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韩宋妍的忏悔?(2 / 2)

一早,白浅沫来到公司。

八点半,姜海就赶了过来。

白浅沫把容宇和夏微叫到办公室里。

“姜导,这就是我提到的那两位艺人。”

姜海的目光冷淡的从容宇和夏微脸上扫过:“形象不错,临场表演一段可以吧?”

容宇和夏微提前做了心理准备,姜海提出临场发挥时,两个人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

姜海想了想,脑海中闪过《诡案七宗罪》的一个场面。

“《七宗罪》里第三个案子,是妻子杀了丈夫,在外人眼里他们很恩爱,其实他们结婚十年,妻子一直遭遇家暴,于是,她处心积虑的制造了一场杀人案,她提前给丈夫的水杯里放入了迷药,当丈夫昏迷后,她用刀子割破了丈夫的喉咙导致丈夫死亡,最残忍的是,这位妻子为了处理掉丈夫的尸体,将丈夫的身体分割了整整一千七百多块,分别选择了五十多个地点抛尸,你们就演丈夫被杀这一段吧。”

容宇和夏微提前已经读过剧本,第三篇案件是“情杀”。

夏微心里有点紧张,在姜导喊开始时,她闭上双眼默默数了五个数后,深吸了一口气。

睁开眼睛时,脸上的神情已经有了变化。

容宇这边也非常投入,他长相干净阳光,想要演一位有暴虐狂轻响的变态其实是有一定难度的。

但当他坐在沙发上拿起一份报纸,双腿随意的交叠着,目光里突然闪过一抹阴鸷,甚至连周身的气质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夏微扮演的妻子是刚被家暴过的,浑身淤青,脸上还带着未干的血迹,她捂着被打肿的脸,目光有些麻木的朝沙发上坐着的丈夫看了一眼。

就像是一个移动的木偶,僵硬的端起水杯去倒了一杯水,随即,慢悠悠的转身走回沙发前。

“打累了吧,喝点水。”

丈夫冷冷斜倪了妻子一眼,嘴角带着一抹邪笑,眸底是一种变态的征服欲,伸手接过水杯,他没有立刻喝下去,而是突然欺身靠近妻子,在她耳边用很轻的声音道。

“知道这次为什么打你吗?”

妻子木讷的点了点头:“买菜的时候不该和老板说太多话,不该接受老板赠的蔬菜。”

男人的目光越发的幽冷,嘴角狰狞的蠕动了几下,猛地一把揪住了妻子的头发。

他的脸上突然变得狰狞,满脸发红,青筋凸起:“贱人,你那是买菜吗?你那是跑出去勾搭野男人,那个卖菜的死肥猪为什么不送给别人菜,偏偏要送给你,恩?因为你骚啊……”

妻子被拽的吃疼,一双眼睛里一片死灰色,只是眉心轻蹙了一下,随即又面无表情的任凭男人狠狠的拽着她的头发,听着他的辱骂和羞辱,她整个人的魂魄似乎已经离开了身体,没有知觉,更没有反抗。

十年,足以让一个人变成傀儡,而这个傀儡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男人辱骂了一阵,觉得过瘾了,这才端起桌前的水杯,昂起头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

放下水杯,男人坐回沙发上,若无其事的继续拿起报纸,一张脸又恢复了正常人的平静。

片刻后,男人眉心紧紧一蹙,一股强烈的晕眩感袭来。

他猛地站起身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软绵无力的跌回沙发上。

“你……你这个贱人,刚刚给我喝了什么?”

妻子那双没有起伏的眼睛渐渐有了一丝光彩,她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丈夫,深深的看了一阵儿,似乎是想要牢牢的记住这张脸,最后看了一眼,她起身缓步走进卧室,片刻后,又慢悠悠的折返了回来。

手里举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丈夫的意识开始涣散,当看到妻子手里的刀子时,他意识到了危险,眼底闪过一道惊恐。

“你敢!”

妻子走到丈夫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看:“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无数个梦里都在幻想用各种办法要你的命,今天,我会让你感受到献血从你身上慢慢流干是什么感觉,老公,我不会让你立刻死掉的,我们毕竟做了十年的夫妻,其实有很多话我想和你说。”

妻子坐下,丈夫努力想要挪动身体,可大量的迷药在身体里起到了作用,他根本动弹不了。

妻子手里的刀子移动到丈夫的脸上,那张斯文的脸,她曾为止倾慕过,喜欢过,可如今,她心里只想把这张迷惑了她的脸亲手毁掉。

一刀下去,丈夫右半边脸上出现一道深深的口子。

丈夫吃疼,已经临近昏迷的意识因为疼痛又清醒了一些。

妻子微微一笑,笑容如他们初次见面那般甜美温柔:“老公,疼吗?”

“老婆,我……我错了,我保证……我保证今后再也不打你了,求求你,看在孩子的份儿上就饶过我吧。”

妻子眯了眯眼:“饶过你?你会饶过我吗?不,你不会的,你只会变本加厉的伤害我,只要你彻底从我的世界里消失,我才有活下去的动力,老公,不要怕,就是流点血,不会多疼的。”

话落,妻子的笑容越发甜美,手里冰冷的刀子却毫不留情的在丈夫的脸上一刀又一刀的划着伤口。

“好,可以了!”姜海喊停。

容宇和夏微调整了一下情绪,从沙发上站起来,等待着导演的评价。

姜海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容宇和夏微脸上,比起刚才的轻慢,此时,他的目光格外的认真。

“演的很好,代入感很强,尤其是容宇的丈夫,你的形象其实并不适合丈夫这个角色,但你却用演技弥补了自身的缺憾,夏微的妻子表现的很到位,说明你是真的有认真研究过剧本里的人物性格。”

听到姜海的一番评价,容宇和夏微都有些震惊。

他们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受到了导演的肯定。

姜海看向白浅沫:“你挑演员的眼光很不错!”

“所以,他们两个人通过了?”

“目前看是这样,不过他们还年轻,在演技上还是有很多不足之处,我建议这半个月让他们做一次闭关训练,这样对他们会有很大的帮助。”

白浅沫沉思片刻,目光投向容宇和夏微:“能抽出半个月时间吗?”

两个人立刻点头。

这么好的机会,就算没时间,也要拼命挤出时间。

“那好,公司楼上就是酒店,你们从今天开始就住在这里,每天在公司表演室里上课,这半个月断掉和外面的一切联系,把全部心思都投入到表演上,我希望最后呈现出的作品能不负众望!”

容宇目光坚定的看向白浅沫:“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夏微则激动的点头:“我也是,我一定会努力抓住这次机会!”

白浅沫满意的淡淡一笑,对姜海道:“关于剧本的问题,姜导有什么要问的?”

姜海冷峻的脸上带着一抹深意:“不用了,既然你这么相信我,我应该以同等的信任回报给你!”

能在风口浪尖上还雇他来接拍这部剧,这不仅仅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魄力,还有对他足够的信任和肯定。

他又凭什么怀疑小姑娘的剧本不是她写的?而且这两次的见面,他从白浅沫身上看到了远远超乎同龄人的成熟和从容。

她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