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许锦恩的后人?(2 / 2)

魏老夫人立刻走上前来:“我搀着您老去吃饭。”

老太太摇了摇头:“我不饿,小言是在哪儿找着的?快和我说说。”

魏老眼见老太太追问这件事儿,走到老太太床边的椅子前坐了下来。

“是被几个年轻人在炸鸡店发现的他,见他身边没有大人,就报了警。”

“幸运的是遇到了好人,要是遇到坏人可怎么办?想想都后怕,你说说你这孩子!”老太太一声叹气。

“如果你要是丢了,我这条老命也不活了,没脸去见下面的长辈。”

魏老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眉心紧紧一蹙。

“妈,咱们祖上留下来的那些老照片您放哪儿了?”

老太太神情微顿,目光如炬的看向魏老爷子。

“怎么突然想起这些老照片了?”

“就是突然想念我爷爷奶奶了,所以想看看老照片怀念一下。”魏老爷子鬼扯一句。

老太太呵呵笑了一声,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

“你小子撒谎的借口还是这么没有水准,照片在我嫁妆箱子里,自己去拿吧。”

“好!”魏老摸了一把虚汗。

不管自己年纪多大,在亲妈眼里,他依旧是个孩子啊。

魏老起身,走到一排红木摆柜前,转动了上面一个青瓷官窑花瓶,摆柜缓缓朝两侧移动开来,一扇粉刷成墙壁的白色暗门缓缓打开,魏老径直走了进去。

里面的房子有十平方大小,整齐的摆满了各种珍贵物件,多数都是老太太嫁入魏家时带来的嫁妆。

老太太虽然是魏家童养媳,可家境也非常优渥,只是因为母亲早逝,父亲续弦后,后母在家中刁难,而魏家家主和老太太的母亲是干表亲关系,得知孩子在家里受罪,便跑去闹了一场,两家本就订了娃娃亲,索性在老太太八岁那年就接来了魏家。

老太太的父亲还算疼爱女儿,只是忙于生意,无暇照料,得知女儿跟在继母身边受了不少苦,在女儿出门时,陪嫁了不少东西作为弥补。

魏老将箱子逐一打开,翻找了一阵儿,终于看到了一本有些年头的复古相册。

翻开相册,前半部分都是老太太年轻时候臭美的照片。

还别说,老太太年轻时的确是一方美人,难怪老爷子在世时那么宠她,一辈子都不曾和老太太拌过嘴,处处宠爱谦让。

翻看下去,到后面就是祖辈的一些灰白照片,其中有几张是魏老的奶奶和朋友一起拍摄的老照片,照片上是几位民国时期的名媛,魏老将照片拿到灯光下,带着老花镜仔细观看了一阵儿。

当看到其中一个人时,那双睿智的眼里满是震惊:“太像了,这世上怎么又这么相似的人?”

他记得自己十五六岁情窦初开时,曾无意间翻看过老太太的相册,看到奶奶年轻时的一些玩伴儿,曾为其中一个女孩儿的相貌所惊艳。

那是一张绝美的脸,五官精致,气质高冷,即便透过黑白照片,依旧能感觉到她站在一群女孩子里格外耀眼,就像是一道光,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她。

即便过去了几十年,可他依旧记得那张脸,今天看到那个叫白浅沫的女孩时,他心里极为震惊,那眉眼神韵和照片上那个人极其相似,如今再对比照片后,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难道照片上这个女孩儿是白浅沫的先人?如果有血缘关系,返祖现象也是存在的。

可即便和祖上的先人长的相像,也不应该达到这种程度吧?

恐怕连双胞胎都难以做到神韵如出一辙的地步。

魏老拿着相册回到屋内,老太太在小言的陪同下正在用餐。

看了魏老一眼,老太太的目光落在了他手里捧着的相册上,随口问了一句:“怎么还把它拿出来了?”

魏老朝魏老夫人看了一眼:“你带小言先回去吃饭吧,我和老太太有些事情要商量。”

看出魏老有心事,魏老夫人点了点头,也不多问,哄着小言出了房门。

老太太放下碗筷,浑浊的双眼里透着精明。

“说吧,有什么要问的。”

魏老坐在老太太身旁,将相册翻开到那个女孩儿的照片上:“妈,您认识相片上这个女人吗?”

看到魏老所指的是谁后,老太太的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魏老见老太太不说话了,顿时心里了然。

“您认识这个人是不是?”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人了?”老太太喝了一口汤,慢悠悠的开口。

魏老将今天在警局的事情说了出来。

“警局里那个叫白浅沫的女孩儿和照片上这个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神韵都相似,这世上怎么会有长的这么想象的两个人?并且她们之间还隔了这么久远,所以我猜测,会不会这个人是白家的先人?这样的话,长的相似还能解释的通。”

老太太眉心紧蹙,有些不太相信的看向魏老:“你说她们长的一模一样?”

“是真的一模一样,您要是不信,改天我把那孩子叫来家里给您瞧瞧。”

老太太的目光朝窗外看去,思绪似乎也跟着飘远了。

“怎么可能呢?她明明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魏老道:“您口里这个她到底是谁啊?”

“她叫许锦恩,是魔都许家的四小姐,也是咱们锦伶堂的第一任堂主!”

魏老震惊不已:“咱们锦伶堂第一任堂主不是我奶奶孔伶儿吗?”

老太太摇了摇头:“真正的创始人是许锦恩,只是她为人很低调,从来不把自己推到明面上,包括许家能有今天的家业,也和许锦恩有莫大的关系。”

魏老赞叹:“都说南有许家女,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我们和许家一直有来往,为何从没听许家人提起过许锦恩这个人?”

老太太长叹一声:“这件事是许家的秘密,你奶奶临死之前都在喊许锦恩的名字,她说,许家、秦家和顾家都亏欠了许锦恩,是他们害死了她,至于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了。”

“那您见过许锦恩吗?”

老太太陷入了一阵回忆里:“有幸见过一面,当时我也不过八九岁的年纪,若不是魏家童养媳这层关系,也可能没有这份渊源。当时她上门来和你奶奶告别,得知我进了门,便让你奶奶叫我到跟前见了一面,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个很冷的冬天,头一夜下了一场大雪,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就站在雪地里,穿着一件绣着梅花的红色披风,漂亮的不像凡人,我虽然年纪还小,却也一眼就记住了她的模样。”

回忆到这里,老太太长叹一声:“自古红颜多薄命,许锦恩的一生注定了是场悲剧,她那天是来和你奶奶告别的,说是要出一趟远门,你奶奶问她何时回来,她当时笑了笑,很淡然的说了一句,也许是永别。没想到,几天之后就传来了她的死讯,为此,你奶奶伤心了很久,你奶奶时常想起见她最后一面都后悔不已,责备自己没有听出她话里的含义。”

魏老满脸的好奇:“许锦恩有后人吗?”

老太太一怔。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许锦恩的美不仅仅是外在的,她有一种超然的气质,这种气质很独特,是别人无法模仿的,你奶奶曾说,在她眼里,许锦恩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可就是这么一位奇人却匆匆陨落了。对了,你改天请那个小丫头来家里一趟,我一定要见一见这个姑娘。”

“好,我明天就联系她,看她什么时候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