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爆更第二轮(2 / 2)

#张雅菲被害已被官方证实#

#张雅菲死亡之谜?#

#死亡日记中的第三者究竟是谁?#

#白浅沫,女皇般的存在#

#所谓的开挂人生你值得拥有#

看到前三条热搜,跳入白浅沫脑海的是,张雅菲的死怎么这么快曝光了?

当看到第四条的时候,白浅沫有些怔愣。

自己什么也没做,怎么又上热搜了,而且讨论度竟然有赶超第三名的势头,已经有奖金五千万人再讨论了。

靠,这是什么情况?

虽说她隔三差五的上热搜爆一次,甚至还连续三次导致微博瘫痪。

可这次她什么也没做,怎么又上去了?

好奇趋势之下,白浅沫从第一条热搜开始看。

当把全部内容都看完了之后,整个事情便明白了。

在白浅沫看微博的时候,顾爵晔也拿起自己的手机查看了情况。

看到最后,一张清淡如风的眸子此刻透着一丝冷意。

“这个荼蘼之主突然出现宣布张雅菲死因,随后又晒出了张雅菲的日记,说明对方和张雅菲非常熟悉,应该是她身边的人。”

白浅沫一脸沉思:“张母和张弟可以排除,张母只有小学文化,根本不会上网,张弟也并不像会操控舆论的人,章文野目前正在a局拘留,也没有可能。”

逐一将张雅菲身边最亲近的人排除之后,白浅沫想到了佳尚传媒那边。

杨冰冰是张雅菲的经纪人兼助理,这些年一直贴身跟在张雅菲的身边,张雅菲的事情她应该是最清楚的。

而且从荼蘼之主的语气来看,对方很会利用舆论的力量。

所以她的可能性非常大。

“起床梳洗吧,这件事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只要找到发微博的这个人,一切就都清楚了。”

话落,顾爵晔拿起手机站了起来。

“这件事儿交给我,收拾好之后乖乖出来吃饭,桌子上那杯牛奶记得喝。”

白浅沫阴霾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伸手撑起身子站了起来,直接张开双臂扑向顾爵晔。

顾爵晔错不急防,又生怕碰着她,急忙伸手拖住她的身子,将她稳稳的抱住。

白浅沫在顾爵晔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像只小猫似的,凑到他的耳侧磨蹭着。

“顾先生,有你真好。”

这一句话,无疑像是一道暖阳注入了身体里,注入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让他对这个女孩儿越发的深爱痴迷。

她总是有办法触及他灵魂深处最绷紧的那条弦,轻而易举的撩拨出颤动灵魂的音符。

磨蹭了一会儿,白浅沫跳到地上,穿上自己粉色的小拖鞋,便兴冲冲的去浴室里洗漱。

看样子丝毫没有受到新闻的影响,顾爵晔则拿起手机,走出卧室直接去了书房。

给古晋打了一通电话。

早饭吃过之后

顾爵晔并未像往常一样急着去科研所,他坐在沙发前,捧着茶杯慢悠悠的品着。

白浅沫简单的画了个淡妆,穿上长裤和毛衣,外面套着一件休闲款的白色羊绒大衣,围巾、帽子准备妥当,走出更衣室。

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白浅沫稍显意外:“顾先生,你怎么还不是上班?”

“等你。”

“等我?可我们并不顺路啊。”

顾爵晔放下茶杯和手里的报纸,抬眸看了过来。

“你去繁盛?”

“对,和苏姐约好了去公司见面。”

“我送你过去。”顾爵晔起身,将搭在沙发扶手上的黑色大衣拿起,套在了身上。

“繁盛门口现在肯定被记者包围了,你过去如果被拍到的话……我到不是担心自己,反而是担心你受到打扰。”白浅沫说出自己的想法。

顾爵晔清雅一笑,走到白浅沫面前,伸出手臂将她圈在怀里。

“不用担心我,除了也,也没人敢打扰我。”

