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司理理的问题(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11 字 2个月前

范浑也不打哑谜,便道:“实际上也不难猜,你娶林婉儿,谁损失最大?自然是长公主,财权是其一,也不能排除其他原因,当然对方的原因如何都无所谓。

长公主终究是个女人,而皇室的女子,若是想行事方便,还要找个能依靠的之人,毕竟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皇室之中还有什么比扶持一个皇子来的便利?”

范闲听得一脸迷茫,这不是说二皇子么?怎么扯到了长公·····未来的丈母娘身上了?于是眼神示意,继续说。

“大皇子长年领军不在京中,三皇子年幼尚不得势,自然要排除,皇子之中便剩下了两位,一个是排行老三的太子,另一个便是方才那位了,这还需要继续说下去么?”

范浑平淡的解释着。

可这能说明什么?范闲大致想了一下,这不也不能排除太子做手脚么?

看到范闲那表情,范浑如何不知道这货竟然还没明白,气道:“重点岂是皇子!?”

“呃?额——你是说长公主!?”

范浑白了范闲一眼,心道还没成亲呢,这就向着未来的丈母娘了,幸好是个敌人,若是自己人,估计这货还真就投奔向李云睿的怀抱了······呃,虽然清奇了点,可看样子也像。

以范闲的聪明,点到此处,也是拨开了云山雾绕,刹那就体会到了正题。

“你的意思是,这都是长公主的布局?那二皇子岂不是跟她一伙的?”范闲想清楚后,也是一愣,可随即想不通如何断定二皇子是长公主的人。

范浑听着没由来的一笑:“来这里之前,没听过广泛散网重点培养这句话吗?”

范闲一滞,不由哑然失笑,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这特么谁能猜出来!?

“哪里需要站队,臣子站队,公主是亲人,都打好关系才是正常······太子是子侄,难道二皇子不是了么?”

范闲一脸迷之佩服,卧槽,范浑这货啥时候这么聪明了???

“你方才那些话明面上看似是对二皇子说,实则是警告其身后那位?”范闲话里看似是问题,语气却肯定的很。

范浑点了点头,并不否认,如此周旋太过麻烦,暗地里下套总会防不胜防,既然要玩,不如玩大一些。

“自然是有此原因,不过······以今日前来刺杀之人来看,长公主的底蕴却是不浅,今后要小心一些了。”

范闲轻点了下头,无须多说,心中从未如此清晰此刻面对的情况,可脑子里却莫名跳出来个问题,嘴里跟着就问了出来:“北齐的程巨树,你怎么知道这人的?”

范浑被问的一愣,怎么?我知道有什么不妥么??哦!对了!

便道:“开打之前那家伙自报家门,要不我怎么知道······见怪不怪!”

“呃···倒也是——”范闲也觉的自己问的有点傻,不由得自嘲一笑。

北齐是交易,太子是伪装,棋子是二皇子,林珙是出头鸟,范浑虽然没说林珙的事情,但林珙此人······

范浑心中猛地一震,槽,忘了司理理了!

为了掩饰二皇子没嫌疑,林珙会怎么做?自然是杀了司理理灭口!知道他身份的只有一个司理理,司理理若是活着,他和连同他身后之人的一切都有可能被暴露。

“环儿,剑给我!”

环儿一怔,随即将怀中的剑递了过去。

范闲也是一愣,这啥情况?便道:“你这莫不是要去杀了那家伙!?”

范浑正准备要跳出马车,侧过身看向范闲没好气的道:“你觉得我是那么莽撞的人吗!?”

“你可有点逼数吧!”范闲自己都没来得及反应脱口就来了一句。

“······”

听着范闲秒回应的话,范浑竟然被噎的没能回击,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然而范闲看到环儿不善的目光后,讪讪一笑,整个人都缩了缩。

范浑这才无语的说道:“放心,我就是去司理理那一趟,没别的事。”

说完,范浑便跳出了车厢。

而看到消失在马车的背影,范闲这才恍然大悟般的自言自语道:

“······原来是为避开人特意去见相好的·····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