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2 / 2)

熟练度之王 滚神 1917 字 2个月前

更难能可贵的是,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

林毅也惊艳了下。

不过一想到顾彩衣,林毅心头涌现的情绪很快平复下去,也不觉得桃花娘子多么惊艳了,反而有种索然无味。

低头,喝酒。

“你小子,定力可以呀。”

笑面虎一脸诧异,“桃花娘子是合欢派弟子,九叶地花境,一身媚功已经达到含而不露的地步,你竟然能丝毫不受影响?”

“她是九叶地花境……”林毅惊叹了,敢情这位花魁还是硕士毕业的。

笑面虎:“合欢派女子修行方式独特,进阶特别快,却也有很大的缺陷,你不必羡慕她。”

“说谁有缺陷呢?”桃花娘子幽幽笑了声,嗓音软濡,动听极了。

笑面虎摸着头,哈哈笑道:“说我自己呢,三日不见桃花娘子,我少掉了十年的发量。”

桃花娘子捂嘴轻笑,视线漂移到林毅这边:“这位小哥哥好面生,他是?”

林毅淡淡道:“我叫田伯光。”白嫖,我是专业的。

“欢迎田公子。”桃花娘子点点头,便移开目光,与众位客人饮酒。

不一会儿,终于迎来最重要的环节,摇签。

因为花魁太受欢迎,许多客人争抢着想要一亲芳泽,而武者争强好胜,动辄便兵戎相见,闹出人命,造成大范围破坏,于是久而久之,花魁们便有了“摇签择客”的规矩。

竹筒里放着很多签条,上面写有字。

如果花魁摇出了签条是“钱”,那众人便比拼财力,公然哄抬逼价,谁出的钱最多,谁就能得到与花魁共度春宵的机会。

或者签条是“宝”,那众人就得比拼谁手里的宝具更好,胜者一样抱得美人归,羡煞一群舔狗。

签条五花八门。

桃花娘子摇动竹筒,哗啦啦,众人紧张的关注着,一个签条飞了出来。

“诗!”

众人一看清楚签条上的“诗”,一个个顿时苦大仇深,习武之人诗文方面自然成就不高,很多武者甚至背不出一首诗来。

“唉,这次居然要比拼诗才?我是一个字都作不出来。”

“正经人谁作诗。”

“重新摇签……”

抱怨声中,儒袍男子梁永站了起来,得意道:“在下铁手秀才,尤为喜爱诗文,愿为诸位即兴作诗一首抛砖引玉。”

“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

万乘出黄道,千旗扬彩虹。”

前两句点明他梁永今夜将与桃花娘子鸳鸯浴,妒忌死你们,后两句抒发个人壮志,我今天牛逼,明天比你们更牛逼。

“麻的,让这厮得逞了。”笑面虎心头不快,咬咬牙,却苦于不擅长诗文,无可奈何。

其他人也郁闷不乐,大感反胃。

梁永眼见无人出来作诗挑战,眉飞色舞,得意洋洋道:“没人会作诗吗?严苍,你来一个?破戒和尚,你念经也行啊。哦,笑面虎,你博学多才,一定会作诗对不对,来一首。”

笑面虎气得想打人。

见状,梁永更来劲了:“笑面虎,你作不出诗么?很简单的,要不要我教你?”

笑面虎真想打人了,就在这时,林毅站起身来。

唰!众人全部看向他,桃花娘子美眸一转,也有些期待。

梁永才不把林毅放在眼里,呵呵笑道:“好极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位小兄弟一定是个大才子,我期待你的表现。”

林毅负手道:

“《赠桃花娘子》: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世界为之一静。

众人品,细品……

哪怕完全不懂诗的人,也觉得林毅这首诗意境深刻,比梁永那首好多了。

甚至,这是一首足以名言千古的好诗!

“好诗……”

梁永呆若木鸡,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好。

而所有人中,桃花娘子其实才是最为震撼的那个。

“桃花依旧笑春风。”

谁是桃花,是你笑春风,还是春风在笑你?这句话,仿佛就是她的人生写照,回味无穷,深深触动了她的灵魂深处。

“麻的,好诗啊!”笑面虎愣了下后,大喜过望,当即还以颜色,“梁永,来来来,你可是铁手秀才,可不能输了,你再作一首更好的。”

梁永心里咯噔一下,起身来回踱步,绞尽脑汁,搜肠刮肚,额头上冒起豆大的汗珠子,却愣是想不出一句妙语。

笑面虎继续补刀:“怎么了,铁手秀才,你不会作不出来吧?”

“梁永,你快作呀。”

“作不出来,你以后就别叫铁手秀才了,丢人。”

其他人也看不惯梁永刚才那般嚣张,跟着起哄起来。

梁永心头恼怒,江湖人称他是铁手秀才,不是平白叫的,他自己的确满腹斯文,诗文才华比那些读书人更出色,他也自负才华,引以为傲。

哪想到,今天阴沟里翻船了。

梁永脸色渐渐铁青,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众人的嘲笑落在耳中,更让他怒火中烧。

笑面虎哈哈大笑:“难道江湖成名已久的铁手秀才,竟然比不过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此事要是传扬出去,梁永你要被天下英雄笑掉大牙啊。”

江湖称号不仅仅是武者的名头那么简单,代表实力,脸面,江湖地位等等。没了这个,你屁都不是。

笑面虎可谓直击痛处,打蛇打七寸。

“绝对会笑掉大牙。”

“徒有虚名,笑话你一辈子。”

“我要是你,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众人无情补刀。

“你,你们!”梁永怒火攻心,想到林毅那首诗一旦名扬天下,沦为垫脚石的他真的可能被天下英雄耻笑,又是惊恐又是急躁,突然噗的一声,竟然急的喷出一口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