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真假爵爷?(2 / 2)

阴迟眸色一变,顾不得伸手反击,身体狼狈的避开这一攻击。

白浅沫招招下狠手,再加上能量强大,远胜阴迟。

二人较量一番后,阴迟被白浅沫一掌打下台子。

白浅沫请点脚尖,飞身而上,直接从阴迟手中夺过了那枚对应生门的珠子。

“噗……”

阴迟捂着胸口,胸腔一阵沉闷,猛的突出一大口鲜血。

白浅沫再次出手,想要直接撕掉阴迟脸上的人皮面具。

就在她的手已经触碰到阴迟的耳侧,阴迟眸光一闪,抬手一挥,一把白色粉末直冲白浅沫面门而来。

是迷药!

白浅沫嗅到白粉的味道后,立刻屏住呼吸。

就在这个空寂,阴迟的身影转瞬间消失在密室里,一道幽冷憎恨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白浅沫,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白浅沫冷笑一声,转身走回台子上,将生死门的两颗珠子各自归位。

密室突然一阵剧烈摇晃,随即位于房间的八个方位的石门缓缓的从下往上升了起来。

其中,生门方位一道亮光射了进来。

白浅沫快速从生门闪身离开。

正在这时,门外两抹身影竟然从外面往里面走来。

是顾爵晔和风羿。

此刻,顾爵晔的脸色异常阴郁,风羿在一旁嘀嘀咕咕正说着话。

“浅沫那么厉害,肯定不会有事儿……浅……浅沫?嗨,七爷,我说什么来着!”

顾爵晔看到白浅沫那一刻,目光像是被定格一般,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像是怕自己眨眼之间,眼前的人儿就会从眼前消失。

他想走进来,白浅沫直接从门内跨了出来,小跑着扑进了顾爵晔的怀来。

嗅着熟悉的淡淡清香,这才是属于他的味道。

“你去哪儿了?”顾爵晔抱着怀里的小姑娘,双臂收紧,恨不得将她直接装进自己的身体里。

白浅沫深深吸了一口气,冲着顾爵晔眯眼笑了笑。

“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嘛。”白浅沫抽空四下环顾一周。

生门外面竟然是一处山谷。

这次算是彻底出来了。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回城的车上

白浅沫将自己的遭遇详细说给顾爵晔和风羿听。

风羿一幅兴致高昂的样子:“阴迟这个鳖孙子最擅长的就是易容术,不然风门的人早就抓到他了。”

“你们风门为什么要抓阴迟?”

风羿朝顾爵晔看了一眼:“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还是让老七亲自和你说吧。”

白浅沫轻轻握住了顾爵晔的手,指腹轻轻摩擦着他手上那枚情侣戒指。

顾爵晔侧目朝身旁的小姑娘看了一眼,眸底柔光潋滟,抿唇低笑。

“风门其实是顾家阴藏在暗处的势力。”

白浅沫意外的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