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自杀还是他杀?(2 / 2)

白浅沫的目光朝浴室方向看去。

酒店的浴室设计的是磨砂布力,此刻浴室的推拉门是开着的,从这个角度能隐约看到里面的情况。

避免破坏现场,蓝潇潇的尸体暂时没有移动位置,地上的血迹将米白色的地板染红了大片,白浅沫的脑海中突然又忍不住闪过蓝潇潇死前的情况。

那绝不是自杀。

自杀的人眼睛不会出现瞳孔放大的痕迹,死者在临死之前一定是遭遇了什么让她惊恐万分的事情。

法医从浴室走了出来,摘下手上的胶皮手套,来到辛队面前。

“刚刚在房间里发现安眠药,死者也许有服用过安眠药的可能性,这个需要送去解剖室进行尸检才能最终确定。”

杜暮宸面露为难的开口:“潇潇是我继母唯一的女儿,解剖尸体还需要经过她的同意。”

“哪个做父母的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有同样的纠结,可以理解,我们绝对遵从死者家属的意愿,能否进行尸体解剖最终还是家属来做决定。”

半个小时后

杜老爷和杜夫人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杜夫人就是蓝潇潇的母亲蓝惠,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女人,一身贵妇装扮显得雍容淡雅,只是此刻,看到自己的女儿惨死的场面,她已经不再注意形象。

她冲进浴室,试图想要抱着自己的女儿,却被一旁的女警拦了下来。

“杜夫人,我知道您此刻一定非常伤心难过,请您节哀顺变,因为要保护案发现场,目前死者的尸体还不能碰。”

“潇潇,妈妈来了,妈妈来晚了,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声不吭就丢下妈妈走了?呜呜……”蓝惠哭的无比伤心,脸上的妆容已经彻底哭花了。

声嘶力竭、肝肠寸断好不夸张。

在旁人眼里,蓝惠就是一个失去爱女的母亲,让人忍不住跟着她一起伤心落泪。

苏佩珊摸了一把眼泪:“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的多痛啊。”

白浅沫眼眸幽沉,没有说话。

杜暮宸走上前去,身为继子,继母又痛失了自己唯一的女儿,这时候他于情于理也需要上前安抚。

“蓝姨,先让警方勘察完现场,我们也好尽快带潇潇回家。”

一旁的杜老爷也是一脸的伤心难过:“老婆,潇潇的死太突然了,我们一时半会都没办法接受,你是她的母亲,我知道此刻你的心里是最伤心的,可我们现在首要做的就是带潇潇回家,不至于让她流落在外啊。”

蓝惠哭的几次抽搐,杜暮宸和杜老爷一左一右将她搀扶了起来,总算是带出浴室。

随后,辛队找杜老爷商量。

“杜先生,法医怀疑您的女儿自杀之前曾大量吞食过安眠药,虽然现场勘查判断您的女儿属于自杀,可如果她真的在临死之前吞食了安眠药成分,整个自杀的过程就有诸多疑点了,再加上她临死之前是睁着眼睛的,表情显得十分惊恐,这也不符合自杀死亡的特征,所以根据相关疑点,我们建议将死者的尸体从去法医室进行尸体解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