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白夕若身败名裂现原形(2 / 2)

“白浅沫又不炒股,她跑去证券交易会所做什么?”

尚夫人扭过头朝尚行州看去。

“老公,你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呢?”

话落,尚夫人还不忘调皮的朝尚行州挑了下眉。

尚行州嘲讽的看向白夕若:“浅沫小姐是我们证券交易会所的黄金会员,我是她的风向评估咨询师,也是她在股市的私人财务顾问,这个解释可以吗?”

“你胡说,我知道了,你和白浅沫提前就串通好了,编造出这套谎话来迷惑大家。呵呵,白浅沫,为了掩盖你的丑闻,你还真是做足了准备啊,在背地里搞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你肮脏的一面早晚会曝光出来。”

白浅沫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落在了白夕若的右侧脸颊。

白夕若被打的晕头转向,纤细的身体踉跄后退了一步。

她捂着被打的火辣辣的脸颊,怨毒的朝白浅沫看来。

白浅沫毫不犹豫,抬手又是一巴掌。

这次直接打在白夕若另外半边脸上,下手极重,白夕若整个人受不住这道力量,整个人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白浅沫站在原地,眼底透着桀骜冷寒,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眼前的白夕若。

“我打你这两巴掌是让你明白,我白浅沫想做什么,只会明着来。”

“白浅沫,你……”

白夕若气的浑身颤栗,眼神狠厉如万把尖锐的刀子般,似要生生割了对方的肉。

白浅沫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唇。

“只有隐藏在阴暗角落里的人,才总是在暗地里搞一些小动作。白夕若,今天我会让你亲自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曹董事长这时冷声开口。

“白浅沫,这是我繁盛的周年庆,容不得你在这里撒野,就算白夕若有错在先,你也不敢动手打人。”

白浅沫揉搓着自己修长嫩白的手指,冷冽的眸淡淡的射向曹董事长。

“繁盛18年周年庆啊,曹董事长可要好好记得今年这场盛宴,只怕今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曹董事长神色阴沉的盯着白浅沫:“嚣张跋扈、目无长辈,来人,把这个不懂礼数的丫头给我轰出去。”

曹董事长发话后,站在外围的保安却没有一个人走上前来。

这时,曹董事长隐隐发现有些不对劲,四下看了一眼。

“你们愣着做什么?”

曹夫人和曹杰二人也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站在曹夫人身旁的曹修杰看上去很冷静,自始至终脸上没有流露出过多的表情。

那双没有起伏的眼神,偶尔会朝白浅沫的身上睇一眼。

白浅沫轻晒一声,此刻的笑容有几分挑衅。

看在曹董事长和曹杰眼中,那笑容透着一丝诡异。

“曹董事长,我刚刚说的话您是没放在心里啊,今年繁盛18年周年庆到此为止,曹氏也将在此彻底退出繁盛集团。”

曹董事长浑身一震,眉心紧紧的皱了起来。

曹杰冷笑:“白浅沫,你可真敢说,也不怕闪了舌头。繁盛传媒可是我们曹家的产业,就凭你,也能撼动我们曹家?”

白浅沫不以为然的勾了勾唇角,对身旁的苟四道:“四哥。”

苟四了然的点了点头,朝自己的手下摆了摆手。

花衬衣走上前一步,将一份资料递到了白浅沫的面前。

白浅沫伸手接过来,翻看了一眼,随即展开面向曹家人。

“今早九点,繁盛传媒召开了股东大会,所有股东全票通过,罢免曹全庆董事长一职。”

“鬼扯,我们曹杰可是占有繁盛百分之45的股份,那些股东加起来的股份都没有曹家的一半,他们有什么资格罢免我。”曹董事长一脸凌厉的盯着白浅沫。

白浅沫亮出另外一份资料:“曹董事长,现在是腾跃占有全公司百分之48的股份,而曹家目前只持股百分之17的股份。”

曹全庆腿脚一软,险些栽倒。

曹夫人急忙伸手搀扶住,她恶狠狠的指着白浅沫。

“你这个小贱人满口胡言,我们曹家的股份怎么可能只有百分之17?”

谢思明冷笑一声,走到白浅沫身旁。

“这位大妈,你家男人在外面沾花惹草、到处留情,为了养外面那些私生子女,早就把一部分股份暗地里转给了这些私生子女,你似乎还不知道吧?现在这百分之17的股份,是曹董事长和曹杰和你的,哦对了,您的儿子持有百分之五的股份,也转给了我们,转让合同在这里哦。”

曹夫人差点气到吐血,她震惊的朝曹董全庆和曹修杰看去。

自己的丈夫偷偷背着她把股份转给了那些私生子女,而自己的儿子又把手里的股份卖给了敌人。

这两件事同时发生,对曹夫人无疑是致命般的打击。

“儿子,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直没说话的曹修杰走到曹夫人面前:“妈,当我得知我们繁盛已经被人背地里打量收购股份时,已经来不及了,而且,我并不是经商的材料,与其今后便宜那些私生子,还不如拱手卖给外人。”

曹杰怒气冲冲的跑上来,揪住曹修杰的衣领,一拳头砸向曹修杰的脸上。

“混蛋,蠢货,你把股票卖给外人对你有什么好处?啊?你这个废物,你做什么都不行,就看不惯能力比你强的人,嫉妒我被老爷子重视,就想出这种手段来对付我是吗?混蛋!”

