你这种女孩儿一看就不是那种老实本分的人,还在这里装清纯是吗?”

白浅沫不喝这酒,朗晓顿时觉得是不给自己面子。

讥讽一番后,见白浅沫还是没有端起酒杯的意思,说话越来越过分。

“因为你的个人作风问题,我们剧组所有人都受到了牵连,你还有脸在这里摆谱?让你喝三杯酒向大家道歉已经是很客气了,说实话,就你这种目中无人的人,在娱乐圈根本走不远。”

白浅沫轻嗤一声,神色冷凝的瞥了朗晓一眼。

“对于最近的绯闻我会尽快处理,今天耽搁了大家的时候,我感到很抱歉,但本人对酒精过敏,喝不了酒。”

“哼,你知道自己是第几个说喝不了酒的女生吗?我告诉你,像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什么对酒精过敏、一喝酒醉,呵呵,骗傻子的吧。”

“你不傻,你只是坏而已。”

“你……”

“我什么?从刚坐下,我就向在座的各位道过谦了,我觉得这是我的教养,需要真诚的向各位致歉,但这并不是你拿来逼我喝酒的理由,你这是让人道歉的态度吗?无论是从资历还是年龄来说,你身为前辈应该让后辈看到良好的素养,可我从你的身上只看到了狭隘、粗鲁、丑恶、没有基本的礼貌和素质。”

“你……你这个……”朗晓气的浑身发抖,指着白浅沫的脸半晌憋不出一句像样的反击。

如果说的太狠,岂不是就正中了这死丫头所说的,自己是个狭隘粗鲁、没有礼貌素质的人?

“噗……”林程刚喝了一口酒,听到白浅沫轻飘飘一句话,嘴里刚喝的酒喷了出来。

咳咳咳……

第一次接触白浅沫,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性格的人。

还别说,怼朗晓这翻话真够带劲儿的。

白浅沫一句话顿时让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朗晓直接气的脸色铁青,愤怒的瞪着白浅沫。

“你……像你这种品行不端、道德败坏的小三,竟然也能来演这部剧的女主,说实话,简直就是对我们同剧组演员的侮辱。孔导,之前我们也合作,我一直相信你挑选演员的眼光,真没想到你这次选的演员竟然是人品这么差的人。”

孔深僵硬的挤出一丝笑意。

“您可能对我的眼光有什么误解,我的眼光一直不怎么好。”

孔深心里冷笑,我要是眼光好,还能挑你进来?

如果不是看重你在电影市场里的地位,我怎么可能会请你来?

有听出孔深话里嘲讽朗晓的人,默默低下了头,在心里偷笑起来。

朗晓似乎根本没察觉出孔深的讽刺,还在那边喋喋不休。

“哼,你眼光不好不要紧,挑选的演员我可是要和她搭戏的,就她这样的人,演技能过关吗?”

刘制片忙解释:“浅沫虽然年纪小,演技还是很不错的,当时甄选女一号,孔深导演能选上她,自然是有够硬的演技的。”

朗晓轻蔑的冷笑一声。

“是看在韩宋妍的面子上吧?关系户也能拼演技了。对了,韩宋妍的事情怎么解决?她是女一号,现在躺在病床上醒不过来,说句难听的,我看她醒来的几率不大,这女一号是不是要换一个人了?”

孔深和韩宋妍关系不错,听到朗晓这么不尊重人的一番话,脸色明显露出不悦。

“韩老师的情况目前还不好说,但我想再等几天,我和刘制片已经商量好了,这部电影前三分之一戏份拍的是男女主年轻时的戏份,所以大部分是鸿勋和浅沫的戏,这样就能挪出半个月时间,到时候如果韩老师还是没醒过来的话,我们再考虑换人的事情。”

朗晓脸上露出一中很嘲讽很轻蔑的笑容。

“我看这部剧不如改名叫《母女太能折腾》比较好,等了小的等大的,不愧是娘俩。”

“晓哥,咱哥俩喝两杯……”刘制片端起酒杯想转移话题。

朗晓却丝毫不给面子,冷冷瞥了白浅沫一眼:“我现在不想和你们喝酒,让该道歉的人来和我喝。”

