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倒大霉的藤紫荆(2 / 2)

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515 字 2个月前

“公子,奴婢无碍,因为不喜欢竹笋,倒是没吃,只是那柳姑娘······”

可以的啊,挑食还挑出毒了,运气不错啊小姑凉!范浑感叹一声,人的命天注定。

随后听着似乎范闲身边那位就没多么幸运后,小跑两步,过去送了躺解毒药,便回自己屋了,天天这破事儿何其多,且让我小憩片刻,待尔等准备好我再出场······

“公子,不会出事吧?”

“有什么事儿,该做的都做了,现在没咱们出场的机会。”

“哦,是这样啊。”

“没想到你还有点呆萌的特质,以前没发现啊。”

“公子所言的呆萌?是什么?是又呆又勇猛吗?”

“噗!咳,咳咳!”正喝茶的范浑听完环儿神仙般的理解后,马上就现世报的呛了一口,都是来害朕的,竟然想用笑死我这种阴毒的手段!

环儿无辜的看着自家公子,上前连忙伺候起来,让人不知道该说个啥好。

好么,又呆又勇猛,子不语怪力乱神,就如范浑想象不到那究竟是怎么个形象一般,哪怕设计师充满想象力的头脑,也一时陷入了空白阶段。

······

暂不说范浑这边,藤紫荆是倒了个血霉,被骗过来行凶不说,被砍了一刀还被毒倒了,这都还好,但他还巧妙的遇上了他的人生克星。

‘年度倒霉蛋儿’这奖项,舍我其谁啊!

遇上范闲是他的幸事,也是他的不幸,撇开这些乱七八糟花里胡哨的内容,这人嘛,还是个好人,虽然好人是相对的,但品性却是一定的,这点还是有稍许保障的。

待两人说明白走出院子,看着一摊子姨妈色,都愣住了,范闲只是震惊于范浑所说‘交给我处理’的方式,藤紫荆可就是惊的快要尿裤子了,红甲骑士,什么段位?禁军啊!各个都是有品级的高手,然而,入目所见,竟然全特么被打晕了,流了一片·······呃,跑偏了。

“范闲,这,这是还有其他敌人不成!?”

惊讶过后,藤紫荆瞬间想到了华点,有些警惕的问道。

可范闲则是一脸憋闷,你说说,你说说,这叫处理吗!?这是人干的事儿吗!?问光天化日姨妈流成河,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吗?然而都不是,自家那大宗师的老弟,实在没啥套路可言,猜不中的!

“行了,别问,问就是不知道,估计······绊倒了吧。”

这······六品高手能绊倒?您可真能忽悠我。藤紫荆扯扯嘴角,算了,人家自家都不在乎,我个被忽悠来的倒霉蛋着哪门子急?是吧,嗯,就是了!

······

三堂会审,是哪三堂?

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般,是老夫人,大少爷,二少爷,审?审的是周家大胖虎一只。

至始至终,胖虎···呃,不对,周管家就没站起来过,跪着走了一生。

唉,也到头了。

“奶奶已经知道了?”

范闲看了看一旁气定神闲的二弟,便见范浑点了点头。

本来这里周大管家是想狡辩的,可是被范浑封住了身体,动不能动,是说不能说,眼睛睁的都已经发涩了可就是闭不住。

但这么干等着也等不出个结果,范浑想了想还是问道:“奶奶,可让他说话?”

老太太缓慢的点了下头。

范浑也明白了,对于死定了的人,宽容一些无伤大雅,一挥衣袖,周管家便发现自己好像能动嘴皮子了,只是,还是站不起来。

“闲儿,跪下听。”

“???”

范闲是没啥反应,直接就跪了,范浑倒是一愣,他跪了,我跪不跪?跪的话老太太也没说让自己跪啊,某种程度上,范浑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可老太太不再言语,等着胖虎讲述心路历程······

说是这么说,事实上两人都没经历过如此严肃的场合,可不要小瞧古代这些显贵家族的老者,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而规矩却是需要立的,威严便是最好的凭证。

老太太这威势,的确不容小觑。

可,跪呢?还是不跪,您好给我个提醒也好啊!

然后,未等周管家张口辩解,只见空气顿时凝结住了。

所有人视线都聚集在了范浑,范家二公子的身上,因为这货此刻就跟前世上课举手发问一般,举了只手。

老太太这段时间算是憋笑也憋的折了寿,所幸还挺高兴,也便不计较些许了,可是,这番举止,当真不怎么像一位大宗师能做出来的啊!

“说吧说吧。”

“奶奶,我跪不?”

“······”

范闲没受过专业培训,看着这货莫名不着调起来的举动,差点没笑死,若不是老太太在上面坐着,估计方圆几里地都能听到他放荡不羁的笑声。

然而,并不能笑,剧烈的情绪化,导致霸道真气有些不受控制起来,只见——噗的一声。

这货又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