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你看风景,我看你!(2 / 2)

那一刻,他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抱住她的时候,却异常的安心,那一秒,他才明白,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在专业滑雪场,工作人员很快前来施救,

等他苏醒时,听到耳边有人焦急的用英文和他说着什么,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听到一声:“先生,先生你醒一醒。”

跳入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是,他竟然没死。

随即,猛然惊醒,焦急的朝怀里的女孩儿看去。

“她怎么样?”

“放心吧,你们都没事儿,先生,你需要松开你的女朋友,我们才能把你们送去医院。”

他没心思理会那些人,伸出手放在了女孩儿的鼻尖紧张的试探。

当确定怀里的人呼吸正常后,那种狂喜的感觉,是他23年从未有过的,那一刻,他庆幸自己还活着。

她很快也醒了,可眼睛因为受到了刺激,出现了雪盲症状,

滑雪场的人亲自将他们送去了当地医院救治,检查后,医生说需要两至三天才能恢复。

他很内疚,有些后悔带她来滑雪,她似乎有所察觉,玩笑道:“顾先生,这三天就劳烦你做我的眼睛了。”

看着她嘴角淡淡的笑意,他几乎是迫切的开口:“好”

小姑娘吸了吸鼻子,一脸嫌弃道:“我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既然我们没什么事,就回家去吧。”

他蹙了蹙眉,心里是希望她能留院观察,可看到她小脸紧蹙,浑身不适的模样,他心里会莫名的想顺着她、宠着她。

“我去拿药,然后办理出院。”

听到他的回答,小丫头终于满意的笑了。

他背着她走出医院,外面一阵寒风扑面袭来,小丫头的手瑟缩了一下,随即伸进了他的衣领里:“顾先生,不介意我取个暖吧?”

他勾了勾唇没有说话,心里道:小丫头,你胆子很大,这么亲密的动作,可是男女朋友才能做的。

但似乎,她并没有觉得这个动作有什么,趴在他的肩头很快睡了过去。

他走在雪地里,心里胡思乱想,她是不是也曾像现在一样,被别人背着,双手也在对方的衣领里取暖?

越想下去,心情会莫名的烦躁。

*

收回思绪,顾爵晔背着白浅沫走进玻璃屋内。

空调打开,屋子里很快暖和了起来。

白浅沫径直上了二楼,拉开二楼的落地窗帘,坐在靠窗的沙发床上,看向外面白茫茫的雪山。

已经是深夜,在白雪的映衬下,整个山顶像是临近天亮之前的灰白世界。

有一种神秘朦胧的美感。

顾爵晔来到二楼,见小丫头正坐在落地窗前发呆,他缓步走来,从身后将她抱在怀里。

“看什么呢?”

“雪景啊。在这种玻璃房子里看雪景,和那晚看星星时很不一样。”

“我看都一样。”

白浅沫扭过头看向靠在自己肩头的男人:“一样?”

男人低笑一声,一只手缓缓上移,轻轻勾起她的下颌:“你看的是风景,我看的是你,所以在我眼里,上次和这次没有区别。”

白浅沫感觉心口有小鹿在乱撞个不停,盯着近在咫尺的妖孽,一抹干涩沿着喉咙一直往上,忍不住吞了口唾液。

“那个……我的书包呢?”

顾爵晔欣赏着小丫头羞窘的模样,凑过脸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在车里,我去拿。”

“还是算了吧,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

男人目光幽深的盯着她看了一眼:“晚上吃饭了吗?”

“在爷爷那里吃过了,你呢?”

“着急见你,没顾得吃。”

白浅沫蹙眉,朝厨房里扫了一眼:“这边长期没人住,应该也没什么能吃的了吧?”

“我买了食材,在车里,正好把你的书包也拿过来。”

白浅沫这才明白,顾爵晔在去白家老宅找她的时候,已经准备好要来这边住了。

顾爵晔起身离开,白浅沫站在落地窗前朝下面张望。

很快,他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里。

看着他打开后备箱,从里面临出一个大袋子,随即又打开了后车座的门,将她的书包也拿了出来。

关上车门正准备离开时,不知他又想到什么,回头朝驾驶座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打开驾驶室的门,从里面似乎拿了个什么东西揣进了口袋里,这才拎上袋子折返了回来。

顾爵晔上了二楼,白浅沫好奇的朝他有些鼓的外套口袋扫了一眼。

“你口袋里装的什么?”

顾爵晔神情微怔了一下,幽深的眸子盯着白浅沫看了几秒钟,随即将购物袋和书包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走到她身边坐下,勾唇一笑,伸手揽着她的腰,将她轻轻一抱,轻而易举的让小丫头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想知道?”

看到他眸低闪过的一抹暧昧,白浅沫隐约感觉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想,我们还是去做饭吧。你做,我打下手。”

白浅沫触电般的从顾爵晔腿上跳了下来,拎着购物袋跑进了厨房里。

顾爵晔笑了笑,没说什么,脱了外套放在一旁,起身紧跟着走进厨房。

“要带这个吗?”白浅沫翻开橱柜,拿出了一个围裙。

顾爵晔慢悠悠解开衬衣袖口,修长的手将衬衣袖子挽到手肘处,朝白浅沫看了一眼。

“帮我带。”

白浅沫拎着围裙,走到顾爵晔的面前,两只手举着围裙的带子,顾爵晔配合的俯下身来,让她将围裙套在脖子上。

随后,白浅沫绕道顾爵晔身后,将腰间的绳子也系好。

“要做什么?”

“简单一点,意面吧。”

白浅沫嘴角一抽,在她眼里,称得上简单的只有泡面。

顾爵晔真的是做饭小能手,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份色香味俱全的意面就摆在了餐桌上。

原本白浅沫晚上在白家吃了一点,可嗅到香味后,还是顶不住诱惑。

“尝尝。”

白浅沫迫不及待的拿起叉子尝了一口,小脸上顿时神采奕奕:“好吃。”

顾爵晔端起身旁的水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水,幽深的目光从始至终没有移开过白浅沫,看她吃的津津有味,清隽的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