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第一个问题(2 / 2)

尸卒鬼基本全部被刘恩等人清理干净,柳秋水与五才道人两人正在合力围杀那个干尸将领。

刘恩与郭春笑弥勒等人清理剩余为数不多的尸卒鬼。

笑弥勒手持狮子印,一掌拍碎一只尸卒鬼,“这些尸卒鬼不对劲,太弱了。”

郭春挥出一张张符咒,火焰金光耀眼,将眼前的尸卒鬼全部烧成焦炭。

“……可能是这些尸卒鬼还没有完全苏醒,所以显得略弱?”

刘永冲到一只尸卒鬼面前,一手抓住尸卒头颅,用力往下一扯,直接将它的头颅扯下。

“有道理,但还是要小心行事!”

另一头。

柳秋水微红的眸子睁开,双手被一层金芒包裹,对着干尸将领连连拍击,掌劲之大,溢出的掌劲竟将地面的山石震成碎末。

咯啷——

干尸将领挥动手中一条粗大铁锁,仿佛是一条漆黑巨蟒在坑洞中来回穿梭,五才道人一不留神被铁锁抽中,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后背撞断山石,狠狠的砸在一旁山壁上。

他忍不住呕出一口鲜血,用大拇指擦了擦,然后用粘血的拇指在脸上画出一道道纹路,“柳秋水,你拖住它一会,我憋一个大招!”

五才道人在脸上画完道道,双手掐诀。

“雷劈、刀劳、五子、心妒、地缚、上身!!”

五脏之中有五道鬼物虚影钻入五才道人的肉身之中,他腮帮子鼓起,鼻腔猛吸一口气。

“五鬼淬阴火!”

唰!

五才道人闪身到干尸鬼物身后,张口猛吐出一口惨绿冥火。

阴冷冥火将干尸将领与柳秋水一同淹没。

五鬼淬阴火遇鬼气之流便如同火上浇油一般,越烧越旺,而它的温度却是极低,火焰越旺,温度越低。

片刻后,柳秋水与干尸将领都被冻成一块脆冰,然后碎成一地冰渣。

五才道人一脸茫然挠着后脑勺。

“我这五鬼淬阴火只对妖邪鬼物有效,怎么连柳秋水都给烧了?”

另一头刘恩等人也结束了战斗,郭春看到地上碎成渣的柳秋水微微蹙眉。

“这……”

“我也不知道啊!这是意外,况且我也和她打招呼了,她自己不躲开这我也没办法呀”

五才道人连连摆手。

郭春微微叹息一声,没有在说什么。

笑弥勒仰头看着山洞顶端倒挂的六口悬棺,面色凝重道:“各位施主,既然这里的正主还没苏醒,不如我们趁现在……”

轰——!!

笑弥勒还没说完,六道滔天鬼气从六口悬棺中爆发。

五才道人一惊,连忙说道:“不好!鬼气爆发的速度加快了!”

刘恩嘴里叼着一根烟,目光深沉。

“该死,他早就苏醒了!”

嘭!嘭!嘭!……

接连五声棺盖被轰飞的炸响。

五段身体残肢从棺中飞出。

头、手臂、躯干、两条腿。

肢体组合在一起,变成一个身材高大,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

他右手握拳,试探两下后看着墓坑中的众人,说出一句刘恩等人根本听不懂的话。

“一个问题。”

“我死后,我义父李克用可夺得天下龙脉?”

刘恩等人面面相觑。

李存孝温和一笑。

“我懂了……”

义父啊。

孩儿不孝,未能助您成就千古霸业。

下一秒。

嗵!!!

他宛若一道惊雷砸在地面,瞬间将整个地面砸出一个恐怖的凹坑。

刘恩等人齐齐退避在一旁,满脸戒备。

这个怪物!!!!

刘恩额头布满冷汗,“准备战斗!!”

李存孝缓缓抬头,白发披落,轻声狞笑道:“呵呵……我李家的江山,你们外姓人——坐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