好吧,够霸气的一句话。

白浅沫心里想了想,顾爵晔说的也对哈。

记者如果知道他的身份,怕是没人活得不耐烦去触这位爷的眉头。

似下了决定,白浅沫眼睛澄澈,笑意盈盈:“那就走吧。”

繁盛门口

记者从五点多蹲点一直到现在

机会整个帝都娱记都跑了过来,生怕错过了重要时刻。

“这个白浅沫啊,真的是太能折腾了,事关娱乐圈任何爆炸性的大新闻,怎么都和她脱不了干系啊。”

“人红是非多嘛,刚和白夕若争夺白家千金的位置胜出,现在又和张雅菲争男人赢了,这女人简直太恐怖了。”

“还别说,白浅沫长的那么漂亮,又属于冷艳挂的,这种性格的女人真的很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

其中有一名女记者嫉妒道:“我看她就是天生当小三的命,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啊,前段时间白夕若在繁盛周年庆上爆出她和金融权贵尚行州关系暧昧,还煞有其事的晒出过两个人在一起的照片呢,我看她自己肯定行为不检点,不然别人为什么老是爆她的料。”

“我也觉得是这样,白浅沫背景太强大了,得罪她的人都没好下场。”

“皇者玩家啊,现在谁还敢动她?”

“我看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白浅沫到现在也没出现,明显做贼心虚了,也不知道张雅菲深爱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啊。”

就在记者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打原处缓缓驶来了一辆黑色奔驰车。

车子价值也就两百多万,在普通人眼里是豪车,但比起很多大腕明星来说,这个档次的车子真不是有钱人开的。

所以记者们都没有太留意。

而其中有一名记者注意到了车牌号,心里猛地一震。

车牌号是四个0,这个车牌他有印象,当时他刚买了新车,正在给车上牌的时候,无意间听一个交管局的朋友提起过,车牌里的黄金牌照总共就四个,0000、1111、6666、8888,这四个纯数字车牌华国独一份,想要弄到手,那可不是砸钱能解决的事儿。

最后据说这四个车牌号都落在了权贵手里。

而这四个车牌如果在分出一个等级的话,最值钱的就是0000这个牌照。

为什么呢?老祖宗有一句话,周而复始、万物归零。

这个0代表的是最早的,也是第一个出现的牌照号,想一想,能把整个华国第一个牌照弄到手的,那会是什么身份的人?

这时,黑色奔驰已经停在了繁盛的大门口。

白浅沫朝车窗外的记者看了一眼,乌泱泱的少说也有一百多个人。

见奔驰停在门口,所有记者像饿狼一般紧紧盯着车门,想看看会是谁从车上下来。

“七爷,需要我们的人把这些记者赶走吗?”开车的绒易询问。

顾爵晔朝车窗外看了一眼,伸手轻轻握住了白浅沫的手:“不用。”

白浅沫看向顾爵晔,对方冲着他淡雅一笑。

“我陪你进去。”

盯着顾爵晔看了一阵儿,白浅沫微笑着点了点头。

顾爵晔推开车门率先下了车,凌冽的眸光冷淡的朝记者群扫了一眼,随即垂眸看向车内,眸光顿时变得温柔如水。

从车上突然下来一位异常出众的年轻男人,记者们一时摸不清对方的身份。

一个个脸上都露出狐疑的表情。

女记者们则满脸的惊叹。

“我去,好帅啊,这男人不会是繁盛的明星吧?”

“气质太好了,看着不太像是明星啊。”

这时,白浅沫缓缓下了车。

她的出现,引起全场沸腾。

“白浅沫,是白浅沫来了!”

看到记者们蜂拥而来,顾爵晔紧紧握着白浅沫的手,将她往自己身边拉了两步,随即握着她的手朝繁盛大厦走去。

“白浅沫,请问你对网上关于你的热搜有什么看法呢?”

“张雅菲的事情你听说了吗?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

“张雅菲的日记中提到的那位女艺人是不是你?那个男人是谁啊?是你身旁这个男人吗?”

“荼蘼之主晒出的日记你有没有看过?张雅菲尸骨未寒,我们作为记者也想替她找出真正的凶手。”

“我虽然是个记者,却也是张雅菲的粉丝,她出了这么突然的事情怎么能安心呢?”