“晓哥,你看这……”

“我喝!”白浅沫扬了扬眉,唇畔轻轻扬起一抹弧度。

她端起桌前的一杯酒,起身走到朗晓面前。

“终于啃道歉了啊!”朗晓得意的笑了一声。

白浅沫也笑了笑,下一秒,一杯啤酒罩着朗晓的头顶倒了下去。

“啊!”坐在朗晓身旁的金珍暖吓得尖叫一声。

桌前十几名艺人一个个把眼睛瞪成了同龄。

脸上全都是一幅被震惊到的表情。

冰啤罩着头顶浇下来,顺着脸颊、脖子一路往下淌去。

浑身一震刺骨的冰凉。

朗晓始料未及,愣了几秒钟,反应过来后,他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白浅沫。

“死丫头,你竟然敢往我头上泼啤酒?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白浅沫将手里的啤酒杯放在身旁的桌面上,神色淡漠冷然。

“我看你想喝,先敬你一杯,怎么?觉得不好喝?”

朗晓双拳紧握,胸腔里窝着一团火,眼睛也血红了起来。

抬手就朝白浅沫脸上招呼。

在场所有人都以为白浅沫这次要挨打了。

千钧一发之际

白浅沫冷笑一声,嫩白如玉的手一把遏住了朗晓那只手的手腕。

看着她的手并没有用力,朗晓却疼的尖叫一声。

就在这时,一抹身影冲了过来。

连白浅沫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对方一脚将朗晓踹到在地,随即那抹身影俯身下去,又是一圈朝朗晓脸上砸去。

确切的说是冲着朗晓的嘴去的,可能是砸到了牙齿,朗晓痛叫一声,吐了一口鲜血,里面还混着一颗牙齿。

“舅舅!”金珍暖顾不得暴露和朗晓的关系,尖叫一声扑了上去。

“知道为什么打你嘴吗?因为嘴贱!”顾鸿勋站起身,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拳头。

白浅沫站在一旁,轻蹙了下眉头,盯着顾鸿勋。

没想到顾鸿勋会突然抛出来揍了朗晓。

其实原本她也是打算直接揍脸的……

不过,顾鸿勋之前对她意见那么大,这次怎么突然转性了?

桌前其他人这才醒过神儿,刘制片、孔深导演还有几名男艺人都围了上来。

朗晓捂着被打的红肿的半张脸,眼睛里满是愤怒。

“顾鸿勋,我教训白浅沫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会也被这个小狐狸精迷惑了吧?”

顾鸿勋上前一把抓住了朗晓的衣领:“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朗晓瑟缩了一下,典型吃软怕硬。

“顾鸿勋,我舅舅又没招惹你,你干嘛打他啊,你快给我方开。”

顾鸿勋冷笑一声,英俊的脸上满是不屑。

“白浅沫似乎也没招惹他吧,四五十岁的人了,一直刁难一个小姑娘算什么男人?而且,嘴巴还这么贱,就是欠扁。”

朗晓疼的咧着嘴:“顾鸿勋,你是不是神经病啊,是白浅沫害的咱们剧组被佳尚传媒抢走风头,我只是替大家愤愤不平几句,你跑出来成什么英雄,你和她什么关系啊。”

顾鸿勋眼神里闪过一抹慌乱,极快压了下去。

“我们是高中同学,我看不惯你欺负我的同学,可以了吧!”顾鸿勋用力晃了朗晓两下,松开了手。

顾鸿勋一米八多的个子,再加上年轻气盛。

而朗晓快五十岁的人,个头中等,体力肯定比不上顾鸿勋,被这么推搡,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哎吆。”

“晓哥,鸿勋啊,你看这是闹得什么事儿啊……”刘制片冲过在挡在两个人中间,一脸为难。

“有什么事儿就冲着我来。”

顾鸿勋冷冷瞪着朗晓:“别不像个男人刁难小姑娘,今天是我顾鸿勋打了你,在做的各位如果想爆出去就请随意,别对着媒体说一些虚假的消息,如果明天报纸上有不实的报道,在做的各位都跑不了。”

留下这番威胁的话,顾鸿勋冷冷朝白浅沫看去。

“我七叔在门外等你,跟我走。”

白浅沫眨了眨眼,醒了神儿。

她就说嘛,顾鸿勋怎么突然转性了?

