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不按套路不止一人(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05 字 2个月前

另一面。

司理理虽然觉得范浑可以相信,但也绝非全部信任,他也说过,自己若是能逃,那便逃,他也不会追自己。

想到刺杀既然失败,那自己已经是处在危机当中,便不做多想,打算现在就转移,趁着城门还未关闭连夜启程。

为了不惊动人,画舫不但没有烧,还点上了蜡烛,伪装成画舫之上还有人,而司理理则隐秘的离开了醉仙居的地界。

然而巧合就是这种存在,完全可以看作既定的必然。

“到了!还亮着,司理理应该还在。”

待一行四人来到了湖边,看到画舫之上还亮着灯,范闲瞬间胸有成竹起来,此次是十拿九稳了。

使了个眼色,几人轻功都不差,几个腾挪之间便从桥上越到了画舫的甲板。

“太安静了!”藤紫荆面带警惕,压着声说了一句。

范闲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也不是没来过,如此安静的情况除去范浑来,别无可能,毕竟自家兄弟为了掩人耳目总会把仆役们撂倒了再进去······

可这地上没昏迷的仆役,就不对劲了。

王启年脸色有些诡异,低声问了一句:“若是二公子正在···行那,行阴阳交汇之事,这岂非要被打出来?”

环儿没反应,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往画舫里走着,范闲和藤紫荆则是面色一滞,愣是没反应过来,随即豁然开朗,便是一脸鄙夷,这货到底想什么呢!?

“王启年,正经点!”

范闲都气乐了,故作严肃吐槽了一句,可听了此话,王启年反倒是一脸迷茫,此话说的不正经么???

也不想想二公子的实力,八品高手都被插在了墙上······呃,担心各位的安危,难不成自己想的还不对咯?

一拉开房门,未等细看里面,范闲连忙拔出了短剑,眼中露出厉芒:“当心,有人来了!”

如若范浑在此,自然清楚来者何人,无非是林珙的手下来灭口了。

可范闲也不傻,自然也猜出了几分真相,只是不知何人要灭口,但灭口这一点,却是坐实了。

话语刚落,便是凌光厉闪铺面而来,刀剑瞬即开始挥舞。

来人不多,不过六人,却都是好手,大概都有七品的实力,夜行衣加身,看不出面容。

王启年一惊,躲过长剑,身形飘忽不定,速度却奇快无比,退到了远处,把其中一人给引了出去。

“范闲,我来!”藤紫荆暗喝一声,范闲瞬即了然于心,躲开了周旋之地,然后同样的配方,同样的料理手法,一般人面对藤紫荆这一披风里的暗器十有八九是要倒霉的。

飞刀无眼,四射而出。

只听‘呃啊’两声同时乍响,倒霉的两位刺客已经是被扎了个透彻。

牛栏街一战,环儿身手又有精进,匕首如蛇,人看着清冷,招法却阴狠,威力虽不足,却在其变化之道,让人防不胜防。

贴身而上,脚步轻灵回转,让人无法下手,顺势斜上划过对方的脖颈,却是个干净利索。

实力并不仅体现于绝对实力,招法智慧更是弥补差距的利器。

成天对着大宗师对练,连的多了,难免有看谁都是垃圾的错觉,可在接近水平的对手当中,此话却并不自大!

而其中,范闲的实力更不要多说,自是最强的一个,周旋不过五六步,两个刺客便被穿心而死,其中一个还是被范闲用拳锤倒,补刀给补死的······

可一下手,范闲就后悔了,毕竟生死搏杀的经验少,情急之下却下意识招招致命,虽是补刀,也是顺势而为,停是根本停不住的。

“你娘的!又杀光了!”多少有些自己生气自己的感觉,可随即想到王启年那边,若能留下活口——

冲出画舫房间,巡视四周,便看到王启年还和那黑衣刺客玩着你追我赶的游戏······

里面的都解决了,环儿和藤紫荆自然也跟了出来,看到王启年稍显发福的身体,用着飘逸无双的身法,不知怎的,总感觉自己眼睛有些发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