眼见白浅沫被顾爵晔护着往里走,记者们紧跟脚步。

“请问这位先生,您是姓李吗?您和白浅沫是什么关系呢?”

一剂冷冽寒光射来,那些问话的记者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我不姓李,我们是什么关系凭什么告诉你?”

问话的女记者脸上一阵尴尬,她本来就讨厌白浅沫,觉得她全凭一张脸才能走到今天。

再加上白浅沫孤冷桀骜的个性,看在她的眼里,就是一种高傲自大的模样,凭什么能找到这么优质的男人?

“这位先生,您看了今早的新闻了吗?张雅菲的日记里说的那个小三,难道您就没有怀疑?”

顾爵晔当着那名记者的面将白浅沫拥如怀中。

“宝贝,是我公开我们的关系太晚,我很抱歉。”

女记者一脸惊愕。

这是什么操作?

自己的女朋友很可能在外面当别的男人的小三,他竟然丝毫不在意,竟然还心疼起女方了?

白浅沫被男人搂在怀里,即便外面天寒地冻,她却依旧觉得全身暖洋洋的。

没有理会目瞪口呆的记者,顾爵晔一路护着白浅沫走向繁盛大门口。

这时,繁盛的保安们得到消息,几十人排成两队冲了出来,形成了两道人墙,将顾爵晔和白浅沫护在中间朝繁盛大厦走去。

很快,相关新闻跟着报道了出来。

#白浅沫正牌男友出现,对方身份成谜#

张雅菲的死此刻让粉丝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一边跑到帝都警察官网下面追讨凶手,催促破案。

一边把所有的愤怒和缘分都加注在白浅沫的身上,将她当成了仇人一样四处谩骂诋毁。

【白浅沫就是一个下三滥的贱货,长的就不是一张好人脸,四处勾搭男人,那些男人是眼瞎了吗?】

【太不要脸了吧,小三惯犯,不得好死!】

【那个陪白浅沫去繁盛的男的长的那么帅,怎么眼睛这么不好使啊,白浅沫这种货色除了长的能看之外,还有什么?靠身体上位他不知道嘛?】

白浅沫这边的粉丝也被激怒了。

【我家爱豆做错了什么?躺着也中枪啊。】

【首先,荼蘼之主的日记还不确定是不是张雅菲生前所写,就算是张雅菲的日记,里面也没有指名道姓说第三者是谁?而且,我如果没记错,张雅菲的前任不应该是万盛的二少郭启泽?】

【感觉这里面的水太深了,有人看沫爷最近爆红了,又犯贱想出来整幺蛾子是吧?来吧,论辩论,老娘我还没怕过谁。】

此刻,白家

白老爷子看到这篇报道,气的脸色通红,把报纸狠狠摔在了桌子上。

“让浅沫回来。”

“爸,浅沫现在人应该在公司处理这件事情,您别着急。”许华岚端起一杯茶水递了过去。

老爷子气冲冲的瞥了许华岚一眼。

“我白家的女儿岂能让这些瞎眼的东西随便诋毁?那个张雅菲的死明明是被害,和日记本有什么关系?浅沫她身边有顾爵晔这种高品质的男朋友,怎么可能还会看上一个小明星的男朋友啊。”

许华岚:“……”

老爷子这是终于醒悟了?

每次顾爵晔来老宅,都要被老爷子横眉竖眼的数落一番。

现在见浅沫出了事儿,老爷子终于看到阿晔的好了,不容易啊。

“你怎么还笑的出来啊。”白老看到许华岚在笑,更气了。

许华岚忙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点头。

“爸,您说的太对了,阿晔那么优秀的男朋友在身边,浅沫根本不可能把心思放在别的男人身上,刚刚的新闻您不是也看见了,阿晔已经陪着浅沫去繁盛了,这也算是彻底公开了两个人的身份。”

白老想到自己心里那道坎儿,有些不满的冷哼一声。

“哼,便宜这小子了。”

此刻的顾家

顾老夫人和顾老爷子坐在暖房里。

老太太正在修剪暖房里的花花草草,老爷子则站在一张书案前,手握狼毫笔,正在奋笔疾书。

“老爷、太太,少夫人来了。”梅姨走进来。

顾老夫人:“她来肯定没好事儿,是阿晔那边又出什么事儿了?”