原来是想拍他七叔的马匹啊。

“孔道,那我就先走?”

刘制片赶忙拉了孔深一下,朗晓都被揍成猪头了,顾鸿勋走了,白浅沫再走了,这堆烂摊子谁收拾?

孔深没理会刘制片,冲着白浅沫摆了摆手:“后天正式进组拍摄,准备一下。”

“好的!”

“不许走……,打了人就想这么一走了之?白浅沫,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你休想走出这扇大门。”金珍暖张开双臂,气哄哄挡住了白浅沫的去路。

顾鸿勋站在门口,冷冷转身朝金珍暖看去。

“听不懂人话?人是我打的,你想要什么说法,我听着!”

金珍暖忌惮的朝顾鸿勋瞥了一眼,见顾鸿勋盯着自己,眼神里一片冷寒。

她吓得急忙撇开了脸,却不敢再说话。

顾鸿勋这回来,一把扯住了白浅沫的衣袖:“金珍暖,你给我听仔细了,我说最后一遍,你舅舅是我打的,要找说法就给我的经纪人打电话,和白浅沫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如果明天有关于白浅沫打人的黑料,我不会放过你。”

“凭什么找我?在场有这么多人,为什么就一定是我要黑她?”金珍暖不服气,更看不惯顾鸿勋处处袒护白浅沫的样子。

顾鸿勋轻瞥嘴角,朝在场所有人扫了一圈:“那就加一句,如果明天白浅沫打人这种类似的黑料报出来,在场的所有人,我都不会轻易放过,这下满意了?”

调了下眉梢,顾鸿勋扯着白浅沫的袖角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走到电梯口,白浅沫抽回自己的袖角,目光探究的盯着顾鸿勋。

“顾鸿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求你七叔?今天你帮我解围,说说看,如果我能帮你,一定会帮这个忙。”

顾鸿勋剑眉微竖,冷冷瞥了白浅沫一眼。

电梯整好到了,他跨步走了进去。

白浅沫挑了下眉,紧跟着走了进去。

“白浅沫,有时候我还真是佩服你能折腾,在我七叔身边做一个乖巧的女朋友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跑到娱乐圈里来瞎折腾?”

白浅沫轻靠在电梯墙上,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瞥了顾鸿勋一眼。

“你不也在这个圈子里胡闹?”

“我是男人,你是女孩子,这能一样?再说了,就因为我姓“顾”,别说娱乐圈,就是整个京圈都没人敢惹我。”

除了他家七叔,他可没带怕过谁的。

白浅沫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眉眼间都透着几分得意。

白浅沫轻晒一声,明明是个孩子气的人,却非要每天伪装成熟深沉。

“我虽然是女生,但我不用靠谁也能把自己保护的很好。”

顾鸿勋不以为然的轻哼一声:“就刚刚那个朗晓,那张嘴贱的我都忍不住想揍他,你却任凭他羞辱,你还好意思说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如果让我七叔知道自己的女朋友被一个大叔这么羞辱,他的脸往哪儿搁?”

“他绝对不会有你这种想法。”

顾鸿勋愣住,愕然的盯着白浅沫。

“他只会让我自己来解决,即便他很想帮我,也会尊重我的意愿。”

话音刚落,电梯门打开。

白浅沫轻晒,笑容中透着一丝精锐光芒。

“小朋友,这就是成熟男人的魅力,你还要再等十年才能明白这其中的智慧。”

目送白浅沫离开的身影,顾鸿勋反应过来后,紧跟着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我才不会学我七叔,我是绝对不会让我的女朋友受到一丁点的委屈。谁要是敢欺负她,我绝对不会轻易绕过对方。”

白浅沫扬眉,偏过头瞥了他一眼。

“把一个你爱的人养成不会飞的金丝雀不如把她养成和你一样翱翔天空的鹰。”

