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乡下穷亲戚来了(2 / 2)

刚刚跑来的工作人员还有另外两名工作人员正挡在张翠艳和一帮记者面前。

“抱歉,这里是私人场地,不经过同意是不能进来的。”

“俺女儿是你们的大老板,俺是你老板她妈,能算是外人吗?你们都给俺滚开。”妇人穿着一件褐色棉服,有些枯燥的头发随意的扎成了低马尾,刘海两侧乱糟糟的,鬓角还有不少的白头发,配上那张严肃蜡黄的脸,给人一种十分贫穷辛苦的形象。

张翠艳一把推开了身前挡住她的工作人员,凶狠的目光刚巧看到了几步之外的白浅沫。

顿时转身招呼那帮她引来的记者们。

“大家看看啊,这就是俺养大的白眼狼啊,俺张翠艳虽然是个穷妇人,可她在俺家里也没缺衣少吃的,俺甚至对她比对我的大女儿都好啊,呜呜……现在……现在她摇身一变成为了富家千金,俺这个养育她二十年的养母,想见她一面都这么难……呜呜呜……”

“请问你真的是白浅沫的养母吗?”

张翠艳从自己浆洗的发白的布包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本子。

“户口本上可是有她的名字,你们看看,都看看。”

张翠艳打开户主那一栏:“俺家男人白永柱,这一栏就是白浅沫的,虽然她已经把户口调来帝都了,但我家户口本上清清楚楚写着她的名字呢。”

白浅沫冷淡的瞟了张翠艳一眼,抬脚缓步走了过来。

“浅沫,这个女人真的是你的养母吗?”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自从你回到帝都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你原来家庭的亲人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会不会太绝情了?”

“就是啊,俗话说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就算原来的家庭在贫穷,好歹也是把你抚养长大的亲人,自己发达了,怎么就能对他们不管不问呢?”

白浅沫一道冷眸扫过在场的几名记者,那些咄咄逼人的记者顿时禁了声。

圈子里现在传开了,白浅沫不好采访,采访其他艺人的时候惯用的逼问和混淆视听,在白浅沫面前统统行不通。

自己说错话,很可能还要担刑事责任。

之前被白浅沫告的那些报社,报道过白浅沫负面报道的记者,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相继离开了这个圈子。

有人说白浅沫背后有很强大的资本力量,一旦招惹了白浅沫的人,即便白浅沫自己不站出来追求对方的责任,她背后的势力也会在三天之内快速清除。

虽然网络上对白浅沫的各种谩骂声不曾断过,但在记者圈里,大家都不敢太颠倒黑白的博新闻热量。

“她的确是我的养母没错,但说起养我这件事儿,张翠艳,你当着记者的面撒谎,就不怕自己的谎言被拆穿?”

“呵,你说养了我整整二十年?前段时间你帮助宋真真爆料,说我13岁就离家出走,从此之后再也没回来过,今天又突然说养育了我二十年,漏洞百出的谎言,你也真敢胡说。”

对上白浅沫冷凝的目光,张翠艳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哼,进入豪门之后这脾气倒是长了不少啊。”张翠艳下一次讥讽一句。

她已经喜欢了动不动对白浅沫打骂,即便几年没今年,之前的习惯也很难改变。

站在张翠艳身旁的女孩儿的目光一直落在白浅沫的身上。

眼前的白浅沫一身名牌、打扮的光鲜亮丽,而自己却过着穷酸的日子,白新柔心里很不甘心。

在乡下的时候,这个死丫头都是穿自己剩下的衣服,被她随意的欺负,现在却过起了人上人的生活。

反观自己,虽然家里出钱勉强让她上了个大专,已经是山沟沟里出来的金凤凰了,可和眼前的白浅沫比起来,她顿时觉得相形见绌了起来。

“浅沫,妈和我不远千里来看望你,你却对我们避而不见,还让这些工作人员哄骗我们说你不在,我知道你心里肯定看不上我们这种穷亲戚,可你好歹也是咱妈含辛茹苦养大的啊,你怎么能这样呢……”

说到激动处,白新柔嘤嘤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