梅姨笑道:“果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老的眼睛,七爷和白小姐公开了。”

老太太修剪花枝的手微微一顿,站在书案前的顾老爷子也同于舍得抬起头来。

两位老人的神色难测。

沉吟片刻,老太太忽然一笑。

“好事儿啊,公开了好,这样我这孙媳妇儿算是跑不了了。”

顾老点点头:“恩,这小子总算开窍了。”

梅姨道:“怕是少夫人就是来说这事儿的。”

顾老放下手里的剪刀:“那就让她进来吧。”

“是!”

梅姨推下,片刻功夫,秦琳便走了进来。

她手里拎着一个精美的盒子,满脸笑容的走向顾老夫人。

“爸、妈。”

“今天不忙?”老太太坐在花圃旁边的竹藤椅上,秦琳紧跟着坐下。

她将手里的盒子打开,递到顾老太太面前。

“天气越发冷了,您和爸年纪都大了,胸口要注意保暖,这是我让十姨亲自给您二老定做的保暖,您看这款颜色可喜欢?”

顾老夫人脸上带着淡淡笑容。

“你有心了,这料子摸起来柔软,穿上一定很舒服。”

“您喜欢就好。”秦琳笑着说道。

老太太端起茶几上的茶壶,斟了两杯茶水,放在秦琳面前一杯。

秦琳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热茶,朝顾老爷子看去。

老爷子正在练习书法,平时本就沉默寡言,她每次来,老爷子都是这种爱答不理的样子,秦琳到是不怪什么。

“对了妈,最近阿晔来看过您二老吗?”

顾老夫人呷着茶水:“前几天来过一次,也没顾的吃晚饭,陪着老爷子下了两盘棋就急匆匆走了,年轻人打拼事业,见他们一面不容易。”

秦琳笑了笑:“阿晔眼看都27了,他这个年纪按理说早就该结婚了,咱们嫡出这一脉就他一根独苗,顾家的香火可还要靠他来延续呢。”

“恩,是这个理儿,不过婚姻大事儿也要看缘分,那份缘没到,别人在着急也是没用的。”

“这缘分总不能等天上掉下来吧?他那性格,想要靠自己找一个可靠的,我看是难了,我看到最后还是要我这个当妈的来操心。”

顾老夫人放下茶杯,手里慢悠悠转动着菩提子佛珠,眸底一片睿智。

“阿晔和浅沫那丫头也谈了有一段时间了,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稳定,我看这两个人就很合适。”

秦琳干笑两声:“您怕还不知道吧?今天白浅沫的新闻吵的沸沸扬扬的,有一个女明星被杀了,生前的日记被曝光,暗指白浅沫那丫头做人家的第三者。妈,您说说,这种女孩儿怎么能进入咱们顾家?”

“琳,你都活了半百了,娱乐圈那种地方的新闻你什么时候这么相信了?”

被顾老夫人反问一句,秦琳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里。

“妈,一个人的人品也是能从这些新闻里看出来的,白浅沫那丫头进娱乐圈才多久?这半年多已经闹出多少大新闻了?上次被曝和尚行州有关系,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时觉得阿晔和她没公开,后面很可能会分手,可今天……”

提起这件事儿秦琳就一肚子火气。

“今天阿晔那小子竟然当着记者的面承认了他和白浅沫的关系,这不是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揽吗?”

一直没说话的顾老爷子咳嗽了一声,却并没有说话。

秦琳心里咯噔了一下。

老爷子最疼的就是自个儿的孙子,她跑来一番数落,老爷子心里肯定不好受。

顾老夫人看了老爷子一眼,相伴一生的人,对方一声咳嗽,她就很快明白了老头子的意思。

“那你今天来的意思是?”

