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夜哥被打脸了?(2 / 2)

白浅沫静静的聆听,在场的人都是懂钢琴的,有人忍不住赞叹:“果然是韩宋妍调教出来的啊,这曲子被她弹奏的太好了吧,这还怎么比?”

“这绝对是专业水准了,感觉都可以去西麦歌剧院演奏了吧?”

“啧啧,输给白夕若我是服气的,她弹奏的真的很专业。”

听到其她选手的真心夸赞,苏佩珊下意识的捏了捏脸颊:“你似乎被打脸了。”

白浅沫不以为然的扯了扯唇角:“这首曲子除了好听,你还听出什么了?”

苏佩珊歪着头再仔细听了一阵儿:“曲子的旋律很优美,很悦耳,能听得出弹奏这首曲子的人很娴熟。”

“还有吗?”

苏佩珊绞尽脑汁想了想:“我不是专业的,实在听不出别的了。”

白浅沫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继续闭上眼睛休息。

过了片刻,曲声结束。

孔深单手托腮,盯着坐在钢琴前的白夕若。

“你今天发挥的比上次要好一些。”这是孔深在曲子结束后,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白夕若起身鞠躬:“谢谢孔导的肯定。”

一旁的那位钢琴家则说了一大堆比较专业性的评语。

“总体是很不错的,比前面四位的专业水准都要高,曲子流畅度也很不错,这首《殇》很难把控的,你已经表现的很好了,我很欣赏你。”

“谢谢米老师的点评。”白夕若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

孔深虽然没有直接夸赞,但是已经肯定了她的实力,米老师则直接对她表示出欣赏。

剩下的就只有韩宋妍了,即便她不愿意,却也不得不把这一票投给她。

想到此,白夕若有些得意的朝韩宋妍看去。

孔深道:“韩老师,你有什么想说的?我想听一听你的看法。”

韩宋妍面无表情的朝台上的白夕若看去:“《殇》这首曲子是赫本一场意外导致双目失明后做的曲子,这首曲子还有一个名字叫《上帝的爱》其实就是赫本在人生最巅峰时刻因意外而坠下神坛,在他最得意时失意,原本奉承溜须的人转瞬间露出了真实的面孔,他才知道,自己身边的朋友没有几个是真心的,颓废一段时间后,赫本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重新开始弹奏钢琴,经历过三年的磨砺,他终于创作出了《上帝的爱》这首曲子,这首曲子的名字也很有深度,上帝在他迷失在名利漩涡时,以这样一场意外扭转了他的价值观,也让他看清了身边的一切,看似失去了双眼,实则是让他做回了真实的自己。”

白夕若静静盯着韩宋妍,她当然知道《殇》这首曲子的含义,因为这首曲子比较难学,当时韩宋妍整整让她在琴房联系了三个月,她才能真正的练熟,但最后的成品韩宋妍还是不满意。

另一位钢琴家忍不住开口:“韩老师,你是想对5号说什么呢?”

韩宋妍目视着台上的白夕若:“这是一首感情非常丰富的曲子,从得意到失意再到重生,应该是有三个阶段的高潮,但我从你的曲子里,没有听到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