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两万爆更(2 / 2)

白康言突然看向白浅沫,眼底露出一丝亮光。

“浅沫,你有什么看法?”

白浅沫将手机收到自己的背包里,一只手拎着背包带,起身随手将背包跨在肩膀上。

“唯一的办法就是,祈祷我朋友三日之后的效果吧。”

丢下这句话,白浅沫径直离开了医院。

留下白康言和白洛禹父子二人大眼瞪小眼。

“这丫头看来是被她朋友骗傻了。她还真相信那个竹清寒吹的牛啊。”白洛禹腹诽。

白康言则什么也没说,但心里觉得,浅沫就是故意说了一句话来堵塞他。

走出医院大门口,白浅沫掏出手机给杰恩直接去了电话。

m国

某人正坐在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开着一场低气压的紧急会议。

在场的高层都微微低垂着头,听着来自主心位上某个阎罗般冷冽的目光。

“这次的融资项目给了你们足足半个月时间,最后交给我的就是这个?恩?”男人将手里的资料甩在桌子上。

“是这半个月没有加班,你们都飘了?”

“还是说薪水太高,对项目的提成不感兴趣?”

众人摇头

怎么可能不感兴趣?一笔十几亿美金的项目,如果谈成了,拿提成都能拿到手软好吗?

“老板,这个项目我们原本和乙方谈的非常顺利,到最后没想到温克斯私底下约见了乙方,这才导致项目停滞不前,不过今天我们联系了乙方那边,他还是愿意和我们继续合作的,只是在酬金方面的价格需要再谈一谈,温克斯那边给出了更令他满意的价钱。”

提到温克斯,首位的男人脸色一片阴鸷。

“霍家还真是够饥不择食的o破产,他们在华尔街这边就等于失去了一条臂膀,收购了温克斯基金会,就以为能和我们uk抗衡?呵,自不量力。”

男人眼眸射出一道杀气,扫过办公桌前的所有人。

“三天时间,让乙方按照我们提前谈妥的条件签约,如果办不到,我认为uk基金需要重新大换血了。毕竟适者生存、能者居之。”

某人忍不住心里赞叹,他最近的成语真的是运用自如、如火纯情啊,如果让夜哥知道了,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的。

低气压弥漫在办公室上空,盘旋不去。

所有高层都神经绷紧、高度紧张。

实不知,给他们施加了压力的某人,内心正在疯狂自恋中。

放在桌前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杰恩不悦的扫了一眼:“是谁的手机响了?我提醒过你们很多次,开会的时候把手机静音……”

十几名高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齐齐朝杰恩看去。

“老板,好像是你的。”

杰恩蹙眉,目光朝放在会议桌振动的手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谁他娘的这时候给老子打电话,害的老子在属下面前颜面扫地

让我看看这孙子是谁

杰恩咬着牙拿起手机,当看到手机来电时,那张怒火冲天的脸瞬间降温。

“喂?夜哥啊……”

声音掐媚中透着一丝温柔,拘谨中有点小心翼翼的讨好。

众人……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白浅沫站在马路牙子上,身体贴靠在身后的护栏,目光朝医院门口看去。

这时

医院大门外一行黑色车子缓缓停在了门外,随即一行西装革领的男人簇拥着霍秀秀走了出来。

其中一辆宾利车的司机立刻推门下车,利落的打开后座车门,一只手臂搭在车门上方,等霍秀秀上车后,他才小心翼翼的关上车门。

其他人也紧跟着上了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白浅沫撇了撇嘴,真是霍家最出名的千金,跑到千里之外的华国,阵仗还是如此兴师动众。

“我真在开会呢,夜哥,几分钟后我给你回电话啊。”

“不用了,我就是通知你一声,霍秀秀来华国了,你查一查霍家最近的动静。”话落,利落挂断电话。

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透过后视镜看向白浅沫。

“小姑娘要去哪儿?”