“年前咱们顾家的家族宴会快举办了,到时候我想在宴会上带一个女孩子来,她是宋青的干女儿,宋青这个人的眼光您二老肯定放心,而且我听宋青说,阿晔对她干女儿的印象也很不错,或许两个人接触一段时间就彼此有好感了。”

顾老夫人沉默不语。

秦琳继续道“咱们顾家这种门第,还是要讲究门当户对的,阿晔毕竟还年轻,认为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就能幸福,实则豪门里这种例子还少吗?有几个善始善终的?”

顾老夫人沉吟一阵儿:“那就按你说的去做吧,就算不成,也当认识个朋友。”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得到两位老人的首肯,秦琳高兴坏了。

只要老爷子、老太太答应见那个女孩儿,她相信一定会比那个白浅沫讨人喜欢。

*

秦琳走后

顾老爷子放下手里的狼毫笔走了过来。

“瞎胡闹,老七和浅沫都公开了,她还想着撮合别的女孩子,成何体统。”

话落,顾老爷子有些不悦的看向自己的老婆。

“你竟然还答应了。”

顾老夫人笑了笑:“不让她死心,她还会继续折腾下去。”

此刻网上关于白浅沫是小三这个话题依旧居高不下。

张雅菲的粉丝基础比白浅沫要大出很多。

即便白浅沫的粉丝号称战狼,可敌众我寡,在加上张雅菲已经不在人世,从人性同情弱者的角度来看,舆论最终偏向谁已经很明显了。

海悦酒店顶层

霍秀秀站在落地窗前,一身蓝色条纹职业套装,将她衬托的冷艳干练。

她的手中端着一杯红酒,优雅的晃动着酒杯。

房门响了两声。

霍秀秀冷声开口:“进来。”

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大小姐。”

“陪白浅沫一起进入繁盛的那个男人的身份调查清楚了吗?”

“已经调查清楚了,对方是顾家人。”

霍秀秀惊讶的挑了挑眉:“京城顾家的?”

“的确是那个顾家。”

没想到啊,白浅沫竟然还和顾家人有来往。

“是顾家哪一房的知道吗?”

来华国之前,她将国内的豪门世家了解了个大概,顾家自不必说。

“是顾家嫡系的嫡孙顾爵晔。”

“什么?”

霍秀秀惊愕的转过身看向自己的手下。

“顾爵晔?消息可靠吗?”

“十分可靠,那个男人的确是顾爵晔,而且他和白浅沫正在交往中。”

霍秀秀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沉默了许久之后,清冷的哼了一声。

“酆先生看上的女人的确不简单,连顾家那位传说中的太子爷都对她一见倾心。”

凌厉的目光朝液晶电视屏看去,上面正在播放繁盛门口的那段盛况。

*

佳尚传媒

周宏伟坐在办公室,看着电视里直播的关于白浅沫的采访,阴鸷的脸上露出一抹深深的憎恨。

“这个白浅沫小小年纪,勾搭男人的本事到是很厉害,这又不知道从哪儿勾搭上了一个小白脸。”

杨冰冰眼底闪过一抹极度,冷笑一声:“现在网上的舆论讨伐和谩骂她的人占了多数,尤其是雅菲的粉丝对她更是深恶痛绝,这么骂下去,这个死丫头很快就要滚出娱乐圈了。”

坐在沙发前的汤奇盯着视频画面沉思了许久。

“我看没这么简单,昨天乐儿在机场的那段采访你们应该都看了,被报到出去后,大家都猜测乐儿是被白浅沫打的,结果一夜之间,所有关于这条新闻的内容在网上彻底消失了。”

汤奇看向周宏伟和杨冰冰:“我觉得白浅沫身后肯定有人撑腰,而且这个人来头不小。”

一夜之间在网上清除掉一个人的污点,这种操作手段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

*********

杨冰冰满脸不屑:“就算她背后有大佬撑腰又怎样,舆论的强大之处就在于不是个人能控制的了的,只要网民讨伐她,她今后就别想继续混下去。”

“你们别太杞人忧天了,总之趁着这次机会,一定要想办法把白浅沫赶出娱乐圈。”

周宏伟响响起什么,朝杨冰冰看去。

“冰冰啊,你注册的那个荼蘼之主的账号会不会被人查出来?”

