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伸手打人管你笑不笑(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31 字 2个月前

范闲一滞:“环儿都五六品了?什么时候?五品还是六品?”

“切,对于我来说五品还是六品有区别么?”范浑一脸不屑一顾。

范闲心中又被扎了一下,然后露出个诡异的笑容:“你知道你未婚妻是谁么?”

“是谁?嗯!?你说啥!?”

看着下面范大少独战群儒,精彩异常,范浑只道是范闲说了个什么随口就应了,可一回神,这味道显然不对了。

我被安排了?

我擦!?

看着一脸震惊的范浑,范闲终于感觉自己成功了,一种无形的成就感油然而生,简直是最高的愉悦!

可范浑却陷入沉思,就算是被安排,自己这棋子能有啥作用?

林婉儿和范闲之间,对于庆帝有着很大的作用,这倒不需疑惑,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需要自己的地方吧?

“你确定我也有婚约?人是谁,我去找他们家长让他们退婚去!”

“······”范闲还未体验好方才那至高成就的感觉,便听此言,然后瞬间就被一盆冷水打蔫了。

不错,以眼前这位的实力,退个婚难么!?

想来想去,绝对不难!

逼婚大宗师?这特么不是寻死吧!

范若若看着两位兄长的‘战斗’嘴角不由得笑开了花儿,一如既往,两人实力相当呢。

有赢有输,而且极其均衡······

而再看下方的舌战,郭保坤又来了个狗腿子,两张狗嘴硬生生把人嘴给压制了。

郭保坤笑道:“这厮是司南伯之子,司南伯身居户部,管的都是银钱,养个孩子自然浅薄些。”语气中尽是嘲讽之意。

听闻此话,平日最尊敬的便是范建的范思辙岂能忍?

“你敢骂我爹!?”挥手便是一拳!可毕竟没练过,郭保坤的家仆一下就挡住了这一拳。

看着眼下一幕,藤紫荆身形一动,却被范闲挡了下来,范闲看了范浑一眼。

“环儿,别等了。”

慵懒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却莫名有种力量可以传递在每个人的脑海中。

看着那家仆挥拳便要打在范思辙的胸口,然而倒飞出去的却是那家仆。

郭保坤也傻住了,而回过神的范思辙则看着俏丽的背影,套近乎道:“环儿姐,好身手!”

狗腿子贺宗纬则是暗道有些不妙。

“你是什么人,我可是礼部尚书之子,你是哪家的小姐,报上名来!”

可是,环儿是谁?莫得感情的工具人,管你谁是谁的,我只听我家公子的,朝着郭保坤就是一掌,毫不留情,动手便是全力而发,只见郭保坤那张脸瞬间就变了形,倒飞出去。

见到自家公子被打,仆役们哪能看戏,可未等他们过来,环儿已经冲了过去,大杀四方。

范思辙看着傻愣在原地的贺宗纬同学,脑子一转,诶,这孙子,咋还站着呢,上去就是一脚。

乱,那叫一个乱,环儿负责打倒,范思辙帮着补刀,那叫一个配合默契。

楼上看着的范浑和范闲也不由无语看天,明明是正经的武打片,又特么成了喜剧了·······

“这位小姐,还请看在李某人的面子上,不要在动手了。”

温润的声音······似乎有些声嘶力竭,乱象之中,嘈杂一片,不用点劲儿喊还真是没人能听着。

范思辙一愣,回头看去,连忙施礼:“世子殿下!”

而看着已经躺了一地的仆役和主人,上面的范浑也道:“环儿,收手吧。”

话语一落,那方才大杀四方的女魔头又变成了有些娇弱的冰美人。

“下去么?自称柿子,不知道有鸡蛋和进去没。”

“呃,走吧去看看,见招拆招吧,不过,柿子,可还行?”

见两人根本不在乎的样子,范若若和藤紫荆也是没有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