“跟上前面那一行黑色轿车。”

“吆喝,全是宾利啊,有钱人。”司机赞叹一句,立刻发动车子,踩下油门,朝那几辆宾利车追赶而去。

霍秀秀的车队停在了位于市中心最贵的海悦酒店,是帝都最昂贵的五星级酒店,也是万盛旗下的连锁酒店。

霍秀秀选择下榻万盛的酒店,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等一行人走进酒店之后,白浅沫付了车钱,才慢悠悠的下了车。

酒店门口有四名保安值班,白浅沫站在门口,亲眼看到霍秀秀进入酒店,她才抬脚走了进去。

这时候前台刚好有客人正在办理入住,趁人不备,白浅沫快速闪身,避开前台,走到电梯间。

霍秀秀进的这部电梯,最终显示的是顶层39,海悦酒店的顶层只有五户,属于铂金级会员专享房间。

即便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住进来。

这么看来,霍秀秀住在海悦酒店,十有八九是万盛高层的决定。

难道万盛和霍家的联姻还在继续?

白浅沫她从进入酒店就一直在避开监控,此刻正站在监控下去。

视线朝不远处的楼梯间看去,随即身上一闪,嗖的一下消失在电梯间内。

“大小姐!酆先生来了。”

霍秀秀的神情微微一变,周身凌厉高傲的气场像是突然被包裹住,整个人收敛了锋芒。

走进房间,绕过玄关,就到了豪华宽敞的客厅。

落地窗外,正午阳光透过窗户斜刺了进来,整好照射在沙发区域。

男人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优雅从容,一只手臂搭在沙发扶手上,一件熨帖笔挺的黑色毛衣包裹着他精炼的身材。

他侧对着门,五官挺立深邃,目光正凝望着39层楼下来往穿梭的车辆,似乎在失神想着什么。

“酆先生。”霍秀秀走到沙发跟前,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你去二院了?”

“是的,按照您的吩咐,已经见到了白康言和她的太太。”

“病情如何?”男人声音似乎有一股穿透力,直击灵魂的撞击,让人听一次就会牢牢的记住。

“病情不容乐观,医院那边已经基本确定成为植物人,不过白康言的女儿最近找了一个中医,对方正在对病人实施针灸。”

男人轻声问:“效果如何?”

霍秀秀眸底透着讥笑:“听说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十有八九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主儿,竟和二院请的一些神经科的专家打了赌,说一周之内一定会让人苏醒过来。”

男人把玩着修长无名指上带着的一枚戒指。

那是一枚银戒,上面雕刻着一些图文,整个造型十分简单。

看着就是一枚普通的戒指,感觉和眼前的男人给人的身份并不匹配。

霍秀秀朝男人深深的看了一眼。

“酆先生,接下来您有什么安排?”

“白康成很爱他的妻子,如果拿白氏的股份来换取妻子的性命,他应该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虽然白氏比不上fk和万盛的财大气粗,但也算在华国有一席之地,并且,uk基金在白氏也有一定的股份,能拿下它对霍氏在亚洲的蓝图是非常有用的。”

霍秀秀点头,表示很赞同他的观点。

“酆先生,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这么帮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男人低低笑了两声,霍秀秀小心翼翼的看向对方的眼睛。

那是一双没有波动的眼睛,瞳孔漆黑如墨,即便在笑,可眼睛里却如千年寒冰一般,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浑身冰凉刺骨,如至冰窟。

“你记住,你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做,余下的……”男人冰冷的唇缓缓上扬,目光朝门口的方向射去。

“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

屋内的霍秀秀和几名保镖神情皆是一愣。

“酆先生,门口有我的人在值守,不可能有人……”

男人摆了摆手,手掌心一道紫色能量光射了出来,直直朝着门口的方向而去。

隐藏在暗处的白浅沫身影快速一闪,离开了总统套房。

刚刚她全程隐身在墙壁里,这个酆先生竟然能发现他,说明他也是异能人。

而且,刚刚射来的那一道紫气虽然没有杀意,却能感觉出对方的能量非常强大。

这个人很危险,他到底是谁?

刚刚听霍秀秀那番话,似乎这个人在帮霍秀秀出谋划策,而且,霍秀秀对这个人十分忌惮。

此刻房间内

霍秀秀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酆先生手心射出一道能量源,朝着门口的方向挥去。

可房间内依旧安静如初,也没有看到其他人。

“对方是谁?”

