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夜哥马甲要掉了!(2 / 2)

宋青青心里暗暗庆幸,还好白夕若把监控室的人请来作证了,不然时间差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解释。

“白浅沫,你昨天在机场曾污蔑周总的性取向,晚上就迫不及待跑去倒贴周总,请问你对自己这种放荡的行为有什么要说的?”男记者冷声询问。

“还有关于你来帝都之前的过往,据你的养母说,你14岁就离开了家,这六年时间里从未回去过,那么请问,这几年你都在哪里?又做了些什么?是否像传闻的那样,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还有你的养母对你的指控,你有没有觉得愧疚他们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呢?连你的生母都不喜欢你,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还有堕胎事件,铜山县人民医院出示的那份人流信息,你有什么要回应的?”

白浅沫拿起话筒,目光清冷的扫过在场咄咄逼人的记者们。

“关于我的学历,我14岁之前的生活,14岁之后的去向,以及我有没有堕胎,和周宏伟之间的关系?你们各家新闻媒体不是已经每天都在各种论调的报道着?我昨天在机场已经回应,关于我的黑料都是假的,但我知道,这不是你们想要听到的答案。”

白浅沫眸色清冷,嗤笑一声:“所以我选择在今天召开记者发布会,把你们所有疑惑的、好奇的、看笑话的事情统一做个回应,贺律师,可以开始了。”

贺敬之拿出一份文件,展开来面对记者:“这是我方当事人去省二院妇产科做的一份详细的检查报告,经过以李春兰教授为代表的权威专家组一致判断,我方当事人的宫颈、子宫、子宫壁内膜等完好无损,没有任何人流迹象。在此,我还要向铜山县人民医院正式提起诉讼,针对铜山县人民医院捏造假证明,诋毁我方当事人的清誉的恶劣行为追究其法律责任。”

宋青青冷声质问:“你们怎么能证明这份报告是真的?”

贺敬之轻嘲一声:“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国家妇产科权威专家李春兰教授,还是让李教授亲自为大家解惑吧。”

贺敬之话落,顾璟煜陪着李春兰教授走了进来。

记者们立刻拿起摄像机对准李春兰。

“请问李教授,白浅沫真的在二院做了相应的检查吗?”

李春兰走到台上坐下,拿起话筒,神情从容平静的面向在场的记者:“不错,白浅沫做了相应的检查,这份检查报告也的确是二院妇产科出示的相应报告,经过我和几位妇产科老专家的一致判断,白浅沫并没有做过人流手术。”

“可铜山县人民医院为什么会说白浅沫在他们医院做过相应的手术?”

李春兰睿智的目光里露出一抹愤怒:“身为医生,要秉持对每一位病人负责的态度,更要有最基本的医德,我不知道铜山县为什么会出示这份证明,不论真假,在没有获取病人同意的前提下,公开病人隐私是违法行为,更是不道德的行为,我希望当地相关部门能尽快查明情况。”

李教授一席话说出,言语里透着医生超高的职业素养,并且,她还是国家级别的专家,说出的话自然比一个县医院出示的证明要让人信服的多。

宋青青看到李春兰那一刻,心里就暗叫一声不好。

没想到,白浅沫竟然会直接联系上李春兰,还做了相应的检查。

那份人流报告岂不是不攻自破了?

记者们纷纷开始议论起来。

“李教授可是国家级的权威专家,而且她的风评特别好,人家这么大年纪了,没必要替白浅沫洗白,看来,那些传白浅沫做过人流的消息十有八九是假的。”

“白浅沫都去二院做了相关鉴定,铜山县自从收到贺敬之的律师函后,到现在还没有给出任何回应,明显是做贼心虚了啊。”

“靠,污蔑人家小姑娘肚子里死过人,这也太恶毒了吧,果然村子里那些妇女的话不能听信。”

“当初好像是嘉爱的宋青青跑去采访那些村妇的吧?宋青青,你现在是不是要给大家一个解释?”

宋青青脸上闪过慌乱:“我要解释什么?我只是去做了个采访,谁知道……谁知道那些村妇说的都是假话啊。”

“不过……不过白浅沫14岁就和野男人跑了总是事实吧?就算她肚子里没死过人,也是个行为不检点的女人。”

白浅沫恭敬的送走了李春兰教授,刚巧听到了宋青青这句话。

“请问宋记者,你找到那个你口中的“野男人”了吗?”

宋青青气愤的瞪了白浅沫一眼,冷笑道:“白浅沫,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吧?你养母和村民说,当时你经常去后山找那个男人,你现在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

白浅沫轻晒一声:“前一秒还说那些村妇的话不可信,后一秒又拿那些人的话当真理,记者说话都这么不严谨吗?”

宋青青阴沉着一张脸:“我们记者寻求的就是真相,白浅沫,如果你没做过那些事情,请拿出相应的证据来证明你这几年的去向啊。”

白浅沫轻蔑的朝宋青青看了一眼,那一眼,就像是看一个蠢货一般。

宋青青脸色越发难看,心里暗哼,白浅沫,人流那件事你能解释的通,我看你怎么解释这些年你的去向。

一个没有文化的女生,这些年的生活可想而知,肯定过的非常糟糕,所以白浅沫根本不敢公开这些年她究竟做了些什么。

就在宋青青得意时,白浅沫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视频通话,响了两声,那边就接听了。

手机连接了电脑,所以大屏幕上同步放出了视频内容,里面是一位头发花白的外国老人,看上去有七十多岁年纪。

对方正坐在一张办公椅前,目光含笑的朝视频里挥手。

“哈喽我亲爱的沫,你现在过的好吗?”

“aifred教授,很抱歉现在打扰你。”

“哦,不,接到你的来电我非常开心。”

白浅沫说明情况:“我正在召开一场记者发布会,需要你的帮助。”

aifred挑了挑眉,很不可思议的模样:“沫,我一直觉得你是全能的,无所不知的,听到你需要我的帮助,我此刻的心情非常非常激动,快说吧,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或许我可以和derek、vogt那些老家伙们炫耀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