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宝具,诉状的箭书!(2 / 2)

医院内外被波纹所笼罩的范围内,鬼物开始变得活跃起来,甚至从“不可视”的状态转变为可以直接攻击普通人的“常存”状。

一只只狰狞可怖的鬼物甚至可以被摄像头捕捉到!

如果方平安在这一定会惊讶,这与他第一次拍摄红衣时一模一样!

画面到此为止。

“接下来是医院的拆除工程。”

龙赊月更换投影,点开播放键,画面中有一辆辆工程车在医院内外来往,现场有数百名工人在进行拆除工作。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直接将医院与周遭的地皮买了下来,二十年的使用权。”

苗虎等人闻言一幅见怪不怪的模样。

自家大小姐是个什么德行他们在清楚不过了。

苗虎等人全神贯注的盯着画面中医院的拆除进程,这是实况直播。

废弃大楼一部分被保留,只有住院部大楼被暴力拆除。

随着清理工作不断进展,住院部大楼很快就露出地基,继续深挖,慢慢露出一块乌黑的巨大石板。

一块,两块,三块……

越来越多的黑色石板被挖掘出来,清理工作继续进行,直到一个无数黑色石板所垒砌而成的巨大洞口出现,龙赊月才通过电话喊停施工人员。

“将洞口附近清理干净,然后盖一个相等体积的建筑,将它遮掩住。”

“在今晚十点前完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材料什么方式,能够把洞口结结实实的挡住就行。”

随着龙赊月说出要求,工地现场再次响起机器的轰鸣声,钢筋,钢板,土方车,源源不断的运送到洞口附近。

一时间,尘土飞杨,钢筋钢板不断焊接,发出刺眼的亮光。

“苗虎,胡珀你们两个现在去工地监工,尽量保证那些施工人员的安全,以防晚上有变故。”

龙赊月蹙眉盯着直播,“而且,那群守夜人,四象二十八星宿,也不会白白看着我们妖族拿下这个遗迹,更何况前不久守夜人常驻东夏市的刘恩和一众好手不知因为什么事儿,都折了,我害怕吕魁亲自来东夏市坐镇。”

…………

南郊精神病院,施工现场。

一名两鬓斑白,面相刚正的中年男人,手里捏着对讲机,看着不断施工的人员与裸露在外的黑色石板与洞口,他面色隐隐有些凝重。

这时,有这个工人跑到中年男人身旁道:“王头儿,老李那边清理最后的垃圾时发现了些东西,他们那边有点拿不准主意,所以让我过来问问你。”

中年男人微微沉吟片刻,“发现了东西?是什么?”

“是三只脚的蛤蟆,很多,就连洞口上那些黑石板下都有,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中年男人听完后眉头拧起,心中咯噔一下,说道:“坏了!!三只脚的蛤蟆?是不是金色的?或是用金漆勾画的?”

“是啊,虽然掉色了,但是确实是金色的。”来人连连点头。

中年男人嘬着后槽牙,一脸忧虑的说道:“咱们怕是挖到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了,赶快通知所有班组加快推进速度,争取在天黑之前将整个洞口用精钢板围死!一层不够,再加一层,用两层,雇主那里我去说!”

“王头儿的意思是?”来人面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儿。

“日照金乌万物生,月影蟾蜍镇尸横!”

“前半句不必多说,后半句中的蟾蜍,指的就是三足金蟾!据传蟾蜍每五百年生一足,一千五百年生三足,再五百年生舌,每五百多一条,又是一千五百年,三千年后蟾蜍全身蜕变如金,行于夜,邪祟不生,魑魅魍魉不长,专克尸鬼!”

土木动工,讲究起来,那可真是太多太多。

而眼前这明显就是挖了不该挖的地方。

中年男人已经决定,将现在的活儿在天黑之前做完,然后拿钱领着自家弟兄走人。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