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鹿鸣社(3)(2 / 2)

怪诞战争 夜天游 1037 字 2个月前

那个男人,倒像是有这种恶趣味的样子。

心念流转间,方策来到了三楼,这里的楼梯过道上摆满了杂物,老旧的真皮沙发,其中内部的棉絮都已经从破洞口露出。一旁还有不知道是放了多久的自行车,车轱辘都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坐垫更是沾染了一层厚厚的灰。

再一旁的,还有废弃的老旧电视、收音机,甚至有些古董玩意儿,方策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但在一众的杂物中,方策的目光被一面灰蒙蒙的镜子给吸引住。

随后,他飞速下楼,在二楼的过道里仔细观察了一下,果然在一众杂物之中再次发现了一面镜子,只不过这次的镜子是在一张废弃的梳妆台上,还一面表面锈迹斑斑的黄铜镜。

果然如此,他还记得一楼进来的时候有一面全身镜,就在楼梯口处摆着。而在刚刚的四楼,同样有一处有镜子!

方策立即转身往回跑,再次跑到四楼的时候,郑重律师已然在忙活自己的事情了,他穿过过道,迅速找到了一众杂物中的那面镜子。

这是一道屏风,四面屏风。

屏风的支架是被红木雕琢而成的,从品相和色泽来看,都不应该是摆在这里的东西,可惜的是,四面屏风的最后一面似是被啃过一般,坑坑洼洼,仿佛被老鼠啃过一般,让人不忍直视。

剩余的三个屏风的表面,分别是镜子嵌入在屏风之中。

怪异,真是怪异。

大多数的屏风表面一般都是绘制一些花鸟鱼虫,很少有嵌入镜子在其中的,除此之外,四面屏风摆放的角度十分奇特,通过折叠使四面屏风相互遮挡,要不是方策当时站位特殊,或许真发现不了,其屏风上的镜面!

他伸手在屏风的表面上抚摸过,却惊奇地发现镜面上泛起了波纹,镜面的深处传来一股子吸力,瞬间就将方策吸了进去。

随后四面屏风像是活过来一般,一层层折叠起来,最终合为了一面,原本最后一面破烂不堪的镜面不知何时已经恢复原状,整个屏风纤尘不染,精雕细琢地屏风边角,花鸟鱼虫的纹路宛若活了过来,沿着屏风的四角来回移动。

刚刚还在忙活的律师事务所众人,顿时全部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缓缓抬起头来,他们都有着同一张面孔。

郑重!

形态举止各异的身影一道道消失,昏黄的灯光渐渐散去,摆满地面的众多杂书报告,都如光影泡沫般渐渐散去。

整个房间被还原成了原来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杂物室一般,各种大宗的杂物随意堆放在这里,人影消散一空后,只留下一位站在原地,面带笑意地看着屏风。

“我们的新社员似乎很敏锐呢。”郑重笑意吟吟地开口,随着光影泡沫的消散,他身上的衣物也随之改变,灰色老土西装俨然变成了手工定制的银灰色西装,从料子和质感都完全焕然一新。

黑框眼镜也幻化成了金丝眼镜,还有一条金链悬垂,配上他斯文相貌,还真有点“衣冠禽兽”的意味。

“算了,还是下次再好好地打个招呼吧。”郑重从怀里掏出一块镶钻怀表,看了眼时间,叹气道。

随后走至窗边,在阳光下再次分解成泡沫消散一空。

而伴随着他的消失,合而为一的屏风再次三开,杂乱无章的房间再次化成了一处律师事务所。

事务所中人影绰绰,在内部来回兜转,似乎在忙乎着什么。

当然,忽略掉他们都没有脸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