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将军1(2 / 2)

他们走到已成为变成废墟的祖庙附近,看着一地狼藉,与满地的青绿残尸,面面相觑。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是说有鬼患吗?这是有人先一步赶到,将这些鬼物都干掉了?”

一个面带刀痕,看起来非常严肃的中年男人走到已经被打成数段,身上有残破甲胄的鬼尸旁,面色肃然。

“胄甲制式不像近代,从这个鬼物身上的胄甲样式来看,应该是一个偏将之类。”

队伍中一个年轻人脸色茫然,好奇问道:“头儿,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尸卒鬼!算是尸类鬼物中的高级货了,百战勇卒死而不僵!放在外面高手与之周旋都吃力,普通人遇上十死无生!”面带刀疤的中年汉子语气沉重道:“立刻上报!东夏市有可能发生甲级鬼患!!”

话音刚落,就有人员编辑出一条特殊加密的信息发了出去。

中年汉子看着满地狼藉,目光晦暗。

是谁能将如此规模的尸卒鬼与一个偏将级别的鬼物轰杀?

这东夏市,怕是要不平静了。

…………

午夜时分。

方平安屋外有敲门声突然响起。

咚咚咚……

在屋里睡的口水横流的方平安微微蹙眉。

翻身,紧紧被子,继续睡。

过了几分钟,敲门声又响起。

咚咚咚……

叩门声落下,方平安瞬间睁开眼,一脸怒气。

作为一个有起床气且非常嗜睡的人,被打扰熟睡可以说简直就像给他戴绿帽子一样无法接受!

更何况方平安还是一个在睡觉前思考了人生的苦命娃。

好不容易忘记令他绝望的生活窘态,进入梦乡,却又被敲门声吵醒。

这就好比你朋友告诉你,你被绿了,然后绿你的那个人又当着你的面描述绿你的细节,简直不当人。

可以想象现在的方平安,怒气值基本爆表。

方平安起身下床,伸了一个懒腰,随手在床头摸出一罐可乐握在手里,修罗骸锁无声的贴身缠绕。

“谁呀!大晚上敲门,这么急,祖坟被人刨了?!”方平安一边说着一边开门。

屋门打开,门外正站着一个身型庞大健硕的身形,身上穿着青铜虎贲甲,身后一道猩红残破的披风随风扬起。

干枯的面庞上有血迹,甲胄下是淡蓝色的内衬,它眼瞳转动,瞪向方平安。

方平安根本不啰嗦,直接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强化4可乐一口闷。

“cos了不起啊!干你娘的,半夜敲门扰人清梦,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今儿也得死!”

而对方只是伸手,摊开宽大的手掌,用沙哑的嗓音说道:“玉……佩。”

半夜敲门。

一脸凶相的鬼物只是为了要一块玉佩?

原本骂骂咧咧,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方平安瞬间愣住。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

双方都在诡异僵持。

我强化4的可乐都喝了你就和我说这个?!

打!

必须打!不打不是人!

半小时后……

鼻青脸肿的方平安坐在门槛上。

“大哥您稍等!老弟这就去给你拿!”

方平安连忙跑回屋子里,将书包中的玉佩取出,然后递给将领鬼物。

对方浑身被火烧的发黑,但丝毫不墨迹,拿起玉佩,一跃之间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见鬼物离开,方平安这才悻悻的关上门。

委屈兮兮的窝进被窝里。

他抽了抽鼻子。

打不过,根本打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