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有道是冤家路窄(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252 字 2个月前

自己上个班,兄弟给笑嗝屁了,哪跟哪啊?

“哥,慢走,我等你回来。”若若笑的打了个招呼,虽然听着一如既往的亲切,可范浑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想不明白什么来由。

摆了摆手,道了一声,便走了。

出门后仆役已经把马牵了出来,翻身上马,没等走起来,视线中出现的画面就让人一愣。

“——范浑!”

好喜庆的叫法······

没啥可猜想的,这声音,呃,叶兄又来了。

挠了挠头,范浑觉得今个上班路上估计是有伴儿了。

看着风风火火驾马而来的叶灵儿,范浑慵懒的招了招手,示意一下,待叶灵儿停在自己身前这才开口:“灵儿姑娘今日是······?”

范浑又特么不是那个‘修仙’的修仙者,没个读心的能力,不知道的估计不问也难知道。

“哦······本来听闻你在牛栏街被刺杀后就想过来看望你们,结果没想到你们出城去抓司理理了,今天早些过来,你这是······”

呃,听着叶灵儿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那个‘看望’两字,范浑听着有些纳闷,这也没人受伤吧??

“谢过姑娘关心了。”然而,知道了来意,即是好心,便当得一谢。

看着范浑翩翩有礼的向自己一施,叶灵儿不由有些着急的想去扶起来范浑,可忘了两人可不是站着,马背上这么一探,这才想起来,可回神的时候身形显然失了平衡······

——刺啦——!

范浑听着声响,就这么淡定的看着挂在身侧的叶灵儿······

“若本人猜的不错,姑娘有七品的修为吧?”

然而,一个七品的高手一急之下,竟然把握不住平衡!?你特么肯定是逗我哦!

叶灵儿僵硬的双脚落地,看着手中半截衣袖,头都没敢抬,这副囧境已然是恨不得把自己埋了。

范浑不气,真的不气,只道是自己曾今削了别人的裤子,自然也有被人削了裤子的觉悟,如今不过是半截衣袖,已然比预想的好上不少,只是······好吧,这姑娘,幸好没扯到裤腰······

“那,那,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脸色涨红,叶灵儿脑子直觉得发烫,话也说不利索起来,看着范浑,呃,眼神之真诚,简直让人不得不信。

范浑盯着叶灵儿看了两眼,然后下了马,道:“嗯,知道,有话待会说,我去换衣服。”

平平淡淡的,神色泛不起丝毫波澜,心中皆是无语,可更多,却是陷入了迷样的思绪——

这,特么——是相性不合?还是这姑娘命中克我???

吃了饭刚出来就被人扯断了袖子,莫不是下回就是扯断了胳膊?

摇了摇头,范浑只觉得此时无法克说,人家来看望自己两人,于情于理貌似都是好意,至于说这个意外······这还能说啥?

再来一次平沙落雁式把人家姑娘撂倒了不成?

于是——

范府之中,这第一天上班,刚走的人,又转了一道回来了。

府中之人看着二公子左边衣袖握在右手之中,别提多懵比了,这才出府,莫不是又打了谁不成!?

莫名其妙间,本来不说暴力,甚至觉得自己温和淡雅的范浑早就被贴上了不可招惹、大狠人的标签。

待回了院子,环儿还在帮着收拾屋子,看到进来的自家公子,顿时一愣。

“公子,你···遇到刺客了吗!?”

“呃······”遇你个大头鬼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