男人端起茶几上的一盏茶,慢悠悠的呷了一口。

低沉的嗓音透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一只小野猫。”

霍秀秀拧了下秀眉,她自然听得出酆先生是不想多说。

她也不好多问什么。

不过仅此一事,到是让她对华国人有些另眼相看了。

竟然神出鬼没出现在她的房间里,自己的手下丝毫没有察觉,对方的能力一定非常强。

看来这里高人辈出啊。

*

白浅沫刚闪身进入楼梯口,对面电梯间正巧出现了一个人。

感觉对方有些熟悉,白浅沫下意识朝对方的脸看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心里狠狠一震。

眼见的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头顶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大檐帽,长发披肩,气质突出,很有明星范儿。

而让她震惊的是这张脸……竟然是死去的张雅菲?

张雅菲明明死了,那眼前这个又是谁?

白浅沫没有立刻离开,她目送张雅菲走向总统套房,用流利的英语和门口的两名保镖说了句开门,对方似乎和她很熟,立刻打开了房门。

随即,张雅菲径直走了进去。

这时候那个酆先生在里面,再加上她动用异能的次数不能太频繁。

沉思片刻,白浅沫身影快速一闪,消失在了楼梯间。

酒店附近一条狭窄的巷子里,白浅沫掏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

“你人在哪儿?”

那边传来一阵嘈杂声:“我正在张雅菲原来居住的老家。”

“找到章文野了?”

这两天罗成一直在调查张雅菲的案子,出事儿当天就曾去找过章文野,结果在他家里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父母和邻居口供一致,就在张雅菲出事儿的当天晚上,章文野没有再回过家。

目前a剧的人将怀疑的目标放在了章文野身上,所以出动了不少警力在查找他的下落。

电话那头儿的罗成道:“刚抓住这小子,害的老子跑了好几条街。”

“地址发来,我过去找你们。”

“我们已经坐车会a局了,你直接来这边吧。”

白浅沫应了一声,在路边拦了出租车,就朝着a局的方向而去。

a局

审讯室里

一名二十多岁,打扮有些韩范儿的男人坐在审讯椅上,双手上了手铐,脸上、身上都有些污泥,像是在泥地里翻滚过一般。

他低垂着头,刘海儿遮盖了他的眼睛,紧绷着嘴唇一言不发。

白浅沫站在审讯室门外,给罗成打了个电话。

正坐在审讯室里的罗成看到来电显示,立刻起身走了出来。

“这个人就是章文野?”白浅沫透过单面玻璃看向审讯室里的情况。

此刻,还有一名a局的人正在审讯当众,但章文野却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不错,就是这小子,但他目前很抗拒配合,一问三不知,提到张雅菲的死,他就一言不发。”

“他这两天去哪儿了?”

“不肯说,我的直觉章文野和张雅菲的死脱不了干系。对了,你急匆匆的要见我,是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白浅沫的目光再次朝章文野看去,他交握的双手攥的很紧,像是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走吧,借一步说话。”收回视线,白浅沫对身旁的罗成开口。

两个人去了罗成的办公室。

罗成给白浅沫和自己各自泡了一杯咖啡。

“发生什么了?”

“我今天看到一个人……”白浅沫捧着咖啡杯,声音很平静。

罗成听不出她想表达什么,微笑着挑了下眉梢。

“然后呢?对方是谁?”

白浅沫微微抬起眼帘,一本正经的看向罗成:“是张雅菲!”

手里的咖啡杯猛地一抖,罗成震惊的看向白浅沫。

首先,和白浅沫接触了这么久,他对这位的性格还算了解了一些。

她绝对不是一个开这种玩笑的人。

而且,此刻盯着她的眼睛,也丝毫看不出一丝的玩笑。

“在哪儿?”

“国贸附近的海悦酒店。”

“确定是她?”

白浅沫没有立刻回答,沉吟了一阵儿后,才坚定的点了点头。

“错不了,一定是她。”

罗成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说的话太不可思议了,那被害的女人是谁?”

