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对赌协议(2 / 2)

白新柔想了想:“我们先和浅沫缓和好关系,得到了她的信任之后,在让她带我入娱乐圈,我如果火了,今后咱们家不就彻底翻身了吗?”

张翠艳面无表情的盯着白新柔。

“啪!”手里的筷子狠狠拍在了桌子上。

汤汁飞溅到白新柔脸上,白新柔一脸怔愣,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你个小蹄子,一来大城市就蒙了双眼是吗?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忘记了?”

白新柔满肚子的委屈:“不就是来救白夕若的吗?可那丫头根本不认咱们,咱们干嘛要去救她啊,这些年她在白家吃香的喝辣的,做她的白家大小姐,根本就瞧不上咱们。”

“别说了!无论她认不认我,她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落了难,我这个当妈的无论如何也要帮她。”

“我吃饱了!”白新柔丢下手里的筷子,拿起自己的包就冲出了小旅馆。

张翠艳心里也很气恼,将白新柔没动几筷子的牛肉面放在自己面前。

“死丫头,又浪费食物。”

*

白浅沫下班后来了二院

竹清寒、阴灵、古圣凌三个人也一起赶了过来。

竹清寒帮韩宋妍检查身体,正巧赶上廖医生带着一行专家赶来视察韩宋妍的情况。

从韩宋妍陷入昏迷开始算起,今天恰巧是第三天。

如果再不醒来,基本可以判定成为植物人。

白康言、白洛禹和白康成三个人一直四处联络朋友,国内的、国外的专家也都咨询过了。

请教的专家最后给出的答复是一样的。

如果三天后醒不来,这将是一场持久仗。

廖医生几人进门的时候,看到竹清寒正在给韩宋妍做针灸,他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这是……”

白康言这几天身心俱疲,也没有多想什么:“是我女儿请来的医生。”

其中一名老专家上下打量了竹清寒一眼:“姑娘,你多大了?”

“今年23岁。”

“年纪还这么小就敢大言不惭的说懂医术?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是深奥难懂、博大精深的,你这个年纪最多也就敢到达入门级别,怎么就敢出口狂言?”

竹清寒将最后一根银针插入韩宋妍的头部,这才缓缓站起身看向几名老专家。

“既然您都说医学博大精深,就应该明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情有很多,所以23岁就精通医学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名病人脑皮层功能严重受损,三天之内如果没有苏醒过来的话,就将处于不可逆的深度昏迷状态当中,像这种丧失意识的情况,运用当代最先进的科学仪器都不能让病人有所好转,中医一向以调理为主,见效比较慢,你这一套针灸疗法能起到什么作用?”

廖医生对白康言道:“康言啊,我知道你心里着急,想让你老婆快点醒过来,但你也不能盲目的病急乱投医,咱们这些专家每天来医院开研讨会,就是想尽快制定出一套针对你老婆的医学疗法,至于这些旁门左道的人,你别在让她来瞎折腾了。”

“这怎么能叫瞎折腾了?你们西医治不好病人,还危言耸听的说三天醒不了就彻底变成植物人了,家属还不能请中医来给瞧瞧病了?”阴灵很不屑的讥讽一句。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夜郎自大、对同行业者带着天生的偏见的老学究。

“年轻人,说话不要这么冲。”另一名老专家冷着脸看向阴灵。

一旁的白浅沫眼看在不出声,这帮人真的会因为西医和中医的讨论而没完没了。

“廖医生,我这位朋友在中医方面绝对没有问题,我相信她的能力。”

“浅沫啊,你还年轻,很容易被一些人欺骗的,我从业几十年,就还真没见过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医术水平能有多高的人。”

“那就赌一赌,如果我赢了,你们几位要当面向我道歉。”

一道很温和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所有人都朝竹清寒看了过去。

“小姑娘,口气到是不小,你说说看要赌什么?”

竹清寒轻晒一声,目光从几位老专家的脸上缓缓移到了韩宋妍身上。

“我可以保证病人在七日之内苏醒过来。”

廖医生眉头微压,眸光里露出一丝惊奇。

“七天之内苏醒?你确定?”

“确定!”经过今天看诊的情况,七日之内足够了。

廖医生回头看向其他专家:“几位的意思呢?”

其中一位满头白发、面色孤傲的老专家轻哼一声。

“是从今日开始算起?”

竹清寒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今天是第三天!”

“哦?你的意思是说,四天之后病人就能苏醒过来?这怎么可能?完全违背了医学。”

“简直胡闹,你这是在侮辱中医!”

白浅沫勾了勾唇:“几位老专家,既然我朋友敢赌,您几位想必也不差这几天的时间,不如大家先把脾气收一收,如果四天之后我这位朋友没有将病人治好,不用几位再亲自多费唇舌,我们也不会在让她来医院里瞎胡闹下去。”

几个老专家沉思一阵儿,彼此看了一眼,便同意了白浅沫的说法。

“好,那就给她四天时间,如果四天之后病人没有苏醒,你这丫头从此之后不能在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他人。”

终于送走了老专家

白康言走回病房,竹清寒正在将银针插回自己的银针带中。

白康言走到白浅沫身旁:“浅沫,你跟我出来一下。”

白浅沫应了一声,两个人走到走廊的长椅前坐了下来。

“浅沫,你这位朋友真的能让你妈醒过来?”

“你相信吗?”白浅沫反问。

白康言长叹一声:“我现在是只要有一丝希望就绝对不会放弃,刚刚廖医生他们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心里其实也没谱,不过刚刚听到竹清寒敢说七天之内让你妈醒过来,我就觉得……也许这小姑娘有点真本事。”

白浅沫笑了笑:“放心吧,我这位朋友既然说了这番话,就一定有足够的把我。”

白康言已经三天没怎么合眼了,公司里的事情一直都交给白洛禹来打理,他主要做的就是全天陪护妻子。

这几天,他会不时的回忆夫妻两个人的过往。

所以的记忆依旧非常的清晰,从相识到相知相爱,再到她怀孕生子,一切就仿佛在昨天一般。

虽然浅沫回家之后夫妻两个人之间闹了一些不愉快,可在他心里,妻子的位置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

当她出事儿之后,他才越发明白,自己真的离不开她。

“我今晚守夜,您好好休息一天吧。”

白康言摇了摇头。

“你收购繁盛的事情我和你妈都看到新闻了,这段时间繁盛那边一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去适应,你就好好忙工作就好,我自己守在医院足够了,而且医院里还给你妈妈配了看护,一日三餐都有人转成送过来,我能做的也就是坐在床边陪着她说说话。”

“听我的,你今晚在隔壁空着的病房好好睡一晚,明天后天我要出一趟院门,白洛禹还要忙公司的事情,你接下来要一个人守着她,别到时候她没醒来,你又病倒了。”白浅沫态度坚决的开口。

眼见白浅沫坚持,白康言也不再多说什么。

“那好吧,今晚我就好好睡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