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唯我之意行他人之愿(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218 字 2个月前

可是,这么一想也不是那么对味儿,毕竟若是没邀请自己的话,范闲路遇刺杀,二皇子反而有了嫌疑······

按此情况,又不得不推翻之前的推测——

范浑的眼中亮了几分——明日,刺杀的配置上,可能有了变动。

二皇子用的确是激将法。

简单却又有效。

自然,即便如此猜想,终究不过是猜想,可能性依旧很多。

范闲听了范浑的话,也是沉思了片刻,却是难能想出对方除去示好之外的可能性,可是不是这般情况,与自己兄弟范浑到底有何关系?

难不成真就是怕范浑锤他一顿???呃···不会吧?

“那明天你打算怎么办?要去么?”于是,范闲直截了当的问道。

范浑脸上一松,好似很轻松愉快的回道:“当然要去。”

“嗯?”范闲有些错愕。

“不仅要去,还是一定要去,这与二皇子无关,而是在于我想不想。而我想,所以就去。”

风轻云淡的话语,没什么痕迹,却让人不得不在意。

藤紫荆听到范浑的话,脸上也露出来的笑意,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那位!

范闲也乐了,的确是!考虑诸般又有何用?我思故我在,自家兄弟岂是在乎那些之人!

“好,那就一起去,看看这二皇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索性不再多做思虑,范闲笑着道。

范浑也是面带微笑,只是,笑容隐约有着与平日截然不同之物。

若是自己猜对了,那二皇子和长公主的动作已经不仅仅是针对范闲一人了。

偏向性肯定还是存在,主要针对的依旧是范闲,可能是最近两次的事情都被自己给阻挠了,所以这才把自己也给安排了······

这么一想,范浑又是一阵头大,特么的不幸啊!

为啥就穿了个鬼的越哦!!!

天色渐暗,藤紫荆见没什么用得着自己的就先回去陪老婆带孩子了,而范浑和范闲两人正好到了晚膳时间,相跟着去了餐厅。

可能澹州尚且还好,看不出什么,可在京都,菜肴更显色香味俱全,可能是因为老太太上了岁数,不宜口重的缘故,连带着自己两人都吃着一嘴的平淡。

柳姨娘瞥着自家的活宝儿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范思辙倒是一直看着自家姐姐,大有察言观色之态。

看着和平日没什么区别,范浑和范闲见范建动了筷子,也跟着就是一个‘吃’字。

埋头苦干,最是简单。

吃着半截,范建放下了筷子,可见一般。

范浑也是郁闷了个屁了,每次来这么吃半分停下听两句上级领导的话,总感觉意犹未尽······不上不下的。

“我已经让范浑两天后去大理寺任职。”

范建话语一顿,看着下面诸位的表现,而范闲倒是一怔,随即看向了范浑。

范浑耸了下肩,表示无可奈何。

然后就见范闲这货乐屁了,笑的别提多幸灾乐祸。

便听范建道:“嗯,范闲你的事还没办妥,估计要多等几日才行。”

“······!?”

然后范闲就这么僵硬在了座位之上,一脸憋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