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夜哥为爵爷赚礼物!(2 / 2)

原本还想等回帝都了私下里从宸哥这儿买回来,没想到宸哥直接大方的送给了她。

“谢谢宸哥。”

杜暮宸哈哈笑了两声:“和你宸哥还客气什么。”

他已经能联想到,老七收到这条手链后拍照去群里撒狗朗的模样。

不过,他也留了一手,就等着老七来撒狗粮的时候,给他眼睛里上点眼药水。

*

晚上十点

拍摄团队全部到达滨城市下榻的酒店,休息一晚,第二天准备启程回帝都。

白浅沫回到酒店,第一件事就是钻进浴室里洗了个热水澡,将这三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从浴室走出来时,刚巧门铃响了。

白浅沫来不及吹头发,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苏沛珊风风火火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两大袋子东西,紧跟着,陈菲菲也走了进来。

“在金洲岛那三天可把姐姐憋死了,咱们今晚一起吃火锅把。”苏沛珊将两兜东西放在餐桌上。

陈菲菲将插电的火锅也搬了过去。

“我已经馋火锅很久了。”

白浅沫利落的吹干头法坐了下来。

三个女生围坐在一起吃饭,不免就会聊一些娱乐八卦新闻。

“对了,宸哥进这个圈子这么久,好像从没听过他的绯闻。”白浅沫吃了涮羊肉,视线轻飘飘从苏沛珊脸上划过。

苏沛珊低垂着眼帘,埋头猛吃,看上去对这个问题兴趣缺缺。

陈菲菲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咬着筷子仔细想了想。

“是啊,宸哥入行都快四年了,别说没听过他的绯闻了,在他身边连异性生物都几乎没有。”

白浅沫挑了挑眉,端起一旁的果汁抿了一口。

“怎么说?”

“你们都不知道吗?有传宸哥是gay,而且还是个纯o。”

“噗!”某人一口啤酒全程喷了出来。

“苏姐,你没事儿吧?”陈菲菲急忙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苏沛珊狠狠挖了陈菲菲一眼:“差点呛死姐姐我,你说有没有事儿?”

陈菲菲好言赔不是,一边还帮苏沛珊顺着背,继续道:“在粉圈关于宸哥的取向问题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了,粉丝们早就接受了,而且大部分粉丝还特别开心呢。”

苏沛珊端起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水,不可思议的瞪了陈菲菲一眼。

“这些粉丝是变态吧!”

陈菲菲嘿嘿一笑:“这你就不懂了苏姐,我们粉丝私底下都觉得宸哥这么优秀俊美的一个人,世间凡夫俗女根本配不上他,所以我们粉丝宁愿给宸哥配一个好基友,也不愿意便宜了某个小浪蹄子强啊。”

苏沛珊:“……”

她可能和这些脑残粉不在一个世界上,那个狗男人哪里优秀了?

除了长了一张招摇撞骗的脸之外,有一点能拿出来被称颂的地方吗?

是为祖国的建设增砖添瓦了?还是走出国门为国争光了?

no,都没有!!!

但她心里这么想,对着陈菲菲还是没勇气说出口的,杜暮宸的粉丝战斗力,那不是一般的强。

打了个酒隔,苏沛珊一脸无语:“你们这群粉丝心里太扭曲、太阴暗了。”

白浅沫道:“果然最毒妇人心。”

宁愿便宜了男人,也不能被同性抢走自己喜欢的爱豆。

心疼宸哥一秒钟。

不过当陈菲菲说宸哥是0的时候,白浅沫没忍住脑补了一场香艳的画面。

吃过饭后,苏沛珊和陈菲菲喝了很多酒,两个人醉的不省人事,直接霸占了唯一的床。

白浅沫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女人吵闹着要吃火锅,最后还要由她这个不能喝酒的人来收拾残局。

刚把餐桌收拾妥当,白浅沫准备丢垃圾时,房门再次响了。

白浅沫放下垃圾袋,走到门口透过猫眼朝外面看去,见是杜暮宸和陈斌,就立刻打开了房门。

“宸哥?这么晚你找我有事?”

“小沫沫,你确定要和你宸哥在门口说话?”杜暮宸眯眼一笑。

杜暮宸是个很谨慎的人,尤其是在和女艺人单独见面,身旁永远会跟着陈斌。

再加上杜暮宸从来没闹过绯闻,被狗仔追拍了四年,始终没在他身边挖出可疑的异性,这种情况在正常眼眼里就变得很不正常。

再加上粉丝圈很多腐女随意揣测,久而久之,杜暮宸和陈斌之间的关系,在粉丝眼里就变得很微妙了。

这也就是陈菲菲刚刚说的,觉得杜暮宸是gay,而且,还是0。

至于这个0是怎么来的?谁也不可能围在床边观战,多半是腐女们发挥了自己超强的联想能力。

“请进!”

白浅沫侧身,请杜暮宸和陈斌走进房间,随即关上了门。

杜暮宸走进来后,吸了吸鼻子:“火锅?”

话刚落,目光朝床上看去,就见苏沛珊和陈菲菲大刺刺的躺在上面。

当看到苏沛珊满头乱发糊了一脸,双手双脚大开,睡姿极差时,还不忘嫌弃的瞥了瞥嘴。

白浅沫给杜暮宸和陈斌倒了两杯水。

杜暮宸的目光从苏沛珊身上移开:“她们这是喝了多少酒?”

白浅沫轻抬下颚,朝餐桌下面指了指,餐桌下面七八个啤酒瓶东倒西歪。

“肯定是苏沛珊买的酒。”那女人就是个十足的酒鬼。

“宸哥似乎很了解苏姐啊,你们之前认识?”

杜暮宸一向温润的脸上此刻有些冷色,沉默了一阵儿道:“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和颂的金牌经纪人,怎么会不认识?”

白浅沫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询问什么。

杜暮宸和苏沛珊之间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情的过往,而且,多半是情债。

至于是谁欠了谁,那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对了小沫沫,刚刚陈斌听《极限》剧组的朋友说,乌优璇和杨采文刚回到酒店又急匆匆赶去了医院看望老孟。而且,杨采文还以乌优璇的名义给了老孟家人五十万。”

白浅沫眼帘轻垂,把玩着自己的指甲,红唇勾起一抹轻嘲。

“这么迫不及待啊。”看来,鱼儿就要上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