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谜云重重(2 / 2)

杜暮宸是蓝惠的继子,原本两个人之间就有一段说不明道不清的恩怨,看来,今后尽量避开杜家的人才行。

“苏大姐,你又没做错什么,当什么缩头乌龟。”杜暮宸语气里透着几分逗弄。

苏佩珊冷着脸朝他瞪了过来,杜暮宸眼睛上挑了一下,清明澄澈的眼睛里透着几分笑意。

虽然在笑,可脸上的疲态很重,说明昨晚他应该一直没有休息。

虽然蓝潇潇不是他的亲妹妹,据她所指,他和继母的关系也很一般,但毕竟蓝潇潇从小在杜家长大,多少也是有感情的。

“臭小子,你说谁是缩头乌龟呢?你见过有长的这么漂亮的缩头乌龟吗?”

“精神气儿不错,看样子没受什么影响。”

苏佩珊轻哼一声:“我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有什么好受影响的。”

顾爵晔走到白浅沫身边:“祁队打电话让我们直接去他办公室,走吧。”

白浅沫朝苏佩珊看了一眼,苏姐一晚上没合眼,虽然表面装出一副很淡定的模样,心里其实受了不小的影响。

杜暮宸和她斗嘴,到是能让她缓解一些压力。

江南言是酒店负责人,这件事儿又和杜家有关系,所以从昨天开始,一直是他亲自过问,并亲自和警方的人接洽。

一行人来到祁队办公室

祁队将凶手的身份详细说了一番。

“凶手叫陈建宁,是入室抢劫的惯犯,他和那名女保洁是母子关系,女保洁的身份证是假的,她以保洁的身份经常和陈建宁携手作案。这一周蓝潇潇经常带朋友过来虞城度假山庄泡温泉,每次来都会住在1902室,而女保洁是这间客房的保洁员。”

说到这里,祁队打开了会议桌上的电脑,上面露出一名面色拉簧的中年妇女的证件照。

“据陈建宁叙述,女保洁曾在房间里捡到一枚蓝潇潇遗落的胸针,陈建宁拿去卖了六万多块钱,得知蓝潇潇家境非常好,这对母子开始盯上蓝潇潇,原本陈建宁只是想用安眠药迷魂蓝潇潇,再将她佩戴的首饰偷走,因为兑在水杯里的安眠药分量不足,蓝潇潇并没有昏迷。”

“陈建宁只能一直躲在床底下等待机会,直到蓝潇潇去浴室洗澡,陈建宁觉得机会来了,他趁机从床下爬出来翻找蓝潇潇的首饰,却不想,蓝潇潇会突然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房间里有一个男人,蓝潇潇吓得惊叫一声,陈建宁因为体格健硕,速度敏捷,他快速上前捂住了蓝潇潇的嘴,并将她拖入相对封闭的浴室中,因为手上的力道过重,生生捂死了蓝潇潇。”

说到这里,祁队朝白浅沫看去:“因为蓝潇潇惊吓过度,所以她在临死时才会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

白浅沫问出自己的疑问:“陈建宁如果只是一个入室抢劫的惯犯,他又怎么能伪造出蓝潇潇自杀的假象来迷惑警方呢?”

“我们在审问陈建宁时也曾对此事审问过,他的回答让人很难相信。”

“他说了什么?”

祁队在电脑键盘上点了两下,视频转换到审讯室,两名刑警正在对陈建宁进行审讯。

此刻的陈建宁显得有些惊慌,他四下看了一眼,像是在找什么人。

陈建宇:“警察同志,你们要相信我,是误杀,我真的没有要杀蓝潇潇的打算,我只是想偷点值钱的东西,把欠下的赌债还一还,没想到失手杀了她。”

陈建宇双手捂脸,显得后悔莫及。

警察:“你误杀了蓝潇潇之后,又是怎么伪造她自杀的?之前学过医学?”

如果不是对刀口相当了解的人,根本伪造不出自杀的伤口。

并且,整个房间里,竟然没有发现陈建宇的指纹,这也让人觉得很费解。

警察的询问让陈建宇更显得慌乱了起来,他显得十分惊恐。

“是鬼,我看到了鬼!!是他威胁我这么做的,他教我怎么切伤口,让我按照他的吩咐清理现场、毁灭证据。”

两名刑警神情明显一怔,下意识互看了对方一眼。

陈建宇苦笑一声:“我知道这个回答很荒唐,可它就是事实啊,那个鬼神出鬼没,就那么凭空出现在房间里。”

警察:“这个人是不是也和你一样提前隐藏在房间里了?”

“不可能,这个房间我提前就进去勘察过,除了床下面能藏人之外,其它地方都很容易暴露自己,而且我妈每天都打扫卫生,如果房间里藏着一个大活人,我们当时进入房间的时候就能发现他,我可以肯定他真的不是人,因为……因为他离开的时候,我……我亲眼看到他……他……”

警察:“他怎么了?”

陈建宇惊恐的闭上双眼:“他穿墙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