“也许……章文野知道些什么。”

*

审讯室的门被罗成打开

白浅沫走了进来。

里面坐着两名a局的人起身打招呼。

“白小姐。”

白浅沫点了点头,走到审讯桌前坐下,拿起记录本看了一眼。

除了姓名、年纪、职业之外,章文野什么也没有说。

这种反常的行为从心理学上来将,是一种逃避现象。

但却并不属于自保的行为,因为如果他要自保,就会说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来排除自己的嫌疑,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从他的行为来看,他一定是有事情想要隐藏,哪怕暴露自己也在所不惜。

“你们先出去吧。”罗成对两名属下吩咐一声。

两个人立刻走了出去。

此刻审讯室里,只有章文野、白浅沫和罗成三个人在场。

“章文野,我再问你一次,在张雅菲出事儿当晚,你人在哪儿?”罗成沉声开口。

章文野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询问,低垂着脑袋,扣动自己的指甲。

罗成看向白浅沫:“快一个小时了,他一直这样。”

白浅沫看向眼前的男人:“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女孩儿,和张雅菲长的一模一样,张雅菲有孪生姐妹吗?”

问出这句话时,白浅沫静静的盯着章文野。

章文野的手指猛地动了一下,眼睫也颤动了两下。

他猛然抬起头朝白浅沫看了过来。

“白浅沫!”

“看来你认识我”

章文野冷凝一笑:“当然认识,微博之夜那晚走红毯,你陷害雅菲,让她当众出丑,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你。”

白浅沫并不想提起和张雅菲之前的恩怨,不过通过这件事,到是从章文野话里行间能听出他对张雅菲的袒护。

“听说你和张雅菲是青梅竹马,你们的关系很好吧。”

章文野唇角一扯,似笑非笑,眸光阴鸷。

“你不用多费唇舌了,张雅菲的死我什么都不知情,自从张雅菲红了之后,我和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白浅沫直视着章文野的目光,一眨不眨。

“既然是青梅竹马,即便很久不联系了,得知好朋友被害,你似乎显得并不悲伤。”

章文野再次垂下了眼帘,白浅沫觉得,他极力的想要掩饰自己此刻的情绪。

“人死不能复生,我就算心里再难过也无济于事,何况我现在已经变成了疑凶。”

白浅沫把玩着手里的钢笔,一字一句道:“不想当疑凶就说清楚自己这几天失踪的原因,不然你可能不仅仅只是被怀疑。”

章文野双手攥了攥,迟疑了很久后,缓缓的开了口。

“我参加了一个选秀节目,这几天都在那里进行培训。”

罗成问:“什么选秀节目?”

“偶像的诞生。”

白浅沫挑眉,朝罗成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没有再询问什么,一起离开了审讯室。

一个小时之后

白浅沫和罗成亲自来到了一处训练营,这里是一处类似于高中院校的场地,一栋栋类似欧洲建筑的独栋小楼,还有篮球场、跑道以及图书馆。

这是栏目组租用的一处场地,据说是某贵族高中已经建好的新校区,因为学生们明年六月份才会全体搬来这里,所以校方便将空着的学校临时租给了栏目组使用。

白浅沫亲自过来,对整《偶像》栏目组的人都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

毕竟,这可是新老板第一次光顾这里。

总导演闻讯匆匆赶了过来,毕恭毕敬的和白浅沫打了招呼。

“老板,不知道您今天会过来,实在是招待不周啊。”

“我是陪朋友一起来的。”白浅沫淡淡回了一句。

总导演的目光这时候才看向坐在白浅沫旁边的年轻男人。

“这位是?”

罗成亮出了自己的证件,随后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听到罗成的话之后,总导演露出一脸惊愕的表情。

“章文野出什么事情了?”

“他和我们目前调查的一起凶杀案件有关,所以我们来这里了解一些他最近的情况。”

总导演蹙眉:“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章文野这个孩子很有潜力的,长相出众、也很有个性,虽然他是个人练习生,但是我们平台是非常看好他后续的发展。”

“和章文野同寝室或者是关系好的练习生,您知道吗?”