铁硬得拳头再次朝曹修杰脸上挥舞,这次曹修杰也被激怒了,一把握住了曹杰伸向自己的拳头,恶狠狠的抬脚踹向曹杰的小腹。

曹杰吃疼,后退了两步。

“曹杰,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呵呵,你是我们曹家人吗?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

曹杰脸色大变,眸底闪过一丝惊慌。

曹修杰呵呵笑了两声:“老爷子以为你是最像他的人,把繁盛的重要位置交给了你,所有人都认为你就是繁盛未来的接班人,呵呵,真是可笑啊,老爷子,您在外面招惹了这些不三不四的贱人,真以为她们会安分守己、守身如玉?”

曹董事长眼睛死死盯着曹修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曹修杰吸了一口气,阴恻恻的笑了两声,这些年积压的怨气似乎得到了解脱。

“曹杰啊,你最宠爱的儿子,他根本就不是你的种,是他妈和外面的野男人鬼混生下来的砸zhong,听明白了吗?”

“你……你……”曹董事长眼睛越瞪越大,怒不可遏的指着曹修杰。

“你胡说!!”

“我胡说?我手里有一份曹杰和你的dan鉴定报告,你想不想看?”曹修杰缓步走向曹董事长,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摆在了曹董事长面前。

这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上面显示亲子鉴定dna比对率百分之零,并非亲子关系。

“这是从哪儿弄来的?假的,绝对是假的!”曹杰发疯似的冲上来,一把将鉴定书抢过去撕了个粉碎。

曹修杰冷笑一声:“是真是假再鉴定一次不就知道了?老爷子,曹杰的亲生父亲我已经帮他找到了,还有哦,您经常说曹杰长的最像您,性格也和您年轻时候一模一样,这张脸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曹修杰,你给我闭嘴!”曹杰冲上来又要打曹修杰。

“让他说!”曹董事长嘶吼了一声。

曹夫人立刻冲过来挡在自己儿子面前。

“你这个小杂种敢动我儿子一下试试?”曹夫人顾不得维护自己贵妇人的形象,整个人显得有些癫狂。

曹修杰轻轻推开曹夫人,面对着曹董事长继续道:“曹杰是他母亲和园丁苟且生下的孩子,十八岁之前,你很少去他们母子那边,曹杰之前的长相和那名园丁很像,曹杰的母亲害怕事情暴露,在曹杰十八岁那年,偷偷带他按照你年轻时的模样进行了整容。”

“我手里可不仅有曹杰和他生父的dna鉴定书,还有他整容医院里提供的证据,老爷子,你即可很又可怜,生了这么多私生子,也不知道究竟有几个是你亲生的。”

曹董事长心口一阵痉挛般的疼痛,他捂着胸口,艰难的喘着气,目光死死的盯着曹杰那张脸。

他一直觉得曹修杰不是经商的材料,再加上身体孱弱,其实就和废物没什么区别。

这些年,他精心培养自己未来的接班人,从一众私生子女中选出了曹杰,曹杰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无论是能力还是相貌都和他年轻时极其想象。

没想到,到头来一切都是假的。

这个他器重多年的儿子,竟然是自己的情妇和别人生的野种?

“爸,您别相信曹修杰的话,他分明就是嫉妒我受到您的重用,所以才捏造这些谎言来诋毁我,我肯定是您的亲生儿子啊。”

“是不是,等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就真相大白了。”曹董事长闭了闭眼睛,调整了呼吸后,他的目光冷冷朝白浅沫射去。

“是你做的吧。”

暗中收购繁盛的散股,联合自己那些不争气的私生子,瞧瞧买了他们手里的股权,在消无声息的联合股东召开股东大会。

这一系列的操作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必然是经过极其周密的布局和计划,才能顺利完成收购计划。

这么推算下来,白浅沫从很早之前就盯上了繁盛。

所以繁盛放出收购腾跃的计划,挖走腾跃的员工,断了腾跃的资源,腾跃这边却一直按兵不动。

原来,白浅沫从一开始野心就不止是保下腾跃这么简单。

这个丫头比他想象的要危险太多了。

最恐怖的是,她还让曹修杰知道曹杰不是他的儿子这件事,从而得到了曹修杰百分之五的股份,还借刀杀人,让曹修杰站出来当众揭发曹杰的身世。

从始至终,她什么都不用做,就把曹家内部的矛盾彻底激化,从而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

思维缜密、手段阴毒,这哪里像是出自一个小丫头之手?

可这次,他知道自己是彻底输给了白浅沫,虽然满心不甘,但以白浅沫的行事作风,必然会尽快将曹家提出繁盛传媒,他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