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投之以木桃 报之以琼瑶(2 / 2)

当看到照片和视频发送给谁后,韩宋妍整张脸惨白的毫无血色。

如果被青云拍照羞辱让她愤怒的话,看到青云将这些照片发给的是白夕若时,她更多的是震惊以及绝望。

此刻,脑袋嗡嗡一阵刺耳的轰鸣声,盯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微信头像,她感觉自己像是失聪了,已经完全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

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

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是自己视如己出、养育了整整二十年的女儿?

回忆像是开了闸的洪水,在心里肆虐着、咆哮着、将她吞噬淹没。

呼吸渐渐变的困难,一阵阵的绞痛袭来。

“不,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夕若怎么会,她怎么会这么对我!”眼睛红的仿佛能滴血,韩宋妍发了疯似的将手机狠狠扔了出去。

女孩儿蹙眉,身影快速移动,轻巧的伸手将甩在半空中的手机稳稳的接住。

“信不信随你,总之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韩宋妍沙哑着声音开口。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是青云的私宅,这个陌生女孩儿怎么会突然闯进来,这么及时的救了她?

女孩儿眼见韩宋妍一脸怀疑的盯着自己,耸了耸肩。

“怎么?怀疑我?就算我对你有什么企图,这微信总不能是假的吧?哦,忘记提醒你往上翻了,聊天记录要不要看一看?你的果图和视频可是明码标价一千万啊,果然是影后级别,一张照片一百万,真是金子做的。”

女孩儿的讽刺让韩宋妍面容大囧,她压下心里的一丝怒意,尽量声音平和的开口:“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刚巧会出现在这里?”

女孩儿坐在一旁的红木椅上,翘起二郎腿,风情的撩了撩波浪长发。

“我也没必要隐瞒你,说实话,你这种人我还真不屑救,只不过我老板发话了,我也只能救你。”

“你老板……是谁?”听这个女孩儿的话,她出现在这里显然不是巧合。

女孩儿轻蔑的瞥了韩宋妍一眼:“我老板是谁你不配知道。”

话落,她伸出纤长的玉手在空中拍了两声。

两抹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

统一的一身黑衣,年轻的面容上没有一丝表情。

“把这个牛鼻子老道带回去,等着老板发落。”

“是!”黑衣人上前,一把将青云拎起,架着昏迷的青云走了出去。

“好了,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该向我家老板交差了。”女孩儿随意的勾起一缕长发把玩着,临走之前意味深长的朝韩宋妍睇了一眼。

“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别总长年纪不长脑子,被白眼狼卖了还在这里帮人数钱,你也是真蠢。”

“你……”韩宋妍精致的脸上露出一抹怒意。

想到是对方救了自己,最终也只能把怒火压了下来。

女孩儿讥讽的轻哼一声,潇洒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韩宋妍眉心紧紧的皱了起来,这个女孩儿口中的老板到底是谁?

听她的口气似乎对自己很不满,可她却及时出现救了她,她说是听从老板的命令,也就是说,是她的老板让她来救自己的?

深思一阵儿,依旧没有丝毫的头绪。

她把身边能想到的有身份的人都想了一遍,可始终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人来。

*

青云宅院门口

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门外不远处。

红衣女孩儿走出门,眯眼朝车子看了一眼,径直走了过去。

打开后车座的门躬身上车,女孩儿笑眯眯的看向车子里的人。

“夜哥,事情已经办妥了,那个牛鼻子老道怎么处理?”

白浅沫冷清的脸上露出一道冷色,伸手接过女孩儿递来的手机,面无表情的翻看了那几张照片和那段视频。

“他和白夕若约好了晚上等钱款到账就离开这里,既然他这么想离开,我就成全他,把他带回基地吧。”

红衣女孩儿倒吸了一口凉气:“送他去基地?处决了?”

白浅沫扯了扯唇,眸底满是轻蔑:“杀他就像杀一条狗,还用得着带回去污染坏境?”

“夜哥,我脑子不好使,咱能不能说明白一点。”女孩儿哀怨的眨巴着大眼睛。

“送去基地给新来的那些人练练手,留一口气,事后还用得到他。”

女孩儿豁然明白了过来:“好主意,那我就把他带走了。对了,白夕若那边还要派人跟着吗?”

提起白夕若,白浅沫冷淡的面容上闪过一抹厉色:“继续跟着,我看她接下来还能耍出什么花招。”

从这次被全网黑之后,她就派人暗中监视白夕若的一举一动。

如果不是派了江小鱼跟着,顺藤摸瓜发现了青云,这次韩宋妍怕是要彻底栽了。

以她面子比天大的性子,如果真的被青云得手,只怕这条命都要搭进去。

白浅沫疲惫的阖上眼帘,救她不过是因为自己曾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就当是回报这份恩情吧。

韩宋妍追出门来,就见两辆黑色车子已经驶到了巷子口。

那辆黑色越野车拐弯时,半开的车窗内,一张模糊的侧脸一闪而过,韩宋妍心里狠狠一震。

那个人怎么那么像浅沫那丫头?

不可能的,浅沫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一定是自己眼睛花了,一定是。

“妈?”

听到这个声音,韩宋妍背脊一僵,浑身忍不住的打颤。

从前听到这个声音,她的脸上就会露出微笑,可此时,她却丝毫笑不出来了。

二十年,有太多的回忆和深厚的感情。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这个自己养育了二十年的女儿对自己下此狠手。

白夕若见韩宋妍背对着自己,心里暗自冷笑。

看来青云那老东西一定是得手了,以韩宋妍的性子,当她醒来后一定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只怕此刻,她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吧。

不过她不会死,她更爱的还是自己,这么爱自己的人,更懂得死了她就什么都没有了的道理。

所以,那些照片和视频,就是威胁她最好的筹码。

“妈,您怎么在这里啊?”白夕若走到韩宋妍面前,清秀的脸上露出一抹惊诧。

韩宋妍面无表情的盯着白夕若:“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夕若,你怎么会来这里?”

白夕若嘴角微抽,没想到韩宋妍竟然还有心情反问自己?

她原本以为自己能捉奸在床的,没想到青云那老东西这么不中用。

压下一丝心慌,白夕若挤出一抹笑容:“我前几天来向青云道长解惑,他为我指点迷津、解开了我心里一直缠绕不去的魔咒,我这次来是打算亲自来感谢道长的,对了,道长在里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