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白夕若假面彻底撕裂(2 / 2)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寂了好一会儿,渐渐冷静下来,目光阴鸷的扫了在场的记者一眼。

“哼,提前找这些记者过来就是想把你的罪行强行栽赃给我吗?想让我当你的替罪羊?白浅沫,你别做梦了,我什么都没做,没有人能证明我做过什么!”

“我可以证明!”躺在沙发上的白康言突然坐了起来。

白夕若神情顿时一变。

白康言冷漠的盯着白夕若看了片刻,站起身,一步步的走向白夕若的面前。

“你……你不是……”

她在那份南瓜粥里加了足足有十粒安眠药,按剂量,一个成年人只要服用之后就会很快昏睡才对。

白康言怎么会这么快就信醒了?

“你是想说,我明明昏迷了,怎么会突然醒过来是吗?夕若,多行不义必自毙,做的坏事多了,总会有露出蛛丝马迹的时候,今天,就是揭开你真实面具的一天,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白康言心痛的深深呼吸,二十年的养育之恩,本以为他们视她如己出,她也会懂得感恩,可到头来,她却把他们当做了她的仇人。

“我不求你知恩图报,却没想到你阴狠毒辣到这种程度,你妈妈她有什么错?你竟然想要害死她?白夕若,你还是人吗?”

“实话告诉你吧,刚刚病房里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你和你妈妈说了些什么,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白夕若面无表情的盯着白康言沉默了一阵儿。

眼底渐渐露出一抹阴狠,呵呵笑了几声。

“什么知恩图报、什么母女情深,都是假的,全部都是假的!!别在给我提你们有多爱我,这只会让我感觉到由内而外的恶心!”

看到白夕若丝毫没有后悔的样子,白康言失望透顶。

“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昏迷?好,我告诉你,因为我根本就没喝你买的那份粥,在你出去丢垃圾的空隙,我已经去洗手间把吃过的东西全部催吐了出来。”

白夕若顿时明白了过来,眼神狠厉的朝白浅沫看了过去。

“白浅沫,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好事!”

白浅沫轻晒一声:“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自己做下了错事,就会有暴露的可能。”

在韩宋妍坠楼之后,她已经可以确定这件事和白夕若有关。

但唯一想不明白的是,白夕若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她的房间,并在得手之后,又悄悄离开的白家?

当时白家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客人,正门口又围堵着上百名记者,白夕若现在走到哪儿都是记者围攻的焦点,她自然不会傻到从正门进去。

可如果白夕若真的提前进入白家,并隐藏在她的房间里。

在她和韩宋妍进屋交谈时,不应该没有丝毫察觉。

而且,将韩宋妍推下楼之后,白夕若又要离开房间,从后门出去之后再绕到正门进入,这就更不合乎情理了。

白夕若只是一个弱质女流,以她的体能,根本达不到这个速度,再者,后门早已经被记者围堵,她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也是不可能的。

直到离开警局,在车上听到顾爵晔对她说的那句话,让她瞬间捋顺了这一切。

白夕若的背后,必然有人在帮她推波助澜。

不过白浅沫可以肯定一点的是,韩宋妍没有死,再加上她让竹清寒给韩宋妍治病,并保证当晚就能醒来。

其实这番话半真半假,真的一部分是,只要竹清寒帮忙医治,韩宋妍醒来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假的这一部分,就是说当晚能醒来,这只是说给白夕若听的。

做了亏心事的人就会心神不宁,白夕若性格狠辣,眼见韩宋妍没死,她势必会为了保护自己而想到斩草除根的办法。

所以,白浅沫料定了白夕若会再次动手,她被警方带走是为了麻痹白夕若,从而暗中留下古圣凌和阴灵二人守护在医院里。

当白夕若准备动手安排杀人计划时,阴灵趁白夕若去帮白康言买晚饭期间,出面告诉了白康言这一切。

白康言自然一开始是难以相信的,不过即便不相信,为了妻子的安全,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只是结果彻底寒了这个父亲的心。

白夕若暗暗咬紧牙关,心里满是不甘心。

白康言冷漠的面对记者:“白夕若谋害我的妻子,我就是最好的证人,当时我亲眼看到她拿出了注射针,想要给我的妻子注射这种不明液体,她还亲口承认了是她推我妻子坠楼导致深度昏迷,她这种恶劣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蓄意谋杀。”

白夕若愤怒的嘶吼:“我没有,你这是污蔑我,目的就是为你的亲生女儿开脱罪名吧?各位记者朋友,白浅沫才是推我妈坠楼的人,她的项链还落在阳台上,还有……还有我们家的保姆也亲眼看到了我妈坠楼时,白浅沫从她的房间慌慌张张跑出来,而且,这一点白浅沫也是亲口承认了的。”

几名记者都看不下去了。

其中一名记者冷声嘲讽:“不好意思,刚刚你在病房里的行为,我们全都看在眼里,并且还将当时的情况拍摄了下来,你要不要看一看?”

白夕若愕然的瞪大双眼,目光从那名记者的脸上落在了他的手机上。

记者手机里播放的,正是她刚刚对韩宋妍说的那番话。

阴灵冷笑一声:“白夕若,这次你脸上的假面已经被彻底撕下来了,继续在这里狡辩,只会让所有人把你当笑话看待。”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啊!白浅沫,你联合记者想要污蔑我,你这个贱人!”

白夕若已经处于疯狂状态,撕裂的怒吼,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憎恨。

白浅沫冷淡的看向白夕若。

“白夕若,如果不是你占据了我的人生,此刻的你应该只是一个乡下普通的女孩儿,你的亲生父母不会供你上学,在你十几岁的时候就想把你早早的嫁出去,以此可以换取一笔彩礼钱贴补家用,那才是本应该属于你的人生。”

这些委屈,她从没有在白家人面前开口提起,如果她不是遇到了那个人从而改变了命运轨迹,上述所说的一切,都可能会是她现在所面对的生活。

“再看看你现在的生活,受过良好的教育,从小生活在富足之家,被父母哥哥宠成了公主一样的女孩儿,你这二十年荣华富贵的生活本就是偷来的,如今白家接我回来,你就觉得所有人都亏欠了你,觉得是我抢了你的一切,呵,究竟是谁抢了谁的人生?”

白夕若阴鸷的眸底射出一道狠厉的寒光。

“白浅沫,如果没有你,我依旧是白家唯一的千金小姐,就因为你的出现,我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你体会过从天堂一夜跌入地狱的滋味儿吗?呵呵,看不到希望就不会去期待,如果从一开始我就生活在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也许我不会认命,却也不会对自己的未来抱有多大的憧憬,可偏偏我生活在白家,生活在这种幸福美满的家庭,突然有一天所有人都告诉我,我不属于这里,你知道那种天崩地裂、撕心裂肺的感觉吗?所以我恨你,恨你的存在,恨你为什么要来抢夺属于我的一切,更恨你为什么不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