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父亲出殡了(1 / 2)

白荷花被白云朵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指着白云朵道:“你,你……”

“你什么你,我回家了。”说完白云朵小跑着奔着家跑去,她得快点跑,免得跟白荷花一起到家,到时候她一吵吵,人一多,自己身上这些食物就保不住了,毕竟现在自己就是为了一口吃的费尽心思的境遇。

她跑了一会,感觉后边没人跟着,回头一看,白荷花还在那缠着方志鹏呢。

她放慢了脚步,有点理清楚这里的事了,看来这白荷花的目的不是自己啊?白云朵之前还以为白荷花就是针对自己,在方志鹏面前闹的。

现在想想刚才白荷花的话,白云朵有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白荷对方志鹏有点意思。

白云朵心里想着,方家都是好人,不能让白荷花祸害了,以后有机会得跟莫兰香说一下,谁家要是娶了白荷花,那可是没好日子了。

想着这些,她回到了自己家的墙外,自然不能走正门,她在东厢房这边找了个平时没人过来的墙头边跳了进去,然后直接就跑进了自己家的屋子,然后回身就插了门,一气呵成。

连氏看着这么匆忙跑回来的白云朵,以为有人撵她呢,赶紧问:“云朵,咋的了?”

白云朵把粥放在了炕上:“没事娘,我怕被人看见我带回来的好东西,你赶紧吃,我缓口气,把六郎换进来也吃点。”

边说,她边往出掏身上这些吃的,因为屋里有窗帘,灯光也不亮,所以不用担心被外边看见说话小点声就行,免得有人偷听。

一个馒头,两个烧家雀儿,五个煮鸡蛋,还有面前这一小盆小米粥。

这些把连氏看傻眼了:“云朵,你这在哪整来的?”

白云朵小声道:“柱子叔家,不过娘放心,我给钱了,咱家不缺钱,你放心吃,不过咱们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以后打麻烦。”

连氏现在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闺女了,这丫头现在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她说什么都能解决,真的都解决了,并且这些吃的,让她都不相信了。

白云朵给连氏扒了一个鸡蛋,放在了小米粥里:“娘,你赶紧吃,剩下的鸡蛋,你藏好,饿了偷着吃,吃没了我再给你整去。”

连氏端着盆,闻了闻,她多少年没吃过小米粥没吃过鸡蛋了:“真香。”说完,把小盆又推到了白云朵面前:“你吃,娘不饿。”

白云朵笑看着连氏,眼泪没忍住下来了,连氏饿的都要皮包骨了,她说不饿,真的是这世上最美的谎言了。

她端着盆,用勺子舀了一口粥,放到连氏嘴边:“娘,你吃,你还得喂八郎呢,我今个在镇上吃了两个肉包子,刚才在柱子叔家还吃了两个家雀儿,肚子里都是油水。”

连氏吃了一口粥,眼泪也下来了:“娘不能让你们衣食无忧,还得让你为了娘操心。”

白云朵把小盆放在了连氏的手里,然后给连氏擦了擦眼泪:“娘,赶紧吃,免得一会让别人发现了,你先把鸡蛋吃了,我好去换六郎。”

连氏这次不推脱了,吃了一个鸡蛋,喝了小半盆粥,然后把剩下的鸡蛋藏好了。

白云朵看着都弄好了,她才出去把白树峰换了进去,自己跪在灵堂烧纸。

白树峰进屋,看见白面馒头还有烧家雀儿,还有鸡蛋,他的眼睛都放光了:“娘,咋这么多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