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黑暗势力浮出水面(2 / 2)

离开医院之前,白浅沫走到韩宋妍的病房门口。

里面亮着灯,白康言和白洛禹父子二人守在床边,经历了昨天的变故,两个人的神态透着疲惫。

白浅沫的目光朝床上的韩宋妍看了一眼,原本准备离开。

房间里的人突然抬起头朝她看了过来。

“浅沫!”

白浅沫转身的动作微微一滞,回头朝病房看去。

白康言起身走了出来。

“你的眼睛发炎了,需要多休息,别太忙于工作了。”

“恩,我知道!”

父女二人对视一眼,陌生感袭来,气氛突然冷了下来。

白康言长叹了一口气:“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对不起,是我之前忽略了你的感受,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可是我们毕竟是一家人,还有你妈妈她其实最近改变了很多,尤其是对你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次你的生日在家里举办,她给你大伯母打电话询问你喜欢吃的菜系,特意按照你的口味准备了一份菜单,哎,如果这次她没有出意外的话,一定很希望能亲自向家里的亲戚朋友隆重介绍你,浅沫,你妈妈她之前的确犯下了很多过错,这其中不乏她自己认人不清,被夕若利用了,你能……你能原谅她吗?”

“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我只是过来看看,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对于在白家发生的一切,她做不到雁过无痕,虽然早就看淡了,却也没什么期待了。

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她已经成年,对于错过的亲情,勉强是求不来的,不如放下心里的那丝执念。

白康言一时哽咽,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内心里只有深深的亏欠。

他之前和妻子争吵,因为妻子总是袒护夕若,而忽略甚至冷漠的对待浅沫。

可他又何尝做到一碗水端平呢?

如今真是拉下了老脸求浅沫的原谅。

目送白浅沫离去的背影,白康言心里五味杂陈。

白洛禹摇了摇头。

“您别自责了,浅沫那丫头心里强大着呢,什么事情都看的门清儿,不会因为你们的偏心落下什么心病的,不过我倒是觉得在她心里还是有你们的,这次白夕若谋害我妈,如果不是浅沫及时谋划好这招请君入瓮的计策,只怕我们还受白夕若的蒙蔽呢。”

“是啊,这次多亏了浅沫,只可惜你妈她看不到这一切……”

…*…

一间地下密室

顾爵晔看向面前这个被铁链束缚的男人。

“他叫刘福勇,是前段时间a局调查西郊墓园守墓人被烧死一案的死者家属,当时你家媳妇儿曾让罗成盯着这个人,只可惜刘福勇太狡猾了,至今没有露出马脚,如果不是这次他唆使白夕若谋害韩宋妍的话,可能一时半会儿还抓不住这个家伙。”

顾爵晔冷冽的目光朝刘福勇那张骨瘦如柴的脸上看去。

“他交代了背后指使者吗?”

风羿把玩着手里的一根赤金鞭子,目光如鹰一般瞥了刘福勇一眼:“这个人嘴巴到是很紧,我这根赤金鞭,普通人在它手里挨不过十鞭子,这家伙硬生生被我折磨了一个多小时,浑身皮开肉绽了,他还是打死都不肯开口,看样子他到是一条忠心护主的犬。”

顾爵晔神色淡漠的朝刘福勇走了过去,刘福勇原本紧紧闭着眼睛,整张脸紧紧拧着,似乎在忍受着非人的痛苦。

风羿下手的力道很重,刘福勇本来体型就瘦小,此刻身上四处可见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鞭痕。

“别白费心机了,我是不会透露主人的任何消息的,呵呵,你想护着白浅沫,可惜了,她注定不会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