总导演想了想:“哦,有一个人和章文野的关系很好,他叫骆明明,他们两个人经常在一起。”

“麻烦导演带我们见一下这个骆明明。”

总导演立刻到了一通电话,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栏目组的工作人员带着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导演。”

男人站在工作人员身旁,有些拘谨的向总导演打招呼。

总导演对身旁的白浅沫和罗成道:“这个孩子就是骆明明了。”

“坐下说话吧。”

骆明明掀起眼皮朝白浅沫看去,当看到白浅沫时,眼底明显露出一丝惊奇,随即目光转向了开口说话的罗成。

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罗成自我介绍

“我是**警局的人,你不用紧张,我今天来是询问你关于章文野的事情的。”

“章文野怎么了?”

“他在1月17号晚上十点至早上六点之间,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17号……”骆明明仔细的回忆了一会儿。

“我们在一起的,因为第一场公演就要开始了,我们所有人都很努力的进行训练,那天晚上章文野一直在排练室里训练舞蹈东西,我记得一直到凌晨的三点钟左右吧,我们才结伴一起回的寝室。”

“到了寝室之后,你们都做了些什么?章文野那天有没有什么不太正常的行为?”

骆明明摇了摇头:“章文野不怎么爱说话,但是他是个内心很善良细腻的人,那天回来之后,他是个唱跳俱佳的人,我们一百多名练习生里最属他厉害了,那天回来以后,他还抽空指导我跳舞呢。”

“所以那一晚他一直都在宿舍里?”

“对啊,我们是封闭式管理,三个月的练习生时期是不能够出门的。”

随后,罗成和白浅沫又走访了章文野同寝室和同一个舞蹈组的男生们,回答和骆明明的基本一致。

两个人离开训练营,罗成满脸的疑惑。

“这么说章文野有充分不在场的证据,也就可以排除他的嫌疑,可是我总觉得这小子行为怪怪的,他明明有不在场的证据,为什么在被我们抓到的时候不解释呢?”

“一个人所表现出的行为一定映射到内心的真实想法,章文野的表现的确区别于正常人。”

罗成看向白浅沫:“那你觉得章文野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白浅沫站在马路牙子上,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目光凝视着车来车往的马路。

“他在纠结。”

“纠结?这话怎么说?”

白浅沫唇角轻勾,似笑非笑的晒了一下:“刚刚骆明明和其他练习生在提起章文野这个人时,都会说他正值、认真、细心、很能顾及到别人的情绪。”

罗成点头:“没错。”

“这说明章文野是个很善良的人,他不善于撒谎,确切的说是不屑于撒谎,可他又有想要保护的人,所以在面对两难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沉默,既不想撒谎又不想供出那个杀人凶手。”

罗成眼睛猛然变得铮亮:“也就是说,章文野很可能知道杀人凶手是谁。”

离开《偶像》大本营。

白浅沫和罗层刚坐上车准备回a局,白浅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白浅沫理解接听。

“喂,目标出现了。”

白浅沫眉梢微杨,眸底闪过一道精光。

“跟着她。”

挂断电话,白浅沫看向身旁的罗成。

“事情应该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你发现了什么?”

白浅沫意味深长的淡淡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

夏微在剧组拍摄《七宗罪》,这几天一直待在剧组,几乎没有离开过。

今天是一场被绑架逃生的戏份。

女主是一名高智商的心理医生,协助男主破获了很多离奇诡谲的案件。

这个案件女主发现真正的凶手时,却被凶手挟持。

女主在被绑架期间与凶手周旋,趁其不备机智逃生。

因为是冬天,帝都附近的河水早就结了冰。

所以拍摄跳河这一段,剧组全程用的室内仿造景。

不过虽然在室内,人造的河水还是冰凉刺骨。

“各几位准备,演员开始出场!”姜海拿着对讲机开口。

坐在休息区,披着羽绒服的夏微立刻起身,把羽绒服脱了放在椅子上。

身上只穿着一条蓝色的长裙。

因为这个命案的季节是在春季,所以在穿着上面必须符合原著场景。

夏微打了个哆嗦,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强压下身体上的不适感,收起个人的情绪,开始进入状态。