杨冰冰自信的笑了一声:“放心吧,这个号的身份证、手机号码都是假的,对方绝对查不到我的身上。”

“那就好,明天上午十点钟,佳尚传媒召开记者发布会,到时候就是给白浅沫最致命的一击!”

周宏伟眼底满是恨意。

他从佳尚总裁一夜之间降到了运营部总监,现在只能靠带艺人提高自己的价值。

本来想到只要把白夕若栽培起来,成为佳尚的摇钱树,那么他重新回到总裁的位置也是很有希望的。

可偏偏,白夕若那丫头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还是栽在了白浅沫那个小贱人手里。

他付出的所有薪水付之东流,这笔账,他一定要找那个小贱人好好算一算。

汤奇离开周宏伟的办公室,直接去见了苏乐儿。

“你们谈的怎么样?”

“明天上午十点,周宏伟、杨冰冰要在佳尚举行记者见面会,针对的是张雅菲死亡一事儿,到时候会有很多媒体记者和张雅菲的粉丝亲临现场,有好戏要看了。”

苏乐儿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白浅沫这次小三的名头看来是坐定了,哼!看这个贱人今后还怎么和我争!”

汤奇一脸精明的笑意。

“明天我们召开记者发布会的时间,刚巧撞上了海上钢琴师剪彩仪式,呵呵,我想孔深导演现在一定特别后悔让白浅沫饰演女主一角。”

提起这部电影,苏乐儿心里依旧有些膈应。

当时得知《海上钢琴师》这部小说要被搬上大荧屏,她立刻找了圈内的人去找了孔深,希望饰演女主年轻时期的角色。

她还承诺零片酬,并自带两千万进组拍摄,这么大的诱惑,孔深竟然直接拒绝。

而且,还在网上搞什么女主试镜选拔赛。

这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即便在喜欢孔深的才华,她也彻底放弃了这部电影。

“孔深的确是文艺片电影的翘楚,捧红了很多一线女明星,不过就是有点夜郎自大,总觉得自己眼光独具,这次选了白浅沫,算是给自己挖了个深坑,也是他咎由自取。”苏乐儿一脸嘲讽。

汤奇想到什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合约。

“你看看这个。”

苏乐儿伸手接过合约,看到上面的内容后,眼睛猛然瞪大。

“这是徐子骞导演的《误判》?这部电影不是被选定了陈粒了吗?”

汤奇很得意的挑了下眉梢:“我和徐子骞导演的关系还算不错,让他看了你之前拍的几部剧,他对你的形象很满意。”

苏乐儿激动的半晌没说出一句话。

“所以,现在我拿下了《误判》?”

“不错,只要你想演,这部剧就是你的。徐子骞的电影只要上映就会拿奖,尤其是他在国际上的盛名,乐儿,只要你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今后一定会远远把白浅沫甩下身后的。”

苏乐儿激动的捧着手里的合约:“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

今天是《海上钢琴师》剪裁的日子

因为韩宋妍没有苏醒,目前女主后半部分中年演员暂时还预留位置。

孔深导演一直很欣赏韩宋妍,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三次合作。

用孔深导演的话来说:我们是互相成就了对方。

这次韩宋妍遇到突发状况,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

孔深也是在第一时间去了医院探望,即便得知韩宋妍很可能永远醒不过来。

他也没有立刻更换演员。

今天剪裁,这部剧的演员们准时赶了过来。

年轻时期的男主是顾鸿勋,年轻时的女主已经确定由白浅沫扮演。

中年男主则是由影帝朗晓扮演,女主一览里依旧是韩宋妍。

“孔导,剪彩仪式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可目前到场的只有三名记者,而且还都是不知名的小网站。”副导演一脸无奈。

一旁的制片人则面露不悦。

“都是那个白浅沫惹得祸,她个人品行问题严重影响了我们这部电影的声誉,孔导,上百名的女孩子让你挑选,你怎么就挑了这么一个能惹事儿的主儿?”

