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漫长的一日(11)(2 / 2)

怪诞战争 夜天游 1628 字 2个月前

最后所有的虚像都随风而逝,定格成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古老的古铜色时钟,时钟的表盘落了一层朦胧的灰色,像是在某间房子里放置了不知多少岁月。最吸引人的是,表盘上有一只流光溢彩的蝴蝶轻轻舞动,两只轻巧的翅膀上,每一秒都仿佛有无数的画面略过,层层叠叠,繁复惊艳。

除此之外,这只怪诞最让人称奇的是这只时钟的指针正在快速的逆行,而随着下方的钟摆晃动,四周的景色莫名地开始模糊起来。

“和时间相关的怪诞!”

休止符面色一凝,时间怪诞的特殊性不用说,更是少见异常。莫非对方掌握着就是其中的某种?

休止符从未见过这种怪诞自然不清楚这种怪诞的效果如何,但是他操纵的怪诞【休止符】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和时间相关的怪诞。他刚刚形成的休止场域,在对方怪诞一现身的刹那他顿时感受到了强大的某种力量在强行扭转。

“等一下!”休止符突然收回琴弓,刚刚还如排山倒海而来的压制感瞬间一空,让方策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你知道使用时间怪诞的后果吗?”休止符开口。

“时间怪诞?”闫旭一愣,他也是刚加入鹿鸣社的一个团员,可以说是对诡术师世界还是一知半解,“可是刚刚小阎王告诉我,那是火系怪诞啊......”

“有意思,莫非是类似【信子】这样的怪诞吗?”藏酒双手抱胸,嘴巴里不知何时塞了一根棒棒糖,看上去十分的轻松,不过耳坠上那颗黑色宝石状生物色泽已然和之前大不相同,一片片黑色空洞在其身后浮现,似乎连通了未知的异世界。

“什么后果?”方策从来没有操纵过时间怪诞自然不可能知道。

“加入鹿鸣,我可以告诉你。”休止符态度的转变让藏酒眼神一变。

“没有和玄桑商量过真的可以吗?毕竟之前......”藏酒的语气莫名。

“玄桑那里我可以去说,我相信他会同意的。既然这么说定了,下个周日去这个地址报道吧!”休止符说完,将琴弓小心翼翼地放回琴盒中。

“那这么说他现在是我们社团的一员了?”闫旭走过来,“没想到比我还新的新人那天晚上竟然敢一个人对付异鬼啊!”

“等一下......你们好像都还没有问过我本人的意见吧!”方策面色抽搐地伸手抗议。

“所以你想知道乱用时间怪诞的后果吗?”休止符呵呵一笑,重新锁上琴盒。

“......想。”方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那不就行了。”休止符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活像一只狐狸。

说罢,就和藏酒收拾了一下,准备赶赴下一个地方。

“大佬,你们还要去哪里啊?”闫旭好奇地询问。

“呵呵,别看藏酒这幅样子,我们还是很忙的!别忘了今天可是七月半,各种妖魔鬼怪都喜欢在这个日子出来呢!”

“喂喂!你再这么说我,我可要生气了!”藏酒一甩酒红色的长发,突然尖叫一声。

顿时其余三人目光侧向她。

只见她欲哭无泪地从众多发丝里挑出来一根,“我看到了一根白头发!!啊啊啊!!!白头发啊!!”

突然一阵尴尬而不失礼貌地沉默。

“我有一个问题,你们说它是怪诞之王是什么意思?”方策一把抓过躲在身后的米诺递到三人面前,“我看你们不是也有类似的怪诞生物在一旁吗?”

“不一样。我们的怪诞虽然拥有了初步的智慧和意识,但是却不能称之怪诞之王。你可以这样理解,这些怪诞已经是我们的一部分了。有些人天生就会吸引某种怪诞,比如我,在演奏小提琴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吸引到了怪诞【休止符】。”

“类似我们这种天生与某种怪诞亲近的人,被称为【适格者】。你可以这么认为,这些怪诞最初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寻常怪诞,它们有这样的灵智是因为长期和我们相处而被点化出来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适格者】已经不是普通的诡术师,甚至不是普通的人类了。我们使用适合自己的怪诞的力量就如呼吸一般顺畅,这是怪诞才有的特质......”

“但由于它们的灵智是被我们所催生出来的,所以一般来说,是远远无法成为怪诞之王的地步,换句话说,永远不可能像人一样思考。”休止符少见地多话,“但是你的怪诞不同,它能够正常的和人交流,从我们现有的理解中,这是成为怪诞之王的必备条件之一。”

“给你个忠告,千万不要让其他诡术师知道它的特殊性,否则你会惹上天大的麻烦。”

“所以,现在后悔进入诡术师的世界了吗?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