她奋力逃跑,不时回头看一眼。

脸上、手臂、脚踝上都是伤痕,一头长发凌乱的垂在脸颊前,虽然满身狼狈,那双眼睛里却依旧淡然从容,不见一丝慌乱。

噗通一声,夏微利落的落水。

“卡,这条表现的很好,快给夏微拿条毯子。”

“姜导!”夏微从水里冒出来,抬起葱白的手臂在水润的脸上摸了一把:“这条有问题,我跳水的姿势不太对,麻烦再来一条。”

姜海是个很严谨的人,对演员的表现要求非常高。

从他看来,夏微这一条虽然没有拿到十分,也能拿到七八分了,基本镜头捕捉很到位。

很意外,这个小姑娘对自己的要求竟然比他还要高。

这不由的让他想起一个人。

“导演,今天帝都零下五度,水里的温度就更不用提了,我一个大男人刚刚双手伸到水里都懂得浑身打颤,她一个女孩子不能再这么折腾了。”

工作人员已经将夏微拉出水面,助理急忙拿去一条厚重的羊绒毯子将夏微包裹的严严实实。

“微姐,这一条已经很不错了,别再重拍了。”

“必须重拍,原著里的女主俞然虽然会游泳,但由于小时候的阴影,她对水是有心结的,这一点我表现的并不到位。”

夏微走到姜海面前:“姜导,您觉得呢?”

姜海看向夏微,一向面无表情的男人此刻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那双沉稳的目光里透露出一丝钦佩:“夏微,你对剧本的了解非常细腻深入,连我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你却发现了,好,给你十五分钟时间准备换衣服,我们重新拍摄。造型师,给演员重新做一下造型。”

“各机位暂停休息!”

夏微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小助理的护送下去了化妆间。

此刻,摄影棚外

一大一小两抹身影站在那里一动未动

两个人把刚刚片场发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男人脸上有些阴沉,金丝边框眼镜下那双凌厉的眸子里略显不悦。

与他眉眼极其相似的小人儿,鼓着肉嘟嘟的小包子脸,嘟嘟着红润的小嘴巴,眉心紧拧着,简直就是旁边男人的缩小版本。

神级雷同表情。

“郭叔!”一大一小同时开口。

站在身后的郭叔恭敬的走了过来。

“先生、小少爷。”

郭启珩低头看向眼前的小不点儿:“你先说吧。”

他想看看这小子要说的话是不是和自己一样。

小米豆眨巴着黑曜石般璀璨的大眼睛,粉嫩雕琢的小脸上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明明是个三四岁大小的宝宝,此刻认真思考的神情却像老成的不像一个孩子。

他犹豫了片刻,奶声奶气的开口:“唯一的机会让给你了。”

他之前和爸爸说,他想快点长大娶夏微姐姐。

可是爸爸说他太小了,等他长大的时候,夏微姐姐已经老了。

他是不在乎的,可夏微姐姐是女孩子,等不了那么久。

所以思来想去,他做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决定。

爸爸没老婆,夏微姐姐没男朋友,如果让夏微姐姐嫁给爸爸,他今后不仅能天天看到夏微姐姐,还能有妈妈了。

他很希望夏微姐姐能做他的妈妈。

所以,今天这次表现的机会,他决定让给爸爸。

郭启珩微微挑眉,棱角分明的脸上依旧是深沉严肃的。

只是那双幽深的眸底却隐隐透出了一丝笑意。

“郭叔,把保温桶拿过来。”

郭叔眼睛笑成了两条月牙,立刻走上前,将手里提着的一个粉色的保温桶递了上去。

“夏小姐刚落了水,小少爷煲的这枸杞乌鸡汤可真是恰到好处啊。”

“郭叔!”