顾鸿勋被这句话狠狠的震撼了。

他豁然明白,为什么七叔会喜欢白浅沫。

她个性独立、强大、聪慧、城府,她并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就能把自己的事情处理的很好。

所以她才能如此自信的站在七叔的身旁,接受七叔对她的无限宠爱。

因为这是她的魅力和资本。

顾鸿勋此刻突然想起白夕若。

当时他痴迷白夕若,是觉得这个女孩儿单纯、柔弱、惹人怜爱。

男人似乎天生喜欢保护柔弱的女人,所以白夕若在他面前越是表现出小女孩儿的依赖感,他越是会痴迷在这种雄性荷尔蒙的满足感中。

所以当白夕若似有若无的提起白浅沫时,总有意无意的暴露出白浅沫如何欺负她,她在白家有多委屈。

内心深处其实是有意思质疑的,可是当白浅沫和白夕若站在一起时,一个桀骜不羁、冷艳清冷,一个娇柔孱弱、惹人怜爱,他会不由自主的偏袒弱者。

此刻想一想,当时的自己压根没动脑子去想问题,而是出于雄性本能的保护欲。

而七叔就不一样,他能看到白浅沫冰冷面具下的真实,所以白浅沫在他面前才能总是笑容甜美的像个孩子。

“我送你吧。”

白浅沫刚想拒绝,一辆熟悉的车子驶了过来。

“有人来接我。”

顾鸿勋也看到了那辆车子,看到车牌号,顿时知道是谁来了。

心里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帮我给七叔问声好,我先走了。”顾鸿勋转身想溜,黑色轿车已经到达跟前儿。

“勋少爷!”副驾驶座的古晋探出脑袋喊了顾鸿勋一声。

顾鸿勋一脸懊恼,皱了皱眉,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晋哥啊,七叔也在车上吗?”

他简直问了一句废话,古晋可是七叔的贴身保镖。

有古晋在的地方,就一定有七叔。

古晋并没有太注意顾鸿勋的表情,露出一口大白牙笑盈盈的。

“七爷在呢,白小姐、勋少爷,请上车吧。”

白浅沫朝后车座看去,隐约看到里面坐着一抹熟悉的身影。

“我自己开了车,我就不上车了。”让他和七叔坐在一起?

那绝对是一种煎熬,七叔一剂眼神他都如坐针毡,他可不想折磨自己。

后车门打开,先跨出一条笔直的长腿,随即那张清隽的身影缓缓下了车。

白浅沫眼睛一亮,眉眼弯了起来,抬脚朝着顾爵晔跑了过去。

顾爵晔唇畔带着浅笑,自然的伸出手臂接住扑向自己的白浅沫。

“你怎么来了?”白浅沫昂起头看向眼前的男人。

“今天不忙,来接你回家。”男人淡淡浅笑,揉了揉小姑娘的长发。

狭长的凤眸朝顾鸿勋看来。

“今天要去老宅,一起去吧。”

“七叔,我今天晚上还有直播,就不去了,改天我再去看两位老人吧。”

“恩,年前的家族宴你尽量把工作推开,老爷子和老太太很长时间没见你了。”

顾鸿勋连连点头:“好的,那天我一定到。那……七叔,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

“走吧。”

得到顾爵晔这句“走吧”,对顾鸿勋而言,简直如蒙大赦一般,转身脚步生风,片刻功夫消失在眼前。

白浅沫看的目瞪口呆。

联想到刚刚在包厢里,顾鸿勋狂拽的样子,一幅天不怕地不怕小爷我最大的模样。

在顾爵晔面前,顿时像是被修剪了利爪的狗子,摇摆着尾巴,生怕主人一个不高兴会甩鞭子。

这差距……

白浅沫歪着头带着崇拜的目光看向顾爵晔。

“顾先生?”

“恩?”

“你是……怎么做到把这些……后辈调教的这么听话的?”他在家族里虽然辈分大,其实和这些侄辈们年纪差不多大,甚至大侄子都比他大出十几岁了。

虽说顾先生从小就一幅性格深沉、老谋深算的模样,可是作为同岁的后辈,心里肯定是不服气的吧?

