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看看我的小女友睡醒了没(2 / 2)

“是啊,魔都一位老专家亲自到访,老板一早就和老专家进了实验室,一时半会儿怕是出不来,您有什么需要交代的,等老板出来了我帮您转达。”

白浅沫捏了捏眉心。

她现在需要一身衣服,总不好让其他男人帮她送过来吧。

“不用了,你忙吧。”

挂断电话,白浅沫走出卧室。

虽然此刻她就在科研所,因为是顾爵晔的私人区域,也不会有外人进来。

走到鞋柜前穿上顾爵晔的拖鞋,不是一般的大,不过总比赤着脚要舒服。

随即去了浴室,盥洗台前摆放着一份新的洗漱用品,看样子是为她准备的。

白浅沫笑了笑,有时候她觉得,顾爵晔真的很细心,什么都想到了前面。

有这样的男人在身旁,很有安全感。

*

实验室里

刚结束了一次细胞分解实验,顾爵晔和裴院长、刘院长对这次实验进行了详细探讨。

“阿晔,在想什么?”

顾爵晔收回思绪,目光深远:“我常常在想,人的细胞分解到最后其实就是矿物质、非生物,可为什么以细胞结合的人类却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和思考?”

刘院长笑道:“这也是科学界的一大难题啊,例如大脑到底是人类思维意识的载体还是本身?也许在大脑内部存在着类似于程序密码一样精密的数据库,人的一切意识,都由这里而来。”

顾爵晔道:“刘院长,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人工智能的智能是来源于它的数据库还是程序算法?这两者联系起来,是不是有点相似之处?”

刘院长一时被问住了。

裴老沉思了一阵儿,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个比喻很恰当,人类在某种意义上,很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创造出来的,我们看不到它,可它却无时无刻都在我们的身边。”

顾爵晔道:“就如年轻人玩游戏时,如果把我们比作是上帝,那么游戏里的二度空间就等同与我们这个人类世界,再往深处想,四维空间的生物是否也像我们坐在电脑旁一样盯着屏幕观看我们的一举一动?”

刘院长摇了摇头:“果然年轻人的思维更为活跃。”

顾爵晔笑道:“前两天闲来无聊翻看了一本野史,其中有一个不死人的故事,当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人类是可以不死的,是否说明,有一种办法是可以改变人的细胞体的自然老化?”

“这毕竟只是野史杂谈,当不得真!”

顾爵晔深眸里闪过一丝异样:“或许当人类发现时间的秘密,就能解开这个困惑了上千年的问题。”

裴老道:“你的观点或许是对的,可在我们三维空间里,时间是固定存在的,想要了解它就要跳出这个圈子。”

顾爵晔眉梢微扬:“所以至今没有哪个学术界的专家真正解释了时间为什么会存在。”

顾爵晔突然想到自己的小丫头,这个时间,她应该已经醒了。

和两位老专家简单聊了几句后,顾爵晔将二人送出科研所,随后折返回三楼的休息区。

推开卧室的门,就见小丫头穿着他的衬衣,正趴在床上专注的写着什么。

一双被嫩的双腿翘起,漂亮的双足调皮的在空中晃动着,本就刚遮住臀部的衬衣跟随她的动作而上下摆动,隐隐能看到一片诱人的春色。

听到响声,白浅沫扭过头朝门口看去,就见顾爵晔双手插兜,正好以整暇的盯着自己。

那双眼眸此刻异常的深邃,视线从她的腿上缓缓上移,最后才落在了她的脸上。

白浅沫竟然秒懂这个男人眼神里的暗涌,想到昨天晚上的场景,脸颊一阵发烫。

“怎么这么早就从实验室里出来了?”

“想着我的小女友还在睡觉,过来看看她睡醒了没有。”

说着话,顾爵晔将卧室的门关上,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白浅沫也跟着从床上爬起,将散落在床上的一堆纸张收了起来。

顾爵晔快速瞟了一眼,纸上密密麻麻的文字,看上去像是剧本之类的。

伸出手臂,将小女友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坐了下来,一只手圈住她不盈一握的细腰。

“饿了吗?”

说起这件事儿,白浅沫娇嗔道:“还说呢,我的衣服去哪儿了?一觉醒来发现床边的人不见了,连衣服都不见了,你是不打算让我出门了?”

顾爵晔勾唇,醇厚的笑声传来。

“被你猜对了,就想把你关在我的眼皮底下。”

被男人撩的脸颊泛红,白浅沫的逆反心理上脑了。

猛的一推,顺势把眼前的男人推倒在床上,暗暗咬牙,她就不信自己掌握不了主动权!

男人躺在床上,眸低满是笑意。

白浅沫俯身下去,对着他的唇吻了上去。

撩人的手指到处点火,一双魅色的眸子不时挑衅的朝身下的男人眨一眨。

男人原本带笑的眼睛里渐渐被一股炙热的火焰覆盖。

白浅沫见此,眸低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感觉火点的差不多了,正起身抽身离开,安放在她腰间的大掌一扣,顺势将小丫头撩人的小手扣住,轻轻一带,将她顺势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