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说川普的纱掉(2 / 2)

齐厄蹙眉,这道士说的有理有据,不像作假,可那个方平安却说,看到馄饨铺子的老板出手?

微微思索一下,齐厄便发觉,这两人中,定然有一方在说谎。

织茁根本不操心这些,此时正埋头吃着馄饨,越吃越香。

齐厄对着年轻道士笑了笑,说道:“接手四天?那之前店铺的老板是谁?事关重大,还请道长见谅理解,麻烦您再想想,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或者您知道的一些线索也成。”

年轻道士靠坐在椅子上,仰头看向天花板,思索片刻后不确定道:“遗漏的地方……要是说起来,这间馄饨铺子是从王式师兄手里接过来的,如果有什么线索的话,你们问王式师兄最合适,只不过就在前天,王式师兄已经下山去了别的地方,离开清凉山了。”

王式师兄?

离开清凉山了?

听到这几句话,齐厄目光凝视,若有所思。

织茁坐在一旁,几大口将一碗馄饨吃的干干净净,汤都没留下一滴,此时正靠在椅背上喘着粗气,目光时不时还瞥向齐厄身前的那碗馄饨。

…………

方平安此时一脸纠结,浑身马赛克的站在厕所内思考着人生。

现在咋办?

怎么出去?

出去了怎么和喵路由纱掉解释?

自己这一出,估计说他拉炸弹,他们都会信。

衣服全烧没了,马桶盖也被烧化了,白瓷的马桶此时变成了烟熏色,乌黑乌黑的,摸一下蹭一手黑灰那种。

想了想,突然间方平安想起了多啦a梦布偶服,他果断打开王之财宝,从中取出布偶服套在身上,然后故作淡定的走出卫生间。

刚一出门,方平安便被眼前的一幕惊了一下。

喵路由鼻青脸肿的躺在床上哼哼唧唧。

纱掉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一副咸鱼受伤的模样挺尸在喵路由身旁,偶尔还抽搐两下。

纱掉腹部的触手有的无力垂下,有的颤巍巍举起,指着刚从厕所里出来的方平安,张着嘴,虚弱骂道:“你个阴戳戳的瓜娃子,你居然好死不死哩想让你哩猫呲劳资,信不信劳资揪着你的g2给你来一锅过肩摔?”

???

方平安一脸问号。

纱掉居然会说话?

不过这口音是咋回事?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