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为约定而来(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23 字 2个月前

身体一僵,面色却保持不住了平静,惊异的看着范浑:“约定?公子是要救我吗?明知我是北齐之人,你也要救吗?”

见过了世间丑恶,对于人性,司理理显然会抱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可范浑却不在意此事,约定便是约定,既然司理理遵守了,那自己遵守也是常理。

平静的面色带着些许柔和,语气也淡淡的,好似只是在陈述一件事般开口:“奇怪吗?”

“此事我不会说的,即便理理知道公子的修为。”

听闻此语,范浑也愣了一下,随即便明白了司理理的脑回路,原来是以为自己是为了情报而来······

不由笑出声来。

司理理看到范浑笑出了声,也是一阵疑惑,可未等说什么,便听:“那你想多了,不就是林二公子么,这有什么可问。”

司理理惊讶吗?不用思考,也无需观察,那一脸震惊的表情就足够说明一切了,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张了张嘴却吐不出半个字。

“你···怎么知道!?”

范浑自然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方才一说,一来是为了说明自己的来意,二来,也有确认的意图,毕竟改变不少,谁能保证这回的刺杀是同一个剧情人物,可如此来看,倒是自己想多了。

于是便道:“之前我就与姑娘说过,我自然有方法。说说吧,你有何计划?逃,怕是难逃庆国的地界,就算能出得了京城,也难免被鉴察院的黑骑所阻,当然,不管是从陆上还是水路,结果都相差不大。”

司理理此刻如何不明白此人的来意,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人真的会因为一个口头约定而来。

但听到之后的话后,更是觉得一阵不可思议,这般事情难不成全靠猜测,可这未免过于妖孽了吧!?

“公子既然都看穿了我的计划,那公子觉得理理该如何是好?”

司理理紧紧看着范浑,也没了方才那不近人情的模样,毕竟她的计划都被看穿,对方还明确的说出了不可能成功,那,还能如何?

范浑说话当中也在思考,林珙不杀,却不能放过,让其活着,而又可以惩戒对方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此刻藤紫荆未死,范闲与林珙并无绝对的仇恨,杀了,碍于林婉儿的存在,范浑可不做那没事儿惹一身骚的多余之举。

物证可能不多,但人证却有,与北齐暗探勾结,很难洗得清,即便无法定罪,也会让他人心生忌惮。

而林珙也定然不会供出背后之人,牵连范围也十足可控,如此看,也没的更好的选择。

无论如何,皇室肯定是难以被脱下水了。

虽然有点令人失望,但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并不意外。

可这么一想,觉得也不是对公主皇子毫无影响,林珙,代表的却是林家,无论是断了谁的手臂,也都是敌人的手臂,敌人缺点东西自然总比多了的好。

范浑打量了一下给人感觉十分坚强的女子,认真了几分:“就看你能接受什么程度的风险,我能保证的便是你性命无忧,而且同样会得到自由。”

“公子是何意?”司理理知道范浑还有后话,可心中的疑虑也是颇多。

“你按你计划来就可,追你的人自然也会有,虽然我告诉你你跑不掉,实则你也确实插翅难逃,但你并不用在意这些,若是被抓,那就乖乖配合,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但你也要配合我将林珙压死了。”

范浑的面色平静,话语却透着不可质疑,话放上来,就看司理理如何选择。

直接帮她,送出庆国?范浑从未想过,那种情况压根就不曾考虑,总不能因为司理理把自己搭进去,叛国之罪,可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东西。

按庆帝等人的谋划,即便把她羁押在鉴察院,司理理迟早也能回北齐,自己做不做什么都不重要,可想要让其作为人证,不说把林珙整进大牢也能让其不敢妄动,这其中,却少不得这个女子。

如此一来,林婉儿不至于因此心生芥蒂,与自己两人也毫无牵连,司理理的问题,也不大,透露些不怎么重要的北齐探子,以指认林珙为牌,并无性命之危,就算有,自己和范闲也有办法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