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白洛禹小粉丝进了UK基金?(2 / 2)

杰恩脸上的笑意渐渐加深:“白先生,你会见到她的。”

可以说,你其实早就见过她了。

“真的吗?”白洛禹激动不已。

白康言笑道:“死神是洛禹唯一的偶像,他真的非常崇拜死神,如果能圆了他见偶像的梦想,他一定会非常非常激动和开心。”

杰恩双手交握,慵懒的轻放在大腿上,冰蓝色的瞳孔深邃幽暗,薄薄的唇瓣微微弯起一抹弧度。

“我想,死神知道了,也许会感到意外。”

白康言和白洛禹一时没明白杰恩这句话,不过两个人也没有深思其中的深意。

原本白洛禹还想询问死神桌子上那张照片的事情,但想到麦拉当时的神情似乎在忌讳什么,犹豫了一阵儿,最终没有问出口。

*

翌日

龙溪苑

白康言和白洛禹已经出国三天了,这三天,白夕若趁着他们父子两人不在,已经让白浅沫在娱乐圈里彻底变得臭名昭著。

这次发布会上,有韩宋妍和张翠艳站出来说的那番话,再加上周宏伟和宋婉婉的爆料,白浅沫现在已经成了人尽可夫的贱人。

何况,还有佳尚传媒的封杀令,今后白浅沫休想在有翻身的机会。

“妈,我今天有一场访谈节目要上,前几天那场记者发布会上出了那种事,对浅沫的名声很有影响,我想趁此机会向公众解释清楚,让他们别再骂浅沫了。”

韩宋妍捧着咖啡杯,一脸若有所思。

原本召开那场记者发布会的本意是帮夕若洗白,再趁此机会逼浅沫那丫头退出娱乐圈。

现在目的虽然达到了,可这两天看到网上全都在骂她,各种污言秽语,没有素质的网友甚至还带上了她的父母亲人,每当看到这些评论,她就觉得一阵心虚。

白康言和洛禹就快要回来了,他们人在m国,还不知道国内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可一旦他们回来了,只怕这件事儿她也不好交代。

“也好,这次浅沫的确是被骂的太狠了些,周宏伟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怎么能在记者面前说那种含沙射影的话?还有那个叫宋青青的女记者,我记得周眉好像没请他们嘉爱的记者吧?她把浅沫的养母搬出来究竟想要干什么?”

提起这件事儿韩宋妍一脸阴郁。

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张翠艳,只要一看到这个一身土气的村妇,她就会想到,自己十月怀胎生的女儿是在这个女人手里被养坏的。

如果不是张翠艳,如果浅沫那丫头是被一对有点文化的人抱错了孩子,或许也不会走向今天这条路。

白夕若敛下眼帘,眸低闪过一抹阴狠。

心里冷哼,韩宋妍就算再偏向自己,可她心里始终是放不下白浅沫的。

就算白浅沫再如何不堪,也始终是韩宋妍的亲生女儿,韩宋妍也绝对不会为了自己而彻底毁了白浅沫,所以,想要让白浅沫再无翻身的机会,还要靠她自己。

*

白家老宅

白老爷子一大清早原本高高兴兴的出门遛鸟,走到报摊前想买一份帝都晨报,没想到,意外看到了报纸上登的一则娱乐新闻。

看完那条新闻后,白老爷子气的脸色赤红,报摊老板眼见老爷子盯着那条最近特别热门的丑闻看,见老爷子面红耳赤,以为是被新闻里那个不知检点的女星气到了。

“现在的年轻女生真是不知检点,年纪轻轻就能做出这种事情,谁要是她的家人,可真是恨不得死了算了。”

“你给我闭嘴!”白老冷冽的瞪了报摊老板一眼。

报摊老板一脸无辜:“你这老爷子,我也就是说了句实话,你又不是她的亲人,你生个什么气儿啊?”

老爷子咬牙切齿的道:“她是我亲孙女,而且,这些消息都是假的,是故意往我孙女身上泼脏水,你说我生不生气?”

话落,老爷子抽出一张五块钱,丢给一脸惊愕的报摊老板,转身怒气冲冲的回到了家里。

“白康成、许华岚,你们两口子给我出来!”

听到老爷子在厅堂里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夫妻二人立刻从自己的院子里跑了过来。

“爸,您这一大早上的哪儿来这么大的火气啊?这才刚七点,这是谁给您气受了?”

老爷子怒哄哄的走向夫妻二人,将手里的报纸甩给了他们。

“自己看。”

白康成看了许华岚一眼,夫妻二人隐约感觉到兆头不妙。

白康成蹲下身将那份娱乐报纸捡了起来,首页一张白浅沫的照片,标题为:白浅沫生活糜烂放荡,靠金主在娱乐圈混脸熟?

内容讲述白浅沫农村出身,没有文化,素质底下,小太妹,还说她打过胎,甚至连某某医院打胎的记录都晒了出来,以及提起白浅沫因为勾引佳尚老总,却被周宏伟直接开除云云,这篇报道将她说的极为不堪。

白老看完这篇报道后,整个人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白康成和许华岚的脸色也很不好。

“爸,这两天网上的确有人故意抹黑浅沫,我们不告诉您,就是怕您气坏了身体,而且,这也是浅沫的意思,出事儿那天,浅沫立刻就给我打了电话,说让我们一定要瞒着您。”许华岚无奈的道。

白老阴沉着一张脸,深吸了好一口气才渐渐平稳了心情。

“白夕若她究竟想干什么?她这是想把浅沫往死里逼吗?我们白家……我们白家到底有哪里对不起她了!”

“我们白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养了二十年的女儿,却养出一个黑心的白眼狼,偏偏那对夫妻还蠢得分辨是非的能力,让浅沫那丫头年纪轻轻就受到这种侮辱!”

白康成走到白老身旁,帮老爷子顺着背:“爸,您别生气了,浅沫说她会处理,以浅沫的能力您还不相信她吗?”

白老道:“顾爵晔呢?给那小子打电话,平日里对我们浅沫死缠烂打,出了事儿怎么不见他站出来说一句话?如果他公开了和浅沫的关系,哪里还会有这种糟心事情?”

许华岚道:“昨天阿晔和我打过电话了,说是正在调查这件事情,而且,他也说,一切等浅沫回来处理,我想他们是商量好了的。”

“哼!这事儿上就不能听浅沫的,我是一秒钟都受不了了,必须尽快给我把这件事儿解决了,快,给顾爵晔打电话,让他马上给我过来!”

白康成蹙了蹙眉:“爸,浅沫今天就回来了,您老能不能……”

白老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的道:“不能,立刻马上给我打电话!!”

许华岚眼看老爷子这次真的气的不轻,赶忙安抚:“您老别生气,我这就给阿晔打个电话。”

*

金钰华庭

顾爵晔接到许华岚的电话:“好,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顾爵晔走到衣帽间,快速换好外出的衣服后,拿上车钥匙就出了家门。

约莫半个小时后

顾爵晔赶到白家,白老爷子前厅的黄花梨木椅上,铁青着一张脸,阴沉沉的盯着他。

“这件事儿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刚发生那天!”

“这都过去三天了,你怎么还不站出来说话?你要是承认了浅沫是你的女朋友,浅沫还能被人这么诋毁吗?”白老气呼呼的质问。

顾爵晔清隽绝伦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无奈的表情:“如果浅沫同意公开我们的关系,我随时都能站出来!”

白老眉心紧了紧,干咳一声:“这么说,是浅沫那丫头不肯公开?”

闹了半天,还是他冤枉好人了?

这事儿闹得……

白老爷子眨了眨眼,想着怎么能让自己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