“哎,小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小米豆一本正经的开口“这汤是我爸爸煲的。”

咧嘴微笑的郭叔嘴唇一抖,朝郭启珩看了一眼,从他来郭家到现在,三十个年头过去了,就不曾见郭先生下过厨房……

郭启珩冷冷一眼瞥来,郭叔忙嘿嘿笑了两声。

“是,是郭先生炖的乌鸡汤,炖了整整三个小时呢。”

郭启珩朝自家儿子看了一眼,嘴角几不可闻的上扬,伸手接过了那个与他气质极其不协调的保温桶。

休息室

夏微回来以后快速换了一身同款的裙子,安安急忙拿过来吹风机帮她吹头。

“我说你啊可真是够白痴的,连导演都说刚刚那一条可以过了,你竟然自己傻乎乎的要再来一条,我说你这丫头是女人嘛?大冬天的落到零下十几度的冷水的,知不知道要人命呢?”

“啊切!”夏微打了个喷嚏,头顶上的热风让她顿时全身舒缓了回来。

“我是演员,发现自己的问题当然要及时改正,而且,这不剧能走到今天是浅沫和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得来的结果,我绝对不能辜负了浅沫和腾跃对我的信任。”

安安撇撇嘴,虽然嘴上抱怨,心里却对夏微有些钦佩。

“小沫沫没有看错人,我告诉你啊,我安安看人很准的,你有爆火的潜力,你就等着那一天吧。”

夏微笑了笑,对于自己能不能爆火,她甚至都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在演艺圈一路摸爬滚打走到今天,全凭自己对演员这个职业的热爱与向往。

“微微,有人来探班了!”一名副导演激动的跑了进来。

“对方是个大帅哥啊,还给全剧组带来了晚饭呢,是你男朋友吧?没想到啊,你这丫头竟然谈了这么一个优质男,怎么掉到的?”

女副导和夏微的关系已经很熟悉的,自然会开一些玩笑。

“什么男朋友?我还是单身啊……”

“单身?人家都跑来剧组探你的班了,如果不是关系很好的人,至于这么兴师动众?人家来探班直接把米其林餐厅的大厨请来了。”

夏微却一脸懵逼,和安安互看了一眼。

安安关了吹风机,将夏微的头发利落的整理了一下。

“出去看看吧。”

夏微满心疑惑,是谁这时候来探她的班?

正要起身出去,一抹冷峻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夏微神情一震。

“郭……郭先生?”

小米豆紧跟着走了进来。

“呀,小米豆也来啦!”夏微小脸上从震惊转瞬变成了惊喜。

一个箭步冲向了小米豆。

站在一旁的某人,本就冷峻的脸上越发的冷若冰霜。

安安眼神锐利的盯着郭启珩审视一眼,眼底冒出了一阵星光。

不错不错,除了小沫沫家那位之外,这还是第二位拥有如此强大气场的男人。

夏微这丫头厉害啊,竟然能钓到这么优质的男人。

“微微,既然你有客人来了,就先休息一会儿吧,姜导那边我去和他说。”副导笑眯眯的开口。

安安也笑着看向夏微:“你们慢慢聊,我正好肚子饿了,出去吃点东西。”

碍眼的两个大灯泡自觉出去,安安还贴心的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屋内顿时陷入了死亡般的寂静中……

她和小米豆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算小米豆一言不发,她也能地里呱啦说很多话。

值得高兴的是,之前不爱说话的小家伙,现在渐渐变得活泼了起来。

可此时身旁站着这个气场逼人的大老板,一股让人窒息的紧张感袭来。

“微微姐,你想我了吗?”小家伙眼见气氛尴尬,奶声声的开口打破了僵局。

夏微轻咳一声,呵呵一笑。

“当然想了啊,最近拍戏不能去看你,姐姐保证等拍戏结束之后,一定要带你去迪士尼玩好不好?”

“真的吗?那咱们拉钩钩!”

“好,拉钩钩……”夏微突然想到,迪士尼在魔都,距离帝都也不进啊,把郭家的小少爷带出这么远,人家亲爹还在一旁,不询问对方的意见就自作主张似乎很不好。

“郭先生,我正想抽空给您商量一下呢,小孩子都喜欢游乐园这种地方,小米豆说他从没去过迪士尼呢,所以等我戏杀青的时候,能不能带着小米豆一起去魔都的迪士尼玩一圈啊?”

被孤立在旁的男人眼神冷淡的瞥向眼前的女孩儿。

那一剂眼神冷的人心里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