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夜哥的过去(2 / 2)

周眉走到一旁的椅子前坐了下来。

“当年是咱爸没有长远的目光,我们做儿女的也只能认命,现在我们的确是依靠着郭家,所以哥,你最好不要打郭启珩的念头,那小子不简单。”

“哼,一个私生子而已,如果不是他先有了儿子,郭启泽又是个没什么雄心大志的公子哥儿,郭振泰怎么可能会把郭家的位置交到一个私生子的手里?”

周眉道:“说这么多有什么用?现在郭家的大权已经差不多落在了郭启珩的手里,他用了短短五年时间,让万盛的年盈利翻了整整两倍,他在万盛的成绩有目共睹,现在想要拉他下马是不太可能的。而且说起来,这次你的确犯了不小的过错,严重影响到了佳尚传媒的名声,如果我是郭启珩,我也会立刻撤了你的职务。”

周宏伟神情不耐烦的瞥了周眉一眼:“你来找我就是给我添堵的?”

“我是想确认一件事情,哥,你对外散步白浅沫勾引你这件事,是不是白夕若那丫头在背后怂恿的?”

周宏伟眼神闪烁,心虚的抿了抿唇。

看到他这个表情,周眉顿时了然。

“你说你是不是傻?白夕若明显是拿你当枪使,你还真就傻乎乎的任她指哪儿打哪儿啊,这丫头不是个省油的灯,你看韩宋妍,为了这丫头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认了,现在后悔都来不及,说句不好听的,我看白夕若早晚会背后捅她一刀。”

话落,周眉有些没好气的瞪了周宏伟一眼:“她都和你说了什么?”

虽然自己的哥哥不聪明,可毕竟也是在娱乐圈磨砺了十几年的人了,怎么可能被白夕若随便说几句,就能站出来帮她诋毁白浅沫呢?

就因为想不明白这一点,她才担心自己的哥哥被白夕若利用。

“这件事你别管了,我待会儿还要召开部门会议,你忙去吧。”周宏伟不去看周眉,故意装作收拾自己的办公用品,眼底闪过一丝焦虑。

*

回城的路上,白浅沫抽空看了苏沛珊发到邮箱里的剧本。

回到帝都,她直接去了公司。

助理小圆立刻将几分资料放在了白浅沫的桌子上。

“老板,这是等您处理的文件。”

“好,你先出去忙吧。”

“好的。”

小圆离开后,白浅沫拿起座机给苏沛珊打了一通电话。

“苏姐,我回公司了,你过来一趟。”

挂断电话不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响了两声。

“进。”

苏沛珊笑着走了进来:“和男朋友出去休假,玩的开心吗?”

白浅沫扯了扯唇,没有深入这个话题:“剧本我看了,你的眼光的确很精准,是个不错的本子,制片方想让我演哪个角色?”

“女主火妖。”

白浅沫眨了眨眼,意外的挑了挑眉头。

这是一部讲述杀手的电影,电影名《绝杀》,总导演请的是国际知名大导演,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秘密培养杀手的组织,他们从世界各地挑选出十岁左右的孤儿进行培养,训练的模式类似于养蛊,组织将她们丢在孤岛上,谁最后活着出来,谁就真正成为了这个组织里的一员。

孤岛上有凶猛的野兽和各种含有剧毒的毒物,没有吃的东西,甚至连一个自保的工具都没有给她们。

一年后,孤岛上的三百个女孩儿最终只剩下了五十人。

而这活着出来的五十人,还要进行残酷的魔鬼训练,三年后,进行最后的一次生死较量。

用最原始的方法,剔除不合格的人,唯一剩下的五个人,才能成为合格的杀手。

而火妖则是这五个人里身手最敏捷的女孩儿,难得的是,她是一名天才级别的狙击手,所以火妖自然就深受老板的喜爱。

苏沛珊道:“这看似是讲述的黑吃黑的故事,其实结局的翻转才是最大的亮点,闻名世界的杀手火妖,实则是一名卧底,最后反杀了她的老板曼陀罗,这个人物的形象非常饱满,如果把这个角色演绎成功的话,明年的华鼎电影节上,是有很大几率竞选最佳女主角的。”

白浅沫挑了挑眉:“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绝杀》从导演到制作团队都是顶级的,火妖可是《绝杀》里的女主角,圈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一线女星争抢这个角色,为什么他们会主动找上我?”

苏沛珊神情一怔,盯着白浅沫沉思了几秒钟。

“接到剧本我只顾得高兴了,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奇怪,你现在虽然有一定的话题度,可电影圈最终看的还是作品,目前你拍的两部电视剧都还没上映,这么大的一块馅饼怎么就砸在你头顶上了?”

白浅沫轻晒一声:“尝试着联系上《绝杀》的导演,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见一面,解开了这个疑惑之后,我们再说签不签约的问题。”

“好,我这就去联系制片方,看能不能约个时间和导演见一面。对了,乌优璇那边从你昨天召开发布会时,就一直在散播谣言,说你在拍摄综艺期间故意抢走她的食材,这个女人可真够阴的,故意颠倒黑白,她的粉丝们到现在还是死咬着你不放,这件事我们要不要公开发表个声明?”

白浅沫翻阅资料的手微微一顿:“综艺什么时候上映?”

“明天第一期就上了。”

“等综艺上了再说吧。”

苏沛珊想了想,勾唇冷笑一声:“也好,爬的越高摔死的几率越大。”

*

白康言和白洛禹回到国内后,才得知白浅沫这几天被全网黑的消息,两个人刚回到龙溪苑,白老爷子的电话及时打了过来。

“这几天的新闻你们看到了吧?浅沫到底做错了什么?让韩宋妍和白夕若这么诋毁羞辱她?”

“爸,你冷静一点,这件事我也是刚刚知道,我已经到家了,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解决的。”

老爷子冷哼一声:“解决?你要怎么解决?我要是让你把白夕若赶出去,你能愿意?”

白康言蹙了蹙眉,神情异常的疲惫,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如果这次的事情真的和夕若有关系,我一定会按照您说的去做。”

见白康言态度还算坚定,白老也没有继续数落下去。

“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但是白夕若从白家族谱上剔除姓名这个决定谁都改变不了,她本来也不是我们白家的亲生骨肉,继续留在白家族谱上也不合适,我该说的也说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话,老爷子利落挂断了电话。

白康言阴沉着一张脸,冷冷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韩宋妍。

“我不在家的这一周,你们到底干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