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深红降临(2 / 2)

门缝中,一抹深红瞬间消逝。

…………

中心医院外面。

吕魁等人看着里世界中的“神仙打架”,瞠目结舌,那个多啦a梦完全就是单方面压着那个庞然诡物暴打。

野仲看着里世界中的战斗,忍不住点道:“很强,就是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出身。”

煌幽幽好看的眉头蹙起。

她清楚野仲说的是什么意思,吕魁当然也清楚。

神灵与神明是不同的,在某一些地方不同。

神灵大多指的是金身神灵,既是山水正神,比如日夜游神就是如此,有官府认证,百姓皆知,天地认可就是出身,比如一城“城隍”。

城隍享一城香火,便要保一方平安。

而神明……

想到此处,煌幽幽蹙眉更深。

域外天魔也叫神明。

按照现在的话讲,那就是些更高维度的东西。

来历神秘,视人类如蝼蚁。

吕魁蹲在一旁不断给自己点烟压惊,看着里世界中,那个庞然诡物想要挣扎起身,全身散发出惊天的猩红光彩,恐怖的气息充斥着里世界。

而身后浮着八臂的多啦a梦摆出一个古怪的架势,然后十只手臂似是机关枪一般,连连挥拳,狂暴如地动山摇般的晃动中,那道身影再次被多啦a梦捶入更深的大地中。

医院三楼。

婴儿车旁的那道混沌身影似是感受到了什么,停下诡异凌乱的舞动,瞬间消失在原地。

紧接着,一道深红突然出现,祂的形象与在里世界中,被方平安暴打的那个庞然诡物一抹一样!

祂伸出一条节肢抚摩向一旁的婴儿,一抹暗淡深红从婴儿体内浮现,融入祂的体内。

而婴儿车中的婴儿却陡然变成一个做工粗劣的手工布偶,躺在婴儿车中,等到林怡然再醒来时,不知她看到婴儿车中消失的孩子时,是心痛……还是释然噩梦的结束。

做完这一切。

深红身影伸出被锁链缠绕的一只手臂,手中抓着一根古矛,对着空气刺出,然后轻轻向下一划,一道笔直的裂痕出现在里世界中,越来越大。

祂一步跨入里世界,紧接着裂隙瞬间愈合。

因为祂的出现,整个里世界猛然一沉。

就像海中的一艘小船突然踩上来一头大象般。

然后里世界开始快速崩裂!

瞬间,一个深红色的世界便重新取代原本喵路由的里世界。

吕魁三人眼前的里世界影像随之消逝。

就在里世界影像消失的一瞬间,煌幽幽与野仲下意识的浑身汗毛竖起,一股令他们灵魂战栗的感觉传遍全身!

煌幽幽面色异常严肃,转头对着吕魁斩钉截铁道:“吕魁,快点给总部发送紧急通知,s级全城戒备,有什么恐怖的东西通过某种方式降临了!!!”

吕魁脸色呆滞,嘴里的烟头掉在睡衣上都毫无察觉。

他感觉自己有时间应该去算一卦。

…………

喵路由躲在某栋大楼上,先是呆了呆,然后被迫全身开始颤抖,逐渐从猫的形象变化成了一个皮肤麦色,头有一对黑色猫耳朵,身后生着一条尾巴的少女形象,她一双眼瞳缩成一条缝隙,突然开始破口大骂方平安是倒霉蛋,穷就穷一点,穷也没什么,但是怎么说什么来什么!

现在好了,大boss来了!倒霉蛋,乌鸦嘴。

不行这钱没办法赚了,得想办法带着方穷穷跑路!!!

深红世界一头。

方平安看着身前突然消失的庞然身影与变成深红色的里世界微微皱眉,他转头看向身后。

漆黑与深红交织而成的长袍,雪白的锁链缠绕在祂全身,难以描述,生有七颗眼睛的头颅上,浮动着一定象征皇权的金色冠冕。

“世人称我为毁灭与恐惧”

这个从古至今都极为神秘,极少现世,却以恐怖与毁灭闻名世间的神明,无视掉方平安那戒备的模样,祂慢步向前,声音淡漠:“世人称我为——深红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