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遛狗原来能把狗溜死(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08 字 2个月前

环儿听了一滞,却没想过此事,说了会让公子为难,可不说······岂不是在欺瞒公子?

可也知此刻情况由不得耽搁,便应了下来。

听到环儿的应声,范闲这才向藤紫荆和王启年道:“我们去追!”

说着,便跃出了画舫。

······

说千里追踪的是王启年,带着两人去的第一站却是自己家,说是要取追踪器物,来来回回折腾一圈,眼看着天都有了明色。

而另一面,范府。

干等了一晚,可算是等到了头。

看着清理飘逸的身影从院墙翻过,轻灵的落在地面,范浑本是想吐一口槽的,这年头流行不走正门的么!?

虽然面色很是平淡,心中也只是吐槽,慵懒的坐在屋门口,就这么看着翻墙回来的环儿,可环儿以看到自家公子没睡,竟然在屋门口等着,心中一惊,不由得有些胆怯起来。

这不,动作都明显僵硬了几分。

“可是回来了,这是去哪了?”

语气没什么起伏,听起来也绝无质问的含义,可在环儿耳中却更像是严厉的质问。

没由来的有些惶恐。

明明知道自家公子是不会轻易苛责他人之人,但架不住环儿有怕的理由。

不想被看作是无用之人,不想被赶走,不想离开公子,诸多的因素汇聚于一,有些感情却是由不得人了。

面色发白,犹豫着如何回应,但面对范浑的一刻,撒谎,即便是善意,她也难以做到。

而看着环儿有些发颤的身体,还有苍白的脸色,范浑虽然能明白几分,可不说出来,他也不会读心术,一时间面色也古怪起来。

“出了什么事?有什么不好说的?”

心道环儿虽然算是个闷葫芦,可平日也多是雷厉风行,别提多麻利了,像这般欲言又止还这般惴惴不安的模样,却是头回见到,奇怪是奇怪,更多是无语。

自己何时给人留下这种不近人情的印象了!?就是单看面相也是个和蔼可亲的好人吧!

没人给发好人卡就算了,说人是恶人谷的就不厚道了吧???

嘴里这么问着,心里却是傻傻想不通透。

环儿内心斗争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不隐瞒自家公子,踌躇片刻,这才开口:“请公子责罚,奴婢随大公子调查暗杀一事,其间发现醉仙居的司理理可能与刺杀有关,大公子已经去追缉了,便让奴婢回来报个平安,所,所以······”

“所以回来的晚了?”

“是的,公子。”

看着小丫鬟低着头不敢看自己,范浑挠了挠头,却不觉的止痒,倒是有点闷疼。

“抬起头。”此话,说的多了份重量。

好似士兵听了将军令,环儿顿时站的笔直······呃,好吧,范浑是彻底不指望能改变某人了,你开心就好~

“你说去追,可是司理理已经出了城?”

“这,奴婢也不清楚,画舫已经人去楼空,我们去的时候还遇到了六个刺客,已经被尽数诛杀,想来司理理与刺杀必定是有联系的。”

环儿看着盘坐于门口的公子,只见自家公子面色之上毫无意外之色,更无困扰,心中莫名一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范浑的确是没什么意外,林珙也好还是谁也好,既然阴谋未成,杀人灭口也符合逻辑的做法,时间更是宜早不宜迟,只是比想象中行动的更快一些罢了。

可是听闻此次刺杀竟是被范闲又给碰上了,范浑下意识就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看到不似有伤,紧缩了一下的心也放了下来。

不仅仅是心忧眼前之人,只是作为范闲一行人中最弱的一个,如果环儿都没受伤,那另外三个也必然无碍。

“先去休息吧,待城门一开,我们也出发。”身形前倾,顺势起身而立,范浑裣衽整理了一下,双手轻轻互搭在衣袖之中,慵懒的口吻一出,便是决定了天明后的行动。

听闻此语,环儿一施福礼,毕恭毕敬的应声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