何况顾家的孩子天生站在金字塔顶端,心气儿自不必说。

“调教?不需要,这些后辈从小就很听话。”

“呵呵……”

呵呵呵呵……

这句轻飘飘的“听话”背后,怕都是一次次血泪的教训吧?

您高兴就好。

顾家老宅

顾爵晔在接白浅沫之前,就给顾家两位老人打了电话。

来到顾家,天色刚刚昏暗下来。

顾家已经灯火通明

警卫看到00000的车牌号,立刻按动大门的电子按钮

车子长驱直入,直接进入顾家主楼大门口

顾老夫人似乎听到了车子鸣笛的声音,急匆匆往外走,梅姨紧跟在后边。

“老夫人您慢一点,您眼睛不好,小心脚下啊。”

“灯火通明的,我看得清楚。”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身体倒是很健朗。

比她小几十岁的梅姨小跑着才能追上她。

两个人来到门口,车子刚好停下。

古晋和绒易率先下车,一人一边打开了后车门。

顾爵晔和白浅沫相继下车,看到二人,老夫人脸上顿时溢满了笑意。

“可算是来了,浅沫丫头,好一阵子没见到你了。”

“顾奶奶!”白浅沫上前,亲密乖巧的打招呼。

老太太拉着白浅沫的手,蹙了下眉头。

“手怎么还是这么凉啊。我听阿晔说你在虞城酒店那边泡药浴,有效果吗?”

“去过三次,目前来看还是有效果的。”

“有效果就好,女孩子的手不能太冰凉,趁着年轻尽早调理的好,如果那边的老中医医术不行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位老中医,对方的医术非常高超。”

白浅沫笑着点头:“好,等我调理一个疗程没有明显疗效,我就去找您说的那位老医生瞧瞧。”

“好,到时候一定要和我说,那个老头子年纪大了,他的家人不希望他太操劳,普通的病人是见不到他的。”

白浅沫连忙笑着附和:“好的,一定通知您。”

“快进屋吧,外面太冷了。”顾老夫人拉着白浅沫,转身走往屋子里走。

某人站在车旁,发现自家奶奶从始至终没看自己一眼,苦笑一声。

古晋和绒易低垂着头偷偷暗笑。

老太太盼着重孙子能尽快和她见面,见到白小姐就像是见到了宝贝,每时每刻都要捧在手心里。

“七爷,我听说女孩子手脚冰凉生孩子的时候会有点困难,老夫人这是提前要给咱们未来的少夫人调养好身子啊。”

顾爵晔淡淡瞥了绒易一眼:“有这说法?”

古晋忙跟着点头:“我师姐生孩子的时候就差点难缠,说是宫寒体质,生孩子比较受罪。”

顾爵晔凝眉沉思了片刻:“看来今后要多带她来老宅这边用餐才是。”

古晋:“……”

绒易:“……”

顾爵晔没理会两个蒙蔽的大男人,抬脚朝顾家主楼客厅走去。

“易哥,七爷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是什么意思?”

绒易笑眯眯的扬了扬眉毛:“听不懂吗?”

“你听懂了?”古晋依旧懵逼中

绒易偏过头朝古晋看了一眼:“七爷这是在心疼白小姐呢,得知女孩子手脚冰凉生孩子受罪,所以七爷说带白小姐来老宅吃饭,是知道老宅的厨子精通各种滋补的药膳,带白小姐来吃饭自然是调理白小姐的身体。”

古晋愣了两秒钟,仔细分析了绒易的一番话,忽然明朗了过来。

“原来七爷是在撒狗粮啊,我竟然没吃出啥味儿来。”

绒易拍了拍古晋的肩膀:“学学七爷吧,别说学十成,以你的脑子也学不到这些精髓,不过学个三五成的,也够你找媳妇儿了。”

古晋翻了个白眼:“易哥,你好像也没对象呢吧?咱们一起学学。”

绒易:“……”

这小子最近学精了啊,都已经学会四两拔千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