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漫长的一日(10)(2 / 2)

怪诞战争 夜天游 1619 字 2个月前

一旁的纠察队队员看到这种程度的诡术,已经瞪出了双眼,这是【燃火术】?

如果让他来施展【燃火术】,只能打出能够燃烧树枝的火苗而已。而这位新赶来的鹿鸣社成员打出的【燃火术】,比一般的【连珠火球】威力都要大!

在其震惊的过程中

其他几只异鬼或者速度快速异常,要么力量远超超人,还有一个蛇法如网将火球击飞到墙壁上,都避过了紫色火球的攻击。唯独这只操控黑色血污的法系异鬼遭了殃,黑色血滴如雪消融迅速消失一片,被一旁的方策抓住时机,操纵着【不知火】一拳命中异鬼的面部。

一股子焦糊味传来,这只异鬼疯狂捂着脸部,对着自己的面部扫射黑色血污,却始终无法浇灭。

趁他病要他命!

方策连着几发【不知火】对着这只异鬼面部烧灼灼烧,刚好【既视感】的时效就要到了,像是扫光加特林最后一颗子弹一般,疯狂宣泄着活力。

这一次,异鬼的头连渣渣都没了,焦炭似的身躯随着【妖风】一吹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种劲儿让另外两个也都为之侧目。

刚刚打得实在憋屈,被三只异鬼压着打,现在总算干掉一只了,方策自然心情舒畅,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抹微笑。

“看什么?还有三只呢!”方策带着凶悍的眼神后知后觉地看向两人,手上略带透明的火焰逐渐消失,化作一缕青烟。

闫旭连忙按住被吓到的小猴子,指挥着小阎王在一旁吹紫色火焰,【燃火术】齐发,火雨连下,这一次威力堪比【混乱火雨】,瞬间就将剩下三只异鬼打得嗷嗷叫。

而此时,下城区广天大厦楼顶。

许眠眼神幽暗地看着下方赶来的人,一脸无所谓地耸耸肩,“看来埋伏计划失败了。原本还想抓一个回来问问的呢!不过,今天也有足够的收获了,至少看到了想看的东西。”

“你如果真想抓他们的话,我可以出手。”安迪没有面目的脸仔细观察了一下下方的动静,目光在小阎王和米诺的身上注视了很久。

“你不是说,那俩个有可能是你的同伴吗?怪诞里的王?”许眠摇摇头,“还是不要让你手足相残好了。”

“你大可不必有这种顾虑,怪诞向来都是独行的,互不干扰。而且它们的状态和我一样也都不大对劲,还不能算是怪诞里的王。”安迪灰袍下的面孔明灭不定。

“我不知道它们是被人类驱使的,还是如何?但如果他们受到了人类的驱使而被泯灭了作为一个王的灵性,那么我想我有义务将这些人类斩首,让其回归。”

安迪接下来的话语让许眠眉头一挑,这些话里已经带有使命感和信念感,这是普通的人类都没法随意说出口的话......

原来安迪已经进化到这一步了吗?

或许再过不久,他或许就已经可以做到完全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行动了吧!

“那就下次再找机会和他们好好交流下吧!没准有机会解放几个你的同伴呢!”许眠耸耸肩,站在高楼顶部随手画了道回路,讯息瞬间传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三只异鬼身上,随后不再多看,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去。

而下方双溪街道上,三只异鬼面部紫黑色回路光芒大作,同时转身朝某个方向遁逃,速度之快足足是之前的数倍。

“这!”意识还清醒的那位纠察队成员顿时面色变了,“这速度怎么可能?”

要是一开始这些异鬼就用这种速度来袭击他们,他和另外一位一个照面不到就绝对会被秒杀!

“事情麻烦了,很显然这些异鬼是被人为操纵的。恐怕是有人想要重复二十年前的灾难了。”

突然,黑夜之中传来温柔的男声,像是小提琴奏响的清脆和鸣,让人心绪沉浸。

“休止符大人!”看到从不远处赶来的一男一女,还清醒的那位年轻队员顿时面色一亮。

“你认识我?”休止符侧着脑袋看向他,面带好奇,“我倒是记不得在哪里见过你了。”

“大人不认识我是正常的,一年多前您代表鹿鸣社被邀请参加我们第四队剿灭邪教团人物的时候,我有幸见到过您的身姿。”男人有些激动的开口,“当时所有人的沉醉在您的琴技之下,对方除了一个小头目跑了,其他主要罪犯都被关入了塔格利安监狱里,如果没用您,我们队至少要多死好几个队友!”

“还有人跑了?”休止符的声音带着些许意外,“是谁?”

“不是您的问题,是我们的失职......他擅长的诡术能够豁免一部分您的乐曲,当时他假装昏迷混在一片昏倒的教众中,趁着我们分散开来的时候,找到机会突袭杀死了我们的一名队友,还完衣物披着斗篷逃出去了。”男人一五一十地回答道。

“他就是代号为安魂师的诡术师,名字叫迪卢。”