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镇神头(2 / 2)

脚步声不急不缓,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每一步都像是踩在金菲儿的心头,越靠越近。

金菲儿不安的靠在椅子靠背上。

“是……是……是谁在哪!”

“是……守夜的保安大哥吗?”

金菲儿身体微微颤抖,声音也在发抖。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办公室外的脚步突然消失,一下子就没了声音。

她紧张的站起身,手里攥住办公桌上的订书器,竖起耳朵听着黑暗中的动静,黑暗中一片寂静,只剩下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时间流逝,度秒如年一般的煎熬快要将金菲儿脆弱的神经绷断,她缓了缓心神,右手紧紧攥住订书器,就在金菲儿准备出去看看的时候。

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啪嗒……啪嗒……

但是这次的脚步声好像就在办公室内!

空荡黑暗的办公室内,阴暗的角落中不断有脚步声响起,却看不到任何人影。

金菲儿被吓的面色惨白,浑身汗毛竖起,眼神惊恐,她紧紧咬着嘴唇,尝试用疼痛缓解恐惧。

啪嗒!啪嗒!

女孩眼泪湿润,身体颤抖的幅度变大,她都快被吓哭了。

“你……你到底是谁!别吓唬我了好不好。”

脚步声随着她的话语声而停止。

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一道阴暗扭曲的东西在黑暗中一闪而逝,漆黑的五官仿佛在盯着女孩笑。

手中的订书器摔落在地面,她绝望的看着黑暗中,金菲儿想要大叫,可心脏仿佛被紧紧握住,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那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

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刺骨冰寒仿佛一双滑腻的手从她的脸上抚过,恐惧彻底吞噬了她,她惊恐着瞪大双眼。

…………

黄衣人站在手持刻刀的年轻人身旁。

“结束了?”

“结束了。”年轻人点点头,然后将泥塑递给黄衣人,“足足刻进去七十六只怨鬼,才勉强唤醒这位的一缕分身,算上这一缕,总共就唤醒三缕了,距离老大的要求又近了一步。”

黄衣人接过泥塑,看着祂不断转动的眼睛,满意的点点头,“这次动手,留下的动静大吗?”

年轻人深呼一口气,用手背擦了擦额头子虚乌有的汗水,想了想说道:“不大不小吧,因为这位的一缕分身苏醒,所以最近东夏市的人均灵视都会或多或少受到些影响,很可能会出现大批“看得见”的情况。”

黄衣人点点头,转身将泥塑装入原本的木匣中,然后通过身上的黄衣波纹,将木匣传送至早已准备好的城市某处。

做完这一切后,黄衣人对着仍是坐在地面上的年轻人笑道:“走吧,去下一个地方。”

后者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年轻人正了正脸上的面具,有气无力的问道:“这次咱们要去哪?”

黄衣人身后黄衣蠕动,片刻后生出一对生满粘液,扭曲的黄色骨翼,骨翼扇动间说道:“恒天市·重天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