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此人惹不得(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247 字 2个月前

林婉儿满心担忧,却是没注意到华点。

叶灵儿就不一样了,因为这下人说林珙是被范闲打的······!?

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是在自己过来之前的事情!?

回想了一下方才和范闲在外面时的情况,似乎地上有些散落不多的红色,难不成——

换是平日,叶灵儿早就为自己好友打抱不平起来了,可此刻却完全没有这般情绪,反倒是想着,这‘范闲’的身手果然厉害,林二公子也不是对手啊!

至于为何两人会起冲突,显然是被忽略了。

可林婉儿却知道,二哥定是不愿自己嫁给对方,这才起了冲突,但心中除了担心自家二哥,便是有些说不明的喜悦,若是不用嫁给‘范闲’,那岂不是可以······

郭保坤的书童?他到底又是谁呢?

······

而像是郭家和林家的反应······那就是顾不上反应,当爹的一心都放在了自家儿子的身体状况上,没那个时间和经历找谁的麻烦。

郭攸之是没了招法,林相就比较聪明了,找人调查了一下范闲的消息,结果范闲此人从不佩戴长剑······好吧,特么的,看来珙儿是认错了人了!

好死不死,都被一个澹州而来的臭小子给坑惨了,伤不至死,却是恰到好处的需要修养不短时间。

憋屈是憋屈,两位家主默契自生,觉得此人,当真是不好招惹···有司南伯在,还不能大张声势对付某个混小子,而小打小闹···吃亏的却是自己等人,这还能怎样!??

俗话说的好,既然无法抵抗,那不如···说是享受也不至于,毕竟没人有抖m倾向,我搞不过你,我滚还不让吗!?

就是这道理,估计范浑也没料到,自己这块滚刀子肉已经深入京都人民的心中了。

再看看这位仁兄,好么,今世也真是算自己倒霉了。

出了膳厅,范闲果不其然细问了一下怎么回事,范浑也只能耐着性子给这货解释一下为何会把他未来的二舅哥给爆锤一顿。

当然,是不掺水的那种。

听完了范浑的话,范闲也是一阵称奇,不愧是帝都这种大地方的人,各个都是一脸傲气,抬着头用鼻孔看人的家伙,即便对方是今后的二舅哥,他也是一阵火大,阻止自己成婚另一说,就是拿剑比着自家兄弟就让人不爽。

一上来不确认清楚,似乎他认为如何便可的样子,什么东西!

说是这么说,其实未必没有些只许州官放火的意味,范闲范浑也都不是什么随大众的主儿。

或许不说别的,光是存在本身,便是一种明晃晃的特异,说白了,单是用‘看’的,便能感觉到两人那与这个时代截然不同的气质。

不是说穿越者就注定不同,而是时代气息的冲突,思维意识决定了人的外在体现,这里不是指相貌容姿,而是更为内含的存在物,明说不出,却感觉得到。

即便不特立独行,却也容易被人关注,于是之后便是可能被关照了。

话说回来,范闲因为对方的各种行为感到不爽的同时,也就是那么一阵的事儿,毕竟那林珙站着找事,被抬着回家的,总不好再做什么吧。

知道这货的心思,范浑都懒的说什么,这会儿讲兄弟情谊了?还不是你特么闲的蛋疼给那鸡腿姑娘指认‘范闲’的原因?

说起来范浑都要被气乐了,妈的,都是什么个乌龙妙事啊,林婉儿到底都跟谁说过她对‘范闲’的印象?

叶灵儿、林珙也就算了,两个周正的一根筋,说白了,这种类型的,只能让他自己探寻出真相,否则,光靠解释,那可真特么够呛了。

或许······微妙的看了一下将要锦衣夜行的范闲···祝你好运吧。

不错,如果能让身边之人都相信自己是范闲,那么,当事者的林婉儿可能是最为确信之人。

这是应了‘想要骗过自己人,首先要让骗过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