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爵爷:能和她在一起是我的荣幸(2 / 2)

他也想走啊,可学校没安排住校,自己的零花钱在帝都根本不够租房子的,他能往哪儿走?

可眼下自己是骑虎难下,为了面子,他也要强撑到底。

当白逸堂看到朝这边走来的许华岚时,两眼一亮。

“好,这是你们要我走的,我走之后我们从此之后就相忘于江湖,谁都别拦着我,千万别拦着我,我是不会留下来的,我白逸堂说到做到!”

许华岚走进屋子里,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白逸堂一眼。

随即转过头看向白老和白康成:“这是……”

白老问许华岚:“你认识这小子吗?”

许华岚又朝白康成看了一眼,白康成冲她眨了眨眼。

许华岚轻咳一声,在白逸堂希冀的目光下,轻声道:“有点面熟。但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白逸堂:“……”

感觉被全世界抛弃,从此没有爱了。

“哼,走就走!”白逸堂拿起自己的书包和滑板,扛在肩头,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屋内寂静了两秒钟。

许华岚开口询问:“爸,这小子又惹您生气了?”

白老呵呵笑了两声:“他傻乎乎的,也能气到我?我就是想磨磨他的性子,明明心里担心他姐姐,表面上还死逞强。”

白康成有点担心:“这小子不会跑出去真不回来了吧。”

许华岚笑了笑:“放心吧,这小子健忘,气消的也快,今天周六,他最多去朋友家玩半天,天黑了没地儿去他自己乖乖就回来了。”

*

王老把白浅沫和顾爵晔叫去书房

王老坐下后,目光淡淡的朝顾爵晔瞥了一眼:“坐下吧。”

顾爵晔拉着白浅沫的手,坐在了王老对面。

“刚刚听说缺心眼来您这里偷鸡,害您精心养了两年的斗鸡惨死,我已经联系了一家专门培养斗鸡的会所,那边会尽快挑选三十只最优良的品种给您送过来。”

顾爵晔一番话说完后,王老的脸色缓和了几分。

“你比你外公会做人,我都怀疑你家缺心眼是你外公故意放进来的。”

顾爵晔礼貌的回道:“我外公虽然脾气刚硬,年轻时和您老接下了梁子,但为人直率,说一不二,他做过的事情一定会明目张胆的告诉您,生怕您不知道是他做的。”

王老仔细一想,觉得顾爵晔说的很对。

他和秦老也算是大半辈子的交情,虽然是两看生厌,可毕竟做了几十年的邻居,秦老的性格他还是了解的。

“我很喜欢白浅沫这个姑娘,连带着看你小子也顺眼许多,你可要好好对待她。”

王老心想,原本白浅沫长得和祖师奶奶一模一样,他很希望把自己的孙子和白浅沫促成一对,奈何被顾爵晔这小子捷足先登了。

现在也只能做白浅沫的娘家人,怎么着也不能让秦家的外孙欺负了去。

欺负白浅沫,可就等于侮辱了王家的祖师奶奶,他怎么可能让老秦骑在他头顶上撒野?

顾爵晔目光温润的朝身旁的白浅沫看去:“能和浅沫在一起,那是我的荣幸!”

*

王家院子里

秦静文看到一架秋千,便走过去坐了上去,正午阳光正好,她荡着秋千,眯着眼睛,享受着此刻悬浮在空中的感觉。

她发现王家院子里修整的很素雅干净,还有两座很漂亮的雕塑摆在小花园里,雕像的形状有点抽象,看上去却很舒服,如果此时不是冬季而是夏季,在绿绿葱葱的小园子里,会更显现出雕像的特别和风格。

“你喜欢荡秋千?”

听到背后突然有人说话,秦静文轻呼一声,双脚想要踩在地上站起身,因为秋千荡的太高,下冲的速度太快,她整个人朝前扑了过去。

眼看整张脸就要砸向青石砖铺设的地面,秦静文吓得尖叫了一声。

结果,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她的腰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抱住,随即感觉眼前一晃,她已经稳稳跌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里。

“你没事儿吧?”

秦静文是背对着对方的,等她回过神儿后,立刻脱离了对方的怀抱,转过身看向眼前的男人。

静文是王瑾瑜?

虽然两家是邻居,她和王瑾瑜从幼稚园到高中都在同一所学校,由于王瑾瑜比她大两届,所以,她刚去学校,他就即将毕业,再加上爷爷和王爷爷的关系一直不太好,所以她和王瑾瑜几乎没说过什么话。

在学校见了面,也全然当做不认识。

有时候她在门口无意中往王家看去,偶尔能看到一抹清秀的身影站在院子里看出,他似乎总有所觉,在她看向他的时候,他也会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她。

看着眼前的男人,秦静文有些恍惚。

高中毕业后,他选择出国深造,自此几年间,他们从未见过,他也已然从那个清秀干净的少年变成了沉稳英俊的男人。

这还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认真观看王瑾瑜,以前周围的朋友有提起王瑾瑜的,她的脑海中都会出现一张模糊的脸。

记得以前很多女生夸赞他长得帅,可不知为何,她始终没有花一点心思去多看他一眼,也许在她心里,没有人能超越表哥了,所以养成了她对帅哥的挑剔眼光。

此刻真正看清了王瑾瑜的模样,还别说,竟然真的很养眼,和表哥不同的是,他的帅透着一丝斯文干净。

表哥虽然表面看着绅士风雅、清隽出尘,其实骨子里却坏的流油。

但王瑾瑜不同,他的斯文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让人很容易亲近的一种感觉。

“静文,你……你是不是被吓到了?”王瑾瑜柔声开口,语气里透着关切。

秦静文收回思绪,尴尬的干笑了两声。

“我没事儿,谢谢你及时伸手拉了我一把,不然我这张脸怕是要毁容了。”

“是我不对,不应该在背后和你说话。”王瑾瑜一脸自责。

还好她没事儿,不然他会很自责自己的鲁莽。

秦静文微微一笑:“我没那么胆小,刚刚只是在想事情,一时没注意才摔下来的。”

一阵清风拂过,吹起了她额前的一缕碎发,阵阵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王瑾瑜盯着眼前的女孩儿,透出短暂的失神。

几年不见,她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笑起来很甜,眼睛弯弯响月牙,脸上没有表情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

“你喜欢荡秋千?”

秦静文点了点头:“小时候特别喜欢,后来长大了,很少有机会像小孩子一样这么玩了。”

王瑾瑜伸手抓住了还在晃动的绳索,稳固了秋千:“你坐上来,我推你。”

怕秦静文害怕,他又补充一句:“放心,我在一旁看着你。”

秦静文莫名心口一跳,竟然不知不觉听话的坐在了秋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