孔深一言不发,四下看了一眼:“白浅沫怎么还没来?”

副导看了刘制片一眼,欲言又止。

“是我让人不要通知她,这个觉得我想换一个人。”

孔深蹙眉,顿时露出了不悦。

“刘制片,我是这部剧的导演,这种决定不应该经过我的决定吗?”

“老孔啊,我知道你是个惜才的人,但是你太认死理了,总觉得你的眼光是最精准的,但这次你真的看错了,那个白浅沫绯闻和黑料太多了,像她这样的女艺人是很难在演员这条路上走太远的。”

孔深轻哼了一声:“如果你坚持换掉白浅沫,那不好意思,这部剧我也不拍了。”

“你……你这个老固执!”刘制片气的脸色阴青。

两个人已经多次合作,私底下关系也非常好,彼此都了解对方的性格。

刘制片是商人,以利益为主。

孔深是知名大导演,性格孤傲顽固,对作品的要求极高。

之前两个人都很好的能达成共识,但这一次,因为白浅沫的去留,两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像两只斗架的公鸡一般,都想让自己败在自己手里。

“现在全网的舆论都对白浅沫极为不利,她如果继续拍摄咱们这部电影,很可能会引起网民的极度不满,到上映的时候,你就等着上座率暴跌吧,不仅我不好向投资方交代,你孔深大导演的名声也将滑铁卢似的下滑,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孔深呵呵冷笑两声:“我这名声在圈子里也维护了二十多年了,说实话,现在还真想来一点不一样的,如果选用白浅沫导致我的名声受损,我认了,但这个演员是绝对不能换的。”

“老固执、老糊涂,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了?”

“我清醒着呢,既然白浅沫那丫头是我选的角色,除非她的人品道德败坏,不然,绝对不会轻易换掉这个角色!”

刘制片深吸了一口气,怕自己忍不住抡起椅子直接爆了这个老固执的头。

“那你想过没有,如果白浅沫当小三这件事儿坐实了,张雅菲已经死了,这毁刺激到网友袒护弱者的情绪,到时候全网讨伐白浅沫,我们这部剧谁还会来看?我们上亿的投资就要彻底打水漂了,我拿什么向投资方交代?你又拿什么来对其他艺人交代?”

孔深沉默了。

刘制片见孔深不语,以为他是听进去自己的话了,脸色也逐渐缓和了下来。

语重心长的道:“老孔啊,咱们合作了这么多年,都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我知道你惜才,只要艺人那边不是特别严重的原则性问题,我对于你的选角都是无条件支持的,但这次真的不行!”

孔深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无比认真的看向刘制片。

“老刘,我不是没想过你说的这些问题,但这部剧的精髓就在女主身上,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刘制片彻底气笑了,只是这笑容里全是无奈。

他抬起手指指着孔深的脸,气的浑身发抖,可绷着唇却硬是一句狠话都没再说出来。

“难怪被人说你是老东邪,太固执太独断,明知道前面是万丈悬崖,你还非要往下跳……”

“比放心,这次的电影如果让投资方亏损的话,亏损的数额我一个人来承担。”

在孔深心里,追求艺术的完美境界是他一声的追求。

金钱的优秀对于他这种疯子并没有那么大的诱惑。

因为了解他这一点,刘制片才明白,自己根本改变不了这个固执的疯子。

刘制片长叹一声:“我怕了你了,你爱咋滴咋滴吧。”

繁盛传媒

白浅沫坐在苏佩珊办公室,闲着无聊,从书柜里翻出五子棋,一个人坐在书桌前面摆弄。

苏佩珊坐着轮气,手机握在手里,已经连续打了很多电话。

“王总,我们前段时间接洽过的,欧尚杂志不是要给我家浅沫拍一组时尚宣传片吗?我家艺人最近刚好……”

