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秦 王两家恩怨(2 / 2)

秦静文眼睛顿时瞪大,后知后觉自己说漏了嘴。

“我……我是……”

“和王瑾瑜在一起?”

噗……

秦静文差点被自己的一口唾沫淹死。

“浅沫,你……你怎么知道?”

白浅沫勾了勾唇:“我们离开王家的时候,王瑾瑜不在场,我觉得他的教养很好,不应该在客人没走之前自己先撤了,再加上你刚刚回家一幅恍惚紧张的表情,我和顾先生心里就都清楚了。”

“你们这思维逻辑也太清楚了吧,和你们在一起岂不是很难藏住自己的小秘密?那你和我表哥都这么精明,彼此想要隐瞒对方某件事情的时候,会不会绞尽脑汁、费尽心机的去谋划啊。”

白浅沫擦了擦手,听到秦静文的话,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我们不会去猜测对方想要隐瞒的事情,既然对方不想让你知道,必然是有原因的。”

“啧啧,不太理解你们这种高智商物种之间的感情交流。”

“虽然只见过王瑾瑜一面,不过我觉得这个人谦逊有礼、温文尔雅,到是个不错的人。”

秦静文顿时明白了白浅沫这句话的深意。

脸上有些不自然,连目光都慌乱的不知道该搁哪儿:“别瞎说,我们虽然是邻居,其实平时很少往来的,今天也就是在小花园里巧遇聊了几句。”

白浅沫挑了挑眉,揶揄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单纯的评价王瑾瑜这个人而已!”

秦静文羞窘的瞪着白浅沫,嘟起嘴抗议:“浅沫,你还是不是我的朋友了!”

白浅沫轻轻抬手在秦静文的眉心点了一下:“傻瓜,你自己满脸的少女怀春,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吗?”

“千万别告诉我爷爷,我爷爷和王爷爷简直就是天敌,他要是知道和对王瑾瑜有好感,肯定会跑去王家打断王瑾瑜的腿的。”

“有这么严重?秦家和王家到底有什么恩怨啊?”

秦静文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到底是秦王两家的恩怨,还是我爷爷和王爷爷之间的私怨,总之,这么多年了,秦王两家比邻而居,关系却处的很不好,所以我和王瑾瑜从小都彼此认识,却谁都没有主动找谁说过话。”

听秦静文这么说,白浅沫对秦王两家的恩怨提起了一丝兴趣。

白浅沫和秦静文出来时,顾爵晔轻靠在浴室门外,手里夹着一根烟,眼帘低垂着,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他缓缓抬起眼帘看向白浅沫和秦静文。

“和王瑾瑜的事情,别让老爷子知道。”

秦静文嘴角的笑意顿时僵了僵,白浅沫朝秦静文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去吃饭吧。”顾爵晔这句话是对秦静文说的。

秦静文恩了一声,便朝着餐厅走去。

秦家很大,浴室的位置在靠近后院的走廊尽头,这边说话,外面是很难听到的。

白浅沫指了指浴室:“你去洗手吧,我先去餐厅了。”

顾爵晔掐断烟头,丢尽一旁的垃圾桶,伸手拉着白浅沫走进了浴室。

浴室有二十多平米,偌大的盥洗台前,一排镜子里映衬出两个人的身影。

白浅沫不知道顾爵晔此刻想做什么,跟着进来后,房门被顾爵晔一把带上,随即手腕处一紧,她便感觉到自己被顾爵晔紧紧抱在怀里。

“顾爵晔?”

顾爵晔没有说话,手臂越说越紧,恨不能将她彻底揉到自己的身体里。

感觉到顾爵晔情绪不太对劲,白浅沫也不在说话了,只是任凭他紧紧抱着自己。

过了很久,顾爵晔低沉淳厚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

“丫头,我如果有秘密隐瞒你,一定不是想要骗你。”

白浅沫轻染一笑:“原来你是在介意这个?”

刚刚和秦静文随口闲聊,没想到被顾爵晔听到了。

没想到他会因为这句话而这么在意。

“我相信你。”她从不怀疑顾爵晔对她的爱意,所以,如果有一天,他隐藏了某件事的真相,一定不会是单纯想要欺骗她。

一句我相信你,就像是在寂静的湖面激起了一层波澜,顾爵晔心里的那厮担忧也渐渐释然。

他隐瞒了他们之间的过往,趁着失忆的她,装作陌生人一步一步的接近她。

因为害怕再次失去,所以心里一直存有不安和焦虑。

刚刚在浴室门外听到了浅沫那番话。

“我们不会去猜测对方想要隐瞒的事情,既然对方不想让你知道,必然是有原因的。”

她是如此的相信他,可他却连他们之前相爱的事实真相都不敢和她说,他并不配她的这份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