“佩珊啊,实在不好意思,这期的杂志上面已经敲定其她艺人了,我们今后有机会的话在合作吧。”

苏佩珊眉毛顿时高高竖起:“王总,欧尚杂志是您一手创办的,我还真不知道欧尚还有谁能把您的决定给改了。”

这句话带着明显的嘲讽,王总只能干笑。

“呵呵,还不是我家那位母老虎,你是知道的,她最近是欧尚的时尚总监,她更看好另外一名小花,所以我也拿她没办法啊……”

苏佩珊冷凝一笑,找不到拒绝的借口就甩锅给一个女人,呵呵,狗屎玩意儿。

“没关系,我家艺人不缺这种三四线的杂志,今后我想咱们也不会有合作的机会了。”

“啪!”

苏佩珊挂断电话,直接把手机丢在茶几上。

“小梦,快给我泡一杯奶茶来,我需要点糖分补一补。”

一旁的助理小梦立刻放下手头工作:“好的苏姐。”

小梦离开后,苏佩珊长长呼了一口气。

“看到了吗?我从九点打电话到现在,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之前和我们谈的几家代言、杂志封面以及综艺节目,现在要么直接拒绝,要么就是各种踢皮球。”

“别着急!”白浅沫继续下五子棋。

苏佩珊挖了她一眼:“我能不生气吗?欧尚这种三线小杂志都敢拒绝你了,可见现在你的形象被损坏的有多差,这个该死的荼蘼之主,别让老娘逮住你,一旦让老娘知道你是谁,非要撕烂你这张臭嘴。”

“别生气!”

苏佩珊朝白浅沫翻了个白眼。

“我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现在网上到处是张雅菲粉丝讨伐你的帖子,很多无知群众已经被带节奏了知道吗?再这么下去,你可真的就很难翻身了。”

白浅沫垂着眸,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把玩着一枚通体透亮的白玉五子棋。

“苏姐,一个事件发生,都有其根本可寻,就拿张雅菲之死被曝光,根源在荼蘼之主那几条微博上,所以找到荼蘼之主远比和这些代言、杂志方打电话来的重要。”

“提起这个荼蘼之主我就来气,这家伙猴精的很,我找了it技术部的人查了一下对方的信息,假身份、假电话,这明显就是蓄谋已久的阴谋。”

“网络这种东西,只要你在上面留下过痕迹,就一定有迹象可寻,被担心,一定会找到的。”

苏佩珊看到白浅沫这么沉稳镇定,心里的暴躁也渐渐压制了下来。

“今天佳尚传媒10点钟召开记者发布会,应该是关于张雅菲被害事件,恰巧的是,十点钟《海上钢琴师》举办开机仪式。”

白浅沫轻晒一声:“事件撞的可真巧。《海上钢琴师》这边没有给我发邀请函?”

苏佩珊:“问题就在这儿,我咨询过,昨天很多同剧组的艺人已经收到了邀请函和电话通知,可你身为女主之一,竟然一个电话都没通知到,这摆明了是受到舆论压力,想换女主的意思啊。”

白浅沫沉默的看向苏佩珊:“孔深导演那边有消息吗?”

“目前没有,距离开机仪式还有半个小时,我要不要打电话问一下?”

“啪嗒……”

白浅沫将手里的五子棋丢在棋盘上,随性的将双腿交叉搭在茶几上,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椅子扶手。

“如果剧组那边真有换人的想法,即便你打了电话,对方也只会搪塞你。”

“总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吃了这个哑巴亏吧。”苏佩珊一脸不服气。

白浅沫到是没有觉得不平衡。

电影最终上映能否大卖,靠的是市场需求,而去院线看电影的,有九成都是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都是网上冲浪的高手,娱乐圈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就能立刻通过网络了解到。

一个艺人的形象至关重要,尤其是在电影方面。

眼下因为张雅菲日子的原因,网络上对她的讨伐声越来越激烈。

《海上钢琴师》那边肯定要重新考量彼此之间的合作关系。

“甲乙双方已经签约,就算电影方打算换演员,也必须先